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仙宫 > 第八百章 异界之行
    开启一次传送阵法,就要耗费大量灵石,原本梁温生跟叶天储物袋中灵石,在开启了两次传送阵法之后,就消耗殆尽。

    叶天也是明白了为何这三重天之内,明明有许多还能运转的传送阵法,却是没什么人愿意通过这些传送阵法去异界冒险。

    一次就消耗这么多的灵石,即便是现在崛起的天剑门如今产出的灵石,怕也是不能经受住开启传送阵法五次之多,而且还不算往返的消耗。

    加上到了传送阵法的另一头,另一个时空位面的时候,那里的情况不明,如果不幸遇上了一个灵气十分稀薄的时空位面,那这趟旅行就是得不偿失了。

    还有更为糟糕的情况就是到了另一个时空位面之后,发现那里的传送阵法是坏的,或者是被什么东西封印着,那就是更加麻烦之事,先前叶天就遇上过类似的情况,不过此番跟梁温生同行,倒是没有遇上那么倒霉之事。

    通过传送阵法的探宝之行,可谓是一场赌博,除了梁温生这种寿元将近,有些丧心病狂之徒,外加上原本三重天的各大宗门跟家族都被他打劫了七七八八,换了旁人是没有人愿意做这等赌博之举的。

    原本还在三重天之内,梁温生的行径,还是有所收敛的,但是通过这传送古阵,到了别的位面的空间之后,梁温生就将其先前所说的,日暮途远,故倒行逆施的那一面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

    只要对方透露除了一点反抗的意图,梁温生当即就会大开杀戒,将所有可见的生物杀个片接不留,最后将所有魂灵收割到他手中的噬魂幽幡之中。

    叶天都开始隐隐觉得,这梁温生是为了给他那噬魂幽幡收割这些异界的魂灵而来了。

    毕竟梁温生心里十分清楚当下的局面,那冬家一直没有出手,也是不知道有没有后招,来对付天剑门。

    而这叶天虽说是天剑门未来的靠山,但这个靠山能在这三重天停留多久也是一个问题。先前天剑门的衰落,就有很大原因,就是在天剑门的高手离去之后,遭到了众多宗门的清算跟报复。

    所以每当梁温生想到此事之时,就难免愁上心头,眼下天剑门还有可堪大用的继任者,自己寿元无多,若是不是这叶天突然出现,他也打算如同先前的流沙宗一般,躲在宗门内坐以待毙。

    到时候冬家打过来,靠着手中的噬魂幽幡,还有禁地中寻到的仙石,能够支撑多久就是多久了,这样就是算是最后身死门灭,也算是鞠躬尽瘁,给天剑门上下有个交代了。

    不过此番叶天突然回来,原本就一直谋划却没有办法跟能力去进行的计划,此时就变得可行了。

    这叶天目的是搜寻仙石,最后的目的定然是会离开三重天,到时候能从他手里截留下来多少仙石都是尚未可知之事。到时候自己寿元耗尽身死,这叶天又携带大量仙石离去,天剑门到时候青黄不接,自然又是如同先前一般,变成任人宰割的局面。

    好在他手里还有这个噬魂幽幡这个法宝,日后可以给天剑门作为一个依仗。在三重天内,使用这等邪异的法宝,固然是会遭来非议跟敌视,但是从这传送阵法出去,到了别的空间位面,使用起这噬魂幽幡就不必束手束脚了。

    只要这噬魂幽幡能够吸收到足够的魂灵,就可以变得愈发的强大,梁温生自知寿元将近,这等会引发天谴之事,他是全然不会顾及什么了。

    即便这次异界之行没有任何收获,只要这噬魂幽幡能够吸收到足够多的魂灵,就也算是一件大的收获了。

    而在叶天这边,在跟随梁温生到了别的空间未免之后,不仅是见识了梁温生如今癫狂的一面,也是见识到了这噬魂幽幡的威力。

    先前那噬魂幽幡在跟那流沙宗宗主比拼之时,也只不过是显露出了些许威力来,叶天当时还觉得这噬魂幽幡只不过是个相较于寻常法宝略微厉害之物。

    不过到了别的时空位面,这噬魂幽幡被梁温生随手一出,就是一个宗门家族瞬间覆灭。

    不过这趟异界之旅,还是遇上了一些波折,当时梁温生跟叶天二人来到了修真位面,整个位面只有天地界限,整个世界就只有一个修真国度,二人的突然出现自然是遭到了这个修真国度的奋力反抗。

