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仙宫 > 第1059-1060章 豪夺轮回门
    老妪见自己这千年积攒竟不过对方随手一道烟火,心中除了激怒以外,也升起了莫名胆怯。

    “你小子用的并非佛门手段!”

    老妪低沉嘶声道。

    “你们这些虚伪至极,自称慈悲的家伙,连招数中都是仁慈之意,哪里有如此霸道!”

    “我不过是一记名弟子,修得些许佛家术法,谁就规定一定要用佛门手段来降你?天下万道殊途同归,总之能降妖除魔的,自然就是好的。”

    叶天冷声道,也不同她废话,一手琉璃火焰化作一条怒龙,与剑龙相得益彰。

    而叶天悬与半空,左右有火龙,剑龙扶持,脚下轻踩青云之剑,一身长衫袖袍随风而舞。

    背后的天空,剑气之海与燎原火焰各占据一半,气势恢宏,霸道异常。

    在看老妪这头,那三腿蟾蜍身形巨大,背后驮着老妪,不断有散发着恶臭的液体,从它背上的脓包里流出。

    那些毒气也犹如黑烟一般腾腾上升,占据了一片天空,可是这些毒烟却是万万不敢靠近叶天那头,其身后的火海只需一缕,就可点燃万里毒雾。

    老妪实在吃了先前的苦头,心中有了忌讳。

    “老身在这闯荡江湖不知多少年,见过的狠辣人物更不知凡几,凭什么当初一个老秃驴,如今一个小秃驴就敢随意污蔑老身是邪魔外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们这些秃驴仗着自己的修为高深就可随意断人死活与我有何差别?”

    老妪嘶声低吼道,脚下的三腿蟾蜍似乎为了附和,肚子中又传来隆隆的叫声。

    “你也说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我同等修士之间自然以力量说话,但是欺凌弱小,实在有违规矩。”

    叶天说道,眼神淡漠,举手投足之间,身后的双海,波涛汹涌。

    “规矩?这世界何来规矩?有规矩的话还会是这副鬼样子吗?”

    老妪脸上略带着嘲讽与挑衅,身后的毒气无法靠近叶天,但是却将其于城池中的低阶修士纷纷毒倒,黑压压一片昏迷之人。

    就是连同那易道阁的阁主,也有些昏昏欲坠,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规矩吗?”

    叶天抬起一根手指,指尖一点青蓝交映的光芒凝聚。

    “现在有了。”

    “千阳昭——”

    话音落,叶天指尖的青蓝色光芒忽而大放,那光芒犹如太阳一般耀眼。

    无数细小的肉眼难见的符文,就凝聚在这些光芒之中涌向老妪。

    而后者虽然有所防备,但是无奈这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哪怕是她全力抵抗,也依旧难逃落败的命运。

    光芒散尽之后,老妪胸口被洞穿,出现无数细小的洞口,漆黑的血液流淌出来,浸染了衣衫。

    方才那一招符文招式乃是先前叶天在破阵布图上所学,如今忽而想起,以两种上古符文共同催动,威力竟然如此出乎意料。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问我规矩是谁定的?现在告诉你,是我订的。”

    叶天气势恢宏,居高临下望着那垂死老妪,后者眼神毒辣,眼中充满戾气地盯着叶天,若是眼神能够杀人,恐怕现在叶天已经被她千刀万剐。

    而叶天显然不在乎这点微乎其微的威胁,他的目光转移向那三腿蟾蜍,无意之中剑海那一缕剑气飘零,从老妪身旁划过,而后人头落地。

    这鬼界又少了一名大乘期高手。

    “同阶修士你杀之如屠狗,还有什么意思,看来应当给你去找些许鬼尊境强者练手了。”

    这场短暂的战斗,蜃在叶天的识海之中瞧得一清二楚。

    那老妪在叶天面前根本蹦跶不了多久,后者也显然从一开始就并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若是她一开始并不轻敌的话,兴许还能坚持的久些许。”

    叶天说道。

    “她沉睡的太久,也活的太久,身子已经不如当年那般,空有战斗的技巧却无法发挥出来,论及战力,其实也只是相当于大乘境中期而已。”

    叶天说道,目光正好与那三腿蟾蜍的眼神交汇在一起。

    后者虽然为妖兽,但是毕竟修炼到如此境界,也有了些许通灵的神智,亲眼所见自己的主人身死,如今单独面对叶天,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说起来你这妖兽,我也并非是要你性命,只需要取下来你身上的些许物件与谛听独角相炼化之后,就能有堪称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

    叶天喃喃道,不知是说给对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管你修为不俗,不若做我代步凶兽,取你些许精血,留你一命,如何?”

