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重生:崛起香江 > 0592【摊牌!】
    詹兆亨一代枭雄!

    最后却没想到自己败在了自己亲儿子手中!

    不,准确地说败在了在一旁津津有味观望着看戏的石志坚手上!

    当詹兆亨别无选择,只能装疯钻进精神病院白车,逃脱法律制裁的时候,他坐在车上,耳边响起车笛声,脑海中又浮现出自己对大哥詹兆堂所说的那番话。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中午,他咬着雪茄一脸不屑对大哥说:“那个石志坚只不过是从香港来的后生仔,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我们詹家动动手指头,就能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他!”

    然后他们兄弟二人爽朗大笑,姿态轻蔑!

    可是现在,先是他大哥,现在轮到他自己,全都成了石志坚的手下败将!成了他的阶下囚!

    詹兆亨闭上眼,双手攒紧,指甲刺进肉里!

    如果可以再来一次,他绝不会这么马虎大意!

    可惜现在一切都晚了!

    詹兆亨睁开眼睛,车外一缕眼光射进来,让他精神有些恍惚!

    以前丝毫没留意过这些自由的阳光,现在却觉得是那么奢侈,那么美好!

    ……

    在詹兆亨被“请”去精神病院之后,大会议室内,石志坚起身与詹鹏飞握手,“恭喜你,詹少,得偿所愿!”

    詹鹏飞可不敢端着架子,因为没有石志坚和八大金融大佬的支持,他连个屁都不是!

    詹鹏飞双手紧握石志坚右手,语气感动道:“多亏石先生帮忙啊!还有,以前是我做错!还请石先生原谅!”

    在众目睽睽之下,詹鹏飞丝毫不顾及自己现在的身份,显得很是谦恭。

    石志坚微微一笑:“以后詹氏集团还需要你来打理,我和蔡大佬他们都等着你给我们分红呢!”

    选择詹鹏飞执掌詹氏集团是现阶段最好的选择。

    一方面子承父志是老传统,另一方面詹鹏飞虽然是个纨绔,但对詹氏集团业务还是比较熟悉。

    最重要的一点,现在詹鹏飞需要他们在背后支持;而他们也需要詹鹏飞充当代理人来帮他们掌控詹氏集团。

    双方各取所需!

    周围众人看着眼前一幕,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商战”,什么叫“纵横之术”!

    石志坚这个香港来的后生仔,把这两招玩得出神入化!

    石志坚算是很给詹鹏飞面子,在交谈完毕后,亲自送他出门。

    等到詹鹏飞乘车离开,石志坚这才又回到大会议室,他还有一些话要和皇冠的高层讲。

    张阿泉没有跟着石志坚回会议室,而是说自己要去一个地方。

    石志坚知道他要去哪里,就点点头,说了两字:“多谢!”

    张阿泉绷着的脸上忽然灿烂一笑,“我收了你五百五,应该是我谢你才对!”

    五百万,是石志坚从八大金融公司贷款的一部分资金,一股脑全都给了张阿泉。

    算起来等于张阿泉把皇冠股权贱卖给了石志坚。

    但张阿泉却感觉自己依旧亏欠石志坚很多,因为石志坚帮他找到了他最亲的人!

    ……

    会议室内。

    那位之前还大拍詹兆亨马屁,甘愿做哈巴狗的李德发见大势已定,这次应该不会再出现什么逆转,反转,幺蛾子了,这才又兴高采烈站出来,怂恿人们鼓掌道:“来啊,大家欢迎皇冠新总裁石志坚先生给大家讲话!”

    周围众人犹犹豫豫鼓起掌来。

    石志坚也不介意这些稀稀落落的掌声,双手撑在桌子上,居高临下俯视众人道:“本来我打算在宝岛重新成立一家出版社的,可是现在,不需要了!对于你们我只要求两点,第一,尽职尽责!第二,庸者下能者上!”

    石志坚说完,扭脸看向那位喜欢拍马逢迎的李德发,笑问道:“李总,你说你是庸者,还是贤者?”

    李德发没想到石志坚会在这样的场合抛出这么一个致命的命题,搓着手打哈哈道:“我好尊敬石总裁您的!您说我是贤者,我就是贤者;您说我是庸者,我就是庸者。我唯你马首是瞻!”

    石志坚点点头,“说得好!的确,你们到底是贤者,还是庸者都要由我来考评!所以,我会给你们一个月时间,拿出你们的真本事出来,我只要业绩!要结果!不要搪塞的任何理由!你们做得到吗?”

    石志坚最后把声音提高,目光灼灼扫视众人。

    现场那些公司高层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一起异口同声道:“做得到!”

    旁边,梁有才看得心潮澎湃。

    跟随石志坚越久,他越能感受到石志坚那种不可思议的个人魅力!

    好像在他面前任何困难就都不是困难,可以迎刃而解!

    就算敌人再怎么强大,也逃脱不了他的算计,比如这次的詹氏兄弟!

    梁有才庆幸自己这次没根错人!又想自己跟着石志坚从东瀛到宝岛,也算是镀金了,这要是回去香港,那还不被委以重任?

    想到这里,梁有才就无比的开心!

    作为一个扑街律师,他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要能压那个扑街胡俊才一头就好!

    ……

    仁慈医院。

    “什么?你说什么?”肥猪般的詹兆堂难以置信地拿着电话,手都在发抖。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电话是他埋伏在外面的眼线周律师打来的。

    “你没听错!张阿泉背叛了你!他把价值上千万的股权以五百万的价格贱卖给了石志坚!石志坚现在掌控了皇冠!”

    “这个狗东西!”

    砰地一声!

    詹兆堂气急败坏,把手中电话狠狠砸在地上,双手支撑在桌上,身子摇摇欲坠!

    “张阿泉!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詹兆堂咬牙启齿地咒骂着。

    这时候,嘎吱!

    病房的门打开,张阿泉走了进来。

    詹兆堂以为自己眼花,看错。

    定睛一眼,的确是张阿泉那个兔崽子!

    “你你,你还敢来?”詹兆堂挪动身子,想要找东西砸向张阿泉,找了半天,从果篮中掏出没吃的水果,香蕉,苹果什么的,一股脑朝张阿泉砸去!

    张阿泉,没有躲避!

    任凭那些水果砸在头上,脸上,还有身上,再滚落地上!

    “詹兆堂,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张阿泉背着手,面无表情,声音充满冷淡味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詹兆堂喘着粗气。

    他本来就很肥胖,因为生气和剧烈运动,让他胸闷气短。

    “什么意思?你问过我的,我跟了你多久?我告诉你是三年!”张阿泉冷漠道,“那么三年前,你又做过什么事情?”

    “那么久了,我怎么知道?”

    “需要我提醒你吗?”张阿泉语气冰冷到极点,眼神死死盯着詹兆堂,目光充满怨恨和恶毒:“张春花,她是我阿姐!”

    “你说什么?”詹兆堂像见鬼般后退一步,双眼惊恐地望着张阿泉。

    “没错!那个在垃圾堆上捡垃圾吃的疯女人,她是我阿姐!那个被你强爆后卖掉的女人,她是我阿姐!她的丈夫被你设计害死!她的孩子被你卖去南洋!我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张阿泉再也保持不住冷静,泪流满面。

    詹兆堂整个人都处在无比惊恐之中,瞪大眼难以置信地望着张阿泉!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身边会潜伏这么一个仇家,并且一潜伏就是三年!

    三年,一千多天,他是怎么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