    当时这个修真国度召集了举国上下的修士前来应战,虽说这异界位面的修真实力相较于九重天差了许多,灵气也未必浓郁到哪里去,但是因为修真国度的体制,基本是属于成年之人,人人都能够筑基的标准,外加上整个修真国的人口就众多,其所能产生的修士基数自然就很大,矮子里面拔将军,众多修士之中,自然会出上那么一两个天资卓越之辈。

    双拳难敌四手,在修士数量众多的情况下,即是梁温生跟叶天二人这样的高手面前,实力也可谓是不容小觑的。

    所以,当时所遇上的那个修真国的实力也是算得上在异界之中的佼佼者。

    先前的抢夺仙石之行,叶天都是很少出手,多数人见到梁温生展露实力之后,基本就立刻服软投降了,偶尔有些不开眼的家伙,也是被梁温生不会吹灰之力的收拾掉,但是眼前的这个修真国,修士数量居然都达到了百万之众,正当他认为这里要出手相助之时,一旁的梁温生却是制止住了他。

    只见梁温生催动浑身灵力,将那噬魂幽幡投掷于天空之上,一股强烈的威压感跟气势呼啸而来,顿时整个修真国境内风云变色,散出铺天盖地的死亡气息来,除了那些被噬魂幽幡吸收的魂灵之外,竟是还有几个十分强大的魂灵,在众多魂灵之中,显得异常明显。

    叶天仔细一看,这些魂灵的气息竟是有些熟悉,他能从这些魂灵气息来判断出来,这些魂灵生前的主人,竟然是天剑门的弟子。而且修为都不低,至少都是化神期的高手。

    不过这些魂灵都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神智,只是随着梁温生操控才会去行动。不过这些魂灵的威力,却是没有因为其变为了魂灵,修为就有所减弱,甚至还要更加精纯一些,唯一缺少的就是正常修士的肉身。

    这些化神期魂灵的出现,也算是让叶天真正了解到了这噬魂幽幡的威力所在。不过这噬魂幽幡内居然有天剑门修士的魂灵的景象,也是让叶天心神一凝。

    不过既然这梁温生能够在自己面前显露出来这些,那就证明这件事是他根本不怕跟叶天解释的。

    联想一下先前梁温生的这些变化,也都是在他进入到了天剑门的禁地之后,才有这么多的改变,或许这噬魂幽幡也是天剑门一直遗传下来的,而这些存在于噬魂幽幡中的天剑门弟子的魂灵,或许是先前逝去的弟子也未尝可知的。

    这等事由,叶天当场也是没有直接询问,等待梁温生料理完这修真国的麻烦之事之后,自是可以问个清清楚楚。

    在那噬魂幽幡的魂灵魂灵出击之后,整个修真国的修士顿时兵败如山倒,顿时天地间卷起一阵腥风血雨来,叶天甚至都没有出手的机会。

    待到整个修真国的修士被梁温生屠杀殆尽后,外放的魂灵全部回归之后,其手中的噬魂幽幡顿时也饱满了许多。

    这等邪门功法就就像叶天先前在二重天见识的一些邪修那般,这等功法或是法宝,都是具有成长性的,相较于正常的法宝,它们会多了一个媒介,能够靠着这个媒介给法宝或是修炼者自身带来很强的收益。