    这话却是说给它听。

    那蟾蜍听闻,眼神中露出些许犹豫。

    “亦或者我将你杀了自己来取?”

    叶天见状,冷漠道,身后剑龙发出一声嘶吼,飘落“龙威”一缕。

    那蟾蜍立马露出胆怯之意,肚中隆隆两声,连忙在叶天面前低下头来,表示臣服之意。

    “先将你的本命精血取出些许来。”

    叶天看对方露出如此姿态,有些满意地点点头,从储物空间内取出来两个玉瓶放在他面前。

    后者如今也不敢犹豫,前爪在心口之上划出一道十字交叉的伤口。

    而后就从那飘出来几团殷红的血液,乖乖地飘入了玉瓶之中。

    叶天满意地点点头,挥挥手将那两瓶蟾蜍的心头血收入了囊中。

    这才转身面向那苦苦支撑着身体的易道阁阁主。

    “现如今恐怕没人再能帮你了吧。”

    叶天淡漠道,直接伸出手掌示意对方将轮回门交出来。

    后者虽然心有不甘,可是向四周环视一番,这偌大的千秋城,除了她与叶天以外,再无一人站立。

    全都被那蟾蜍先前所释放出的毒气给弄得生死不知。

    “这轮回门乃是当年玄侯所赐,如今公子虽然拿了去,未必以后不会被玄侯大人亲自上门讨债。”

    那阁主说着,极为不情愿的从怀中取出来一样石球,瞧起来普普通通,也没有能量散发,可是叶天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从其上传来的奇妙波动。

    “这些以后之事自然不用你来操心,阁主如今应当担忧的是眼前的情况,不仅弄丢了轮回之门,还让这千秋城里的居民都陷入了生死未卜的境地,想必即便是玄侯找上门也会先找你吧?”

    叶天轻笑一声,收敛起剑龙与火龙。

    脚底下的青诀冲云剑也被他收起。

    而那三腿蟾蜍很有眼力见地俯下身子等着叶天踩上去。

    后者看他一眼,蟾蜍立马将背后的脓包收合,也不再有散发着恶臭的毒液从其内流出。

    叶天这才满意地踩了上去。

    那易道阁阁主此刻面若死灰,盯着叶天,可却什么也做不了。

    “后会有期。”

    叶天向她笑着拱拱手,一挥袖,将那同样昏迷过去的虬髯客带上蟾蜍背后。

    而蟾蜍这像小山一般的身形背后站上两人也是绰绰有余。

    叶天自然不可能就在对方面前施展这轮回门,毕竟虽然他实力不俗,可是对方好歹掌握了轮回之门如此多年,若是在暗中下什么绊子,自己也是吃亏的。

    “这轮回门,你可知晓如何使用?”

    离开了千秋城不远,叶天就在识海之中向蜃问道。

    “身为当初的领主,自然知晓使用,不过小子,你现在可是闯了一件大祸,每个领域的轮回门都有定数,你现在贸然将这轮回之门带走,恐怕会引起大乱子。”

    蜃缓缓说道。

    “要干自然要干一场大的,有了这轮回之门,日后也是方便。”

    “你莫要以为这轮回门只是一件普通的传送法器。”

    “哦?那其中还有何隐情?”

    “各个领域之中,轮回门各有定数,九为极数,分散在不同的领主手下手中,而这些手下其实并非领主所选。”

    “不是领主选的?那莫非是这些轮回门自己选的?”

    叶天说着,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石球,有些沉重。

    “差不多。这些轮回门有各自的地盘,谁做了他们地盘上的领头羊,自然就是属于谁的。而至于他们归属于各个地盘的划分,这些是由大道所规定。”

    “大道会管理这些轮回门?”

    “轮回门的作用可不单单是因为它可以远距离进行传送,重点在于前两个字,这鬼界的轮回是由大道掌管的,而且是轮回门,可以通往大道轮回,只不过方法要稍微比传送更难些许。”

    “有多难?”

    “倘若说传送阵法我传授你下一刻就可以使用的话,那启动轮回,兴许你还有学上几千年。”

    “如此?我还真是有些好奇,轮回是什么样的?”

    “未曾见过的都想要见识一番,见识过的这辈子不想要再见到,就是传说中轮回的魅力。有些至强者一生的追求莫过于此,但是他们追求的是自己的轮回,不是大道轮回。”

    蜃说着,他的话令叶天又想到了先前的地藏王。

    “是因为这片大地,已经没有另一道轮回的藏身之处,所以他才将目光放在的星辰大海中吗?”

