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 > 90、你父亲得努力一下了(抱歉,迟了,今后会努力两更)
    罗太岁原本也没关心过坐月子这方面的事。

    但是“西天取经”任务结束后,除了得到菩提木若干,还有一次抽奖机会。

    于是罗太岁手气爆棚,抽到了一本《伺候月子》……

    这时何等的卧艹?!

    当然,罗太岁闲着也是闲着,就拿来看了。

    别说,一看还真就看进去了。

    毕竟他在这个世界的年龄也就十二岁,以后肯定得娶妻生子,甚至娶的不止一个,生更是生一打都不是没有可能。

    迟早会用上的。

    这不,和长孙冲随便一聊,就成知识储备了。

    另外,系统还发布了后续的任务。

    “医疗体制改革”,简称医改。

    医改的目标是为了提升医者的地位和数量,提高医疗条件,并实现资源的合理配置。

    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确保大唐百姓基本上都能享受到最基础的医疗保障。

    罗太岁觉得这系统任务似乎一直都在有意无意的把自己往为官的道路上推。

    一开始的屯粮,再到后面的灭蝗,帮助玄奘西行其实也是国家层面的事情。

    至于现在的医改,就更不必说了。

    虽然之前曾经和李家丫头提到过,但那又有什么用?

    如果没有朝廷的支持,这辈子都不可能达成。

    就算他已经当上了皇城司的副使都没辙。

    除非入朝为官,或许还有可能提上一提。

    入朝为官……

    谈何容易?

    指望自己,还不如把希望寄托在裴行俭身上。

    至于最后李世民有没有医改的决心,那还得两说。

    这系统,大概是废了吧。

    除非能和之前一样,出现奇迹,莫名其妙就把任务完成了。

    唉,想多了想多了。

    下午还是摸鱼回去,把《伺候月子》抄一份给长孙冲。

    他应该是想拿去为长孙皇后调养身体。

    到底是善事一件,就帮他一帮吧。

    就这样,罗太岁和长孙冲按照既定的路线巡视完之后,让他留守皇城司,自己则施施然回家了。

    刚进大门,就看到偃师站在侦查木鸢前好奇的观看。

    “怎么样?想起什么了吗?”罗太岁走过去问道。

    偃师摇摇头。

    罗太岁知道不能逼她,否则将适得其反,于是自顾自做饭去了。

    偃师的目光又回到侦查木鸢上。

    她其实根本就没有失忆,又何谈想起了什么?

    但假装失忆,却是回避盘问最好的方法。

    否则她怎么解释自己的身份,又怎么解释自己因何被人用迷药暗算?

    并且因为失忆,多多少少可以博得一些同情,进而让自己留在罗府,省得偷偷摸摸。

    当然……

    这会儿她又有意外发现。

    就是停在前庭的这架木鸟。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她身为偃甲师,又怎么会不知道这是一种机关?

    罗府出现机关,是不是就代表……

    杨公宝库确实就存在于这里?

    很快,罗太岁准备好饭菜,端了上来。

    这时,李丽质又掐着饭点到了。

    罗太岁早已习惯,做饭的时候都会算她一份,不至于把她饿着。

    吃完之后,偃师又以不舒服为借口,回房休息去了。

    罗太岁开始抄写《伺候月子》。

    李丽质则在一边好奇的看。

    《伺候月子》是简体字,白话文,罗太岁需要将其中译中,然后再抄录下来。

    “这些都是什么文字?”李丽质看得似懂非懂,于是忍不住问道。

    这罗太岁可没法解释,于是直接告诉她是异族文字,就算搪塞过去了。

    李丽质再回过来看看罗太岁抄录下来的东西,发现竟是关于女子分娩后的调理,有些文字还十分露骨……

    当时就惊呆了。

    怔了半晌之后,她红着小脸忍不住又问:“罗大头,你抄这个做什么?”

    罗太岁这才想起对方还是个含苞待放的少女,赶紧把她手中的手稿都抢了回来,对她挥挥手道:“小孩子家家的,别瞎看!”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李丽质咬着小虎牙再次强调,这罗大头莫不是又皮痒痒了?

    “好好,你不是小孩子,那也得等你再大点才行。”罗太岁打算敷衍了事。

    李丽质当然不服:“你比我也大不了几岁,为什么你能写,我不能看?”

    “我的小祖宗……唉,看吧看吧。”罗太岁拿她没办法,又把手稿塞到她手上。

    不料李丽质倔脾气又上来了,甩手扔了回来:“我才不要看这种乌七八糟的东西!”

    “这是长孙家公子要的东西,你可别弄坏了。”罗太岁心疼自己的劳动成果,赶紧整理好。

    “长孙家?”李丽质顿时愣住了。

    “对,长孙家……就你曾经说过要娶长乐公主的那个长孙冲。”

    罗太岁干脆祸水东流,把脏水都引到长孙冲身上。

    “那……”李丽质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那个长孙冲……不就是你的情敌吗?”

    “咳咳……算是吧。”

    罗太岁很尴尬,情敌什么的……他到现在还没能见到传说中的长乐公主呢。

    这下李丽质就不能理解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帮他?”

    “一来,正好我懂这种异族文字。”罗太岁收拾心情,又执笔抄写起来,“二来,他是想拿去交给他的姑母,也就是长孙皇后。”

    “交给……长孙皇后?”李丽质惊奇之下,不由得又将手稿拿起来,细细看了起来。

    “长孙皇后不是刚刚诞下一子?”罗太岁解释道:“这段时间正是长孙皇后最虚弱的时候,若是能按照这本书上的方法调理身体,就能尽快得到恢复。”

    “原来如此。”李丽质缓缓点头。

    这长孙冲倒是有心了。

    “如果运气好的好……”罗太岁又接着道:“说不定连长孙皇后的气疾也能一起调理好。”

    他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听到李丽质的耳中不啻于一道惊雷。

    “能治好气疾?”李丽质忍不住叫了出来。

    “说不定!说不定!”罗太岁赶紧强调一下,“书上说,若是能趁着月内的机会好好调养,有可能改善女子的体质,像气疾之类的顽疾,说不定也能消除……”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李家丫头的母亲也是得了气疾,又补充道:“当然,得在生完孩子后月内期间才行。”

    言下之意,如果你母亲也想月内调养,恐怕你父亲得努力一下了。

    李丽质当然不知道他脑子里转的是这样的念头,一时间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