    只不过这等媒介,通常都是血肉灵魂这种生物的根本之物,血肉的获取之后主要强化的就是肉身,魂灵获取之后强化的自然就是灵力。

    不过像梁温生手中的噬魂幽幡,却是要更加高级,已经是能魂灵完整的保存下来,既可以为噬魂幽幡提供威力跟灵力,还能作为一种功法使用出来。

    这噬魂幽幡先前叶天到底还是小瞧了他的威力,梁温生凭着这噬魂幽幡,外加上自身的实力,怕是已经能跟化神巅峰甚至合体期的修士斗上一斗了。

    不过由此也可以联想到,那冬家到底实力是有多么强盛,才能让梁温生都如此忌惮,甚至在叶天回来之前,都在天剑门的护山大阵之内闭门不出。

    那冬雪妍如今的实力,会不会到了合体期,也是未可知之事。

    眼下自己跟梁温生在各种惹是生非,冬家的出手迟早回来,叶天倒是隐隐有一些期待,那个在一重天就是天纵奇才的冬雪妍,如今到底能展现出来多少实力。

    正当叶天这般思索之时,脑中却是出现了一个许久未闻的声音来,正是潜入在他神识之中的红衣女子。

    “你跟你的这个师叔在异界这般屠戮,就不怕会遭来天谴么?你同样是他这番恶行的帮凶,你难不成忘了你先前的心魔是为何而生的?”那红衣女子悠悠然的说道。

    “你以后不要再读取我的记忆了,不然我自是有办法让你从我的神识之中滚出来的。”叶天满是威胁的回答道。

    叶天对于这红衣女子是如何知道自己先前的心魔之事有些疑惑,不过这红衣女子既然能够潜入在自己的神识之中,能够窥窃到先前任何人都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现的秘密,《生死搏》,就足以证明她是能够有窥窃自己记忆的能力,外加这红衣女子原本就是书写天道命运之人,拥有这些神通,也是不足为奇。

    对于这红衣女子,有很多事情还是尚且不明的,叶天即是想要寻得她的一些建议,但同样也是对其提防着,如若她再随意这般窥窃自己的记忆,他是很有把握用《生死搏》将其直接从神识之中清楚出去或是抹杀掉。

    “哎呦,人家难得出现一次,就对人家这般凶,只是想告诉你,那噬魂幽幡你若是有机会拿到手里,就不要客气了,恰好你师叔原本也有这个想法。”那红衣女子娇柔的声音顿时充斥在叶天的神识之中。

    “你明明知道这噬魂幽幡就是你所谓的天道报复的起因,为何还要我去拿这个东西?”叶天问道。

    “你不是想着要突破天道的限制么?你这么跟着你师叔四处杀烧抢掠,冒着日后天谴的风险,来夺取仙石,目的不就是需要突破么,你还记得那森罗鬼王么?你若是能够带着这噬魂幽幡进到鬼界,只要你的实力能够在那里没有敌手,到时候整个鬼界的万万亿魂灵,你自是可以随意取夺。莫要忘了你有多久已经没有使用《诛仙剑诀》了,你先前就是选用的杀之道的剑心,但是却是被你一再压制,失去了本心的剑心怎么还会有威力呢?突破天道的方式千千万万,以杀证道的方式也是未尝不可。你若是完全掌控了杀之道,所有的杀意自是全部归由你控制,再也无法侵蚀你的本心,收放自如,一念至极,成仙成神自是不在话下。”那红衣女子的声调再无先前的调笑之意,变得十分正经起来。

    叶天听了那红衣女子的话语,也是陷入了沉默之中。

    修道之途千千万万的法门,其本质却是没有变化,力修既然是可以肉身成圣,不死不灭,那杀之道追求到了极致,一样可以最后成为成仙。

    正是如同那红衣女子所说,自己却是已经好久没有使用《诛仙剑诀》,从二重天来到三重天之后,因为心魔的缘故,他就开始放弃了原本的剑心,最后到连整个《诛仙剑诀》都开始放弃了。

    自己如今已经到了化神境界,修炼的功法众多,手里的法宝也是,自身实力是可以稳定胜过跟自己同阶的修士的,不过更多的是因为自身的机缘,有着比别人更好的法宝跟功法,自己是从中获益才有了这般实力。

    但是到了以后呢,化神期之后,每一个阶段的强者都会有着各种各样的机缘,到了最后,自身的对手只会越来越强,倘若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功法跟法宝没有了优势,到时候还能如何争胜?

    现在都是靠着各种各样繁花似锦的手段来争胜,单论一个方面,却是没有一个方面达到了极致。自己即是剑修,又是力修,功法上有那神秘人转赠的《九转先天《九转先天引星诀》》,更有叶家先祖传授的《诛仙剑诀》,还有时间凝滞这等神通,到了如今的化神期,却是没有任何一项,是可以称得上专精的,都只是均有涉猎而已。

    最早在二重天,凝练剑心所选取杀之道,起初是因为杀之道的威力最为强大,效果更为立竿见影,后面因为再开启天门之时,遇上了心魔,遭遇了杀之道带来反噬,却是开始对这个杀之道有了犹豫。