    叶天喃喃道,不经意间扬起头,将目光也探索向那一片一望无际的星空……

    第一千零六十章龙巢

    三腿蟾蜍虽然不知晓叶天在独自呢喃些什么,只觉奇怪。

    而那虬髯客躺在蟾蜍的背上,叶天施展以技法之后虽然依旧是昏迷状态,但是已经脱离了毒素,也算是好好休息一场。

    “就在此地落下。”

    叶天驾驭着三腿蟾蜍飞行了一段时间,确认脱离了千秋城的范围,之后在一座荒丘之上,他令其落下。

    经过他先前的观察,这附近方圆百里都无人烟,确实是用来销赃的好地方。

    “这轮回门到底怎么启动?”

    望着手中的石球,叶天有些一筹莫展。

    “按照我的记忆开启应当是需要些许特殊口诀的。”

    蜃说着,将自己久远记忆中的一段符文传送到叶天的识海之中。

    后者按照那符文,以指尖勾勒出来印在石球之上。

    而后其果真有所反应,那手中的石球忽而化作一道灰色的光芒飘落在叶天面前,显化成了一座石门的模样。

    “现在呢?”

    叶天看着眼前这座石门,对面纹丝不动。

    “接下来应当只需要以特殊的符文输入要去的位置地标就可以了。”

    蜃说着,叶天的脑海之中又多了一段新的符文。

    而后者立刻以阵法之力刻画,那石门又再度有了反应,散发出一阵灰色的光芒。

    “空冥域……应当是如此。”

    叶天按照蜃所传送过来的地标各色图案,刻画出了属于空冥域的符文,那轮回之门再度亮起了一阵蓝色光芒,形成了入口。

    “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了。”

    蜃说道。

    “开启轮回之门,跨越领域需要非常庞大的能量,这能量也没有特别的分化,不一定非要阴魂之力,准确的来说,只要是能量,只要足够庞大都可以。”

    这让叶天想起了先前在千机峰,那墨瞳是以将士们的献祭为能量。

    “是不是只是需要庞大能量?以数量来充也可?”

    叶天问道,他可是缴获的不少的战利品,现在正愁无用武之地。

    “那是自然,毕竟他开启只要需要的能量太过庞大,单独某一物体具有如此庞大的能量,必然是天地至宝,用来启动缩短传送距离的法阵,那就太有些浪费。”

    叶天闻言点点头,从自己的储物空间之内掏出了大大小小的法宝。

    “你说这些够不够?”

    而那三腿蟾蜍看见自己的新主人竟然掏出了如此巨量的法宝,如小山一般堆在自己的面前,也不禁有些目瞪口呆。

    哪怕其中有不少已经不是这个境界所用,可是数量如此庞大,依旧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虽然都是些许低级法宝,可是胜在数量充足,应当是足够你到空冥域的。将这些法宝全都击碎,让其中的能量自动被石门吸收就好。”

    蜃说着,叶天已经很快开始行动了。

    只见他大掌从空中落下,聚集能量化作一只青色手掌。

    奋力地向那一堆法器一拍。

    而那些法器瞬间化作齑粉,其中的能量肆虐成风暴。

    三腿蟾蜍开始有些搞不懂这个新主人。

    该不会是疯了吧?

    它如此想道,可是一想起先前他随手就将自己的旧主头颅给砍了下来,立马断绝了想要逃跑的念头。

    而那一阵能量风暴的出现,很快就被散发出微弱灰色光芒的石门给吸收了,而后者吸收了这能量之后,表面所散发出的光芒越发强盛。

    “趁现在赶紧进去,再等下去的话,真能量要消散了。”

    当这光芒强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蜃连忙提醒道。

    于是叶天回头一个眼神示意,三腿蟾蜍把求髯客带好,跟随自己一同进入到石门之中。

    而当二人一兽进入到其中,这石门也很快化作一道灰色的光芒,跟随叶天一起进入了自己所产生的通道之中。

    眼前的景物一阵变幻,叶天已经习惯了这种场景切换的远传送,那显然那蟾蜍是第一次经历,一出通道就轰然倒地,小山一般庞大的身形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好在虬髯客是在其背后并没有受到伤害。

    “这家伙那么庞大,可不好带走。”

    叶天看着蟾蜍,巨大的身形让他有些为难。

    “你可以将它收入自己的空间。”

    蜃说道。

    “这鬼界的妖兽可以化作如灵体一般的存在,在你手中变幻成一个妖兽印记,只不过需要一个古老的契约。只不过需要一个古老的契约,想必时间太久,许多人手中已经失传了,不过好在我这儿还有。”

    蜃说着,一个略显古朴的符文在叶天的识海之中浮现。

    “役兽决?”