    想到这里,叶天忽然心神一凝,原本初入三重天,自己身边所环绕的那团浑浊之气,现已经变得十分稀薄了。

    所以叶天也开始质疑过往所做的这些决定了,当他破除了七品金丹的限制,就开始一味的追求妥当,这般做法,是否真的适合日后的自己了。

    “叶天,你可是对那噬魂幽幡中的魂灵有所疑问?”梁温生突然问话,打断了叶天沉思。

    方才梁温生用出那噬魂幽幡内的魂灵,就已经知道叶天肯定会有疑惑,不过见叶天一脸凝色,却是不知他的忧虑并非是因为这噬魂幽幡的魂灵。

    “倒也没有太多疑问,梁师叔既然能在我面前显露,那自然是有你自己的道理。”叶天淡淡的回答。

    “哈哈,跟聪明的人说话,果真是省事许多。这噬魂幽幡的来历先前已经跟你提及过,不过这噬魂幽幡上个主人,却是我天剑门的门人,那些天剑门弟子的魂灵,是那些无法突破寿元耗尽的弟子,自愿将魂灵献入这幽幡之中的。原本天剑门衰落之前,先前的天剑门掌门就凭着这噬魂幽幡在三重天杀的四方臣服,后来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这噬魂幽幡遗失掉了,不然天剑门有此法宝,怎么会沦落到你初来三重天那般的局面。”梁温生有些感慨的说道。

    “竟是有这般波折,不过也算是物归原主,不过梁温生,叶天还是有一事不明,方才我已经见到了这噬魂幽幡的威力,那冬家当真有那般强大的实力,需要如此小心谨慎的应对?”叶天顺着梁温生的话语,开口问道。

    “确实如此,那冬家的实力今非昔比,想当年,即便是天剑门沦落之时,强如杨家这等世家,都是要将自己子弟送入宗门之内。在三重天之内,即便是家族再如何强势,终究都是要被宗门所压制一头,不过自从冬家的那个叫冬雪妍的家主出现之后,整个局面就完全变了。甚至当时老夫都有些怀疑了,你究竟是不是从二重天开启天门而来的,因为那冬雪妍归来之时,带来了大量的物资,瞬间将冬家的实力提升了上去。当时我还未寻到噬魂幽幡,却是一招就败在了那女子手里,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女子的实力还不知道会提升何等程度,此番耗费了大量灵石开启传送阵法来到这异界,所得所获其实未必能抵得上往返的消耗,不过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将噬魂幽幡的威力有所提升,到时候对上那冬家家主,也会多上一些胜算。”梁温生的言语之中,对那冬雪妍似乎是充满了忌惮之意。

    叶天听了梁温生的话语,也是暗暗感叹,一招就能让梁温生完败,还给他留下的极大的压力,不然梁温生也不会这般急功近利,甚至丧心病狂的在这异界收个魂灵,其目的就是为了日后跟冬雪妍对上的时候,靠着这噬魂幽幡能够有所依仗。

    “梁师叔莫要太过烦恼,先前我已经答应过你处理这冬家之事,此番你我二人也算是收获不少,寻获了大量的仙石,即便那冬雪妍的修为到了合体期,以你我二人之力未必会怕了她冬家的。外加那天妖族让这冬家分心,那冬家自然是无暇顾及这里的情况。”叶天宽慰道。

    “叶天,那天妖族之乱,可是非同小可之事,老夫寿元将尽,所行之事皆是罪孽深重之事,但是也算是守着那么一丝底线,原本老夫直接大杀一通,将所有东西都据为己用,在这噬魂幽幡的帮助之下,突破也是未尝不可能,不过终究还是不能那样只为了那一己之私,虽然这样说来都是老夫假仁假义的一面之词,但是那在那天妖族入侵被打退之前,你我二人却是不能有阻碍任何对方天妖族之行。老夫身负重托,誓要保全天剑门周全,同样也不能成了那天妖族入侵人界的助力。”梁温生义正言辞的说道。

    叶天听了先是觉得有些好笑,不过细细一想却觉得又是有些可悲。设身处地的一想,如若自己换了处境,受人所托,能否像梁温生如今这般坚持,即是在行了这么多的逆行之后,还是要遵守那最后的一丝底线。

    叶天细细一想,也是只能无奈一笑,这世上终归是每个人的信念不同,有人奉信着“承君此诺,信守一生”的执念至死不休,有人却是自顾私立,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有人却是在两者只见飘摇。

    能够在修道之途上有所建树或是能够修成正果之人,除开那些天资卓绝之人外,往往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辈。

    就像梁温生这般,如若他先前就能这般豁出去,或许也不会陷入当下困境,早就有所突破了。

    “叶天,眼下能够开启传送阵法近乎已经被你我二人行了一个遍,怕是很长一段时间内,整个三重天都寻不到什么于你有用之物了,也是到了返回的时候了,如今老夫寿元将尽,这噬魂幽幡已经于我无用,这噬魂幽幡乃是上古神魔大战遗留在三重天之物,其潜力绝非如此,你方才也看到了,这噬魂幽幡会因其中的魂灵数量强弱而增强,有了这等法宝,你日后再去别的界限游历之时,自是会有许多帮助。”梁温生突然话锋一转,将噬魂幽幡递了上去,举动却是毅然决然,丝毫没有任何留下的意思。

    “梁师叔你这是何意?这噬魂幽幡即是留给天剑门,也要比交予在我手中强上许多。”叶天被梁温生这突然举动也是惊到了,眉头紧皱的说道。

    “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么几日的时间,老夫却是有所顿悟,忽然间想明白了许多,这噬魂幽幡留在手中,到了老夫油枯灯尽的那一日,怕是要引来无数宵小之辈的窥窃,即便那时候你能留在天剑门,但终究不能永远留在那里守着,终有离去的那一天,到时候这噬魂幽幡还不是拱手让人,与其这般,还不如将这噬魂幽幡赠予你,倒也了却这些烦恼,不过这噬魂幽幡也不能平白赠予你,此番你我二人获取的仙石,你要全部交予天剑门内,并非老夫贪图你那仙石的便宜,不过是这些仙石若是能够让天剑门有个长足的发展,天剑门如今的青黄不接,并非是人才不济,而是因为先前跟三环金刀门还有杨家的那场战斗,如今宗门内部出现了修为断层,如若那些后辈弟子能够成长起来,老夫自是再没有任何担忧,当即就可以安心闭目而去了。”梁温生有些感慨的说道。

    “梁师叔这话就严重了,这些仙石你若是有需要尽管拿去便是,这噬魂幽幡本就是你手中法宝,我此番答应,不就是乘人之危,而且此番夺来的仙石数量足够多,梁师叔也莫要再多言寿元将尽之时,这些仙石你尽管拿去用于突破就是。”叶天一脸正色的回答道。

    “这些仙石数量虽是不少,但是于我无甚大用,突破短短一个小境界,于老夫当下的身体而言,至多只能增加数十载的光阴,只有到了合体期,才算解除了这等隐患,不过以老夫目前的修为跟这些仙石而言,显然是不可及之事。这仙石用在老夫身上不过是平白浪费,你莫要为老夫考虑这些事情,我到了如今这番境界,这等权衡利弊都算不清楚么?还是你叶天算不清楚结果到底会如何?你当下只需要给老夫一个答案,这些仙石换取老夫手中的噬魂幽幡,你换还是不换?”梁温生目色凝重的说道。

    叶天有些迟疑,神识之中却是忽然想起了那红衣女子的声音。

    “你那师叔都已经把话说道这般地步,你还在退缩什么,你得了这噬魂幽幡,到时候我自是会指引你去哪鬼界。你莫要想着我要图谋这噬魂幽幡,我既然押宝在你这里,那自然要将你的实力提升上来,方才能够在日后增加成功的概率。这噬魂幽幡就是你于提高自己的,最好的机缘。”

    “既然师叔这般说了,那我也不便在推辞,如若叶天能够寻到助师叔突破之法,这这噬魂幽幡自当原物奉还。”叶天接过噬魂幽幡,平静的回答道。

    不过这噬魂幽幡,因为修炼本质跟自己全然不同,他也不打算随便使用,还有那红衣女子似乎对这噬魂幽幡有所窥窃,他只是将其放在储物袋中,等到日后真正能够到了鬼界那一重天,在去定夺这噬魂幽幡的使用之法。

    而且毕竟这梁温生话也没有说死,自己直接将这噬魂幽幡拿到手后,就将其完全占为己有,也是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了。

    正当叶天还在这般思索的时候,远处的传送阵法前,一个人影却是悄然看着叶天跟梁温生所发生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