    叶天看着识海之中忽而出现的符文,随手勾勒了出来,印在那瘫倒在地上的蟾蜍额头。

    后者如今如此的状态根本无法抵御,只是身子一阵抽搐,随后就化作一只蟾蜍图案刻印在了叶天的手背。

    “如此倒是方便多了。”

    叶天看了看手上的图案,是一只紫色的三腿蟾蜍。

    “如今这个应当就是空冥域了。”

    叶天看下四周,发现与先前所来的地方一样空无人烟。

    随意将那虬髯客踢起,后者猛然醒过来,尚有些迷糊。

    “公……公子……”

    虬髯客扶着脑袋站了起来,只感觉腹中一阵翻江倒海。

    “这里已经不是先前的流月域了。”

    叶天直接道。

    虬髯客没有回过神,来看了看四周有些陌生的风景,略微愣神。

    “这应当是空冥域了。”

    叶天说着,向前走了几步,展开神识后发现这方圆百里竟然也是渺无人烟。

    “看来这空冥域实在广阔,自己先前走过的地方已是不小,不曾想如今这地方自己也没来过。”

    确定方位,叶天只好选择一处方向向前走去。

    也好在,虽然蟾蜍如今瘫倒,也有青诀冲云剑可以代步。

    先前叶天在心中盘算过了,以三腿蟾蜍如今的体型,即便是将他所有的心头血都取出来,也不够炼化全部的谛听独角。

    若是将它收服在身旁,那心头血就取之不尽,也正好多了个代步凶兽。

    当他与虬髯客向指定的方向前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荒无人烟的平原之上总算出现了一座建筑。

    看似是一座城池,可是更像是一处扩大的堡垒,在堡垒之外还有来来往往巡逻的士兵。

    那些阴兵都长着络腮胡子,想起了与先前叶天所见的所有模样都不同。

    “这地方我没来过,瞧起来有些诡异,你小心着点。”

    叶天向身后的虬髯客提醒道。

    虽然后者的体质特殊,但是论起真正的修为来,甚至还不如那三腿蟾蜍。

    “小的知晓了。”

    虬髯客也有自知之明,这一路走来,他所见过的叶天敌手,无一不是曾经他眼中的高楼大厦。

    可是这些所谓的高楼大厦在叶天的手中就如同纸糊的一般。

    那易道阁曾经在他眼中是如同天威一般的存在,对付他这种小人物只需要轻轻动动手指就可以碾死。

    可是那易道阁的阁主在叶天的面前,就如是他在易道阁的面前一般。

    如此鲜明的对比越发令虬髯客笃定了追随叶天的心意。

    就目前而言,叶天待他也是不薄。

    最少在那地宫之中,叶天本可以一个人离开,但是却要找寻他之后一同离开,若是换了旁人,在如此危险的地界。最先顾及的恐怕也只有自己。

    随着虬髯客如此臆想,二人的身形很快就接近了那平原之上忽然出现的堡垒。

    出于绝对的自信,叶天虽然有所警惕,但是并没有隐秘身形,在堡垒之外巡逻的士兵很快就见到了二者。

    “龙巢已经戒备,外来者速速走开!”

    那士兵一见有人前来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大声吼道。

    叶天听见了对方的吼叫警告,却没有停止前进的步伐,身后的虬髯客自然也是依旧前行着。

    “龙巢已经不再收留外来者,要是你们在向前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那士兵的另一名同伴看见叶天二人不听警告,依旧上前,也连忙吼道。

    可是他二人却置之不理,面对士兵的警告有些不以为然。

    “我们是外来者,这方圆数百里都没有一处建筑,除此地以外,还有哪里能去?”

    虬髯客高声道。

    “龙巢首领已经发话,不准外来者再度进入,你们若是上前来,很容易被当成叛徒,到时候恐怕没人进城,就已经死在外面了。”

    那士兵虽是如此威胁道,但是似乎也有所顾及,并没有马上对叶天二人动手。

    “我们只需要了解这里是什么地方,并且找到离开的地图。”

    叶天说道。

    “哪怕支付些许报酬也是愿意的。”

    他从自己的储物空间内又掏出了些许剩余的战利品,这些都是需要用阴魂之力才可以推动的法器,他暂时无用。

    对面的士兵看见他随手拿出的法器,眼睛都直了。

    这等精良的法器,岂是他们这个地位可以获得的,平日里也只能看那些修士大人,才拥有一两件。

    “放我们进去,这些都是你的。”

    叶天随手将那些法器抛给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