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生死约 14
    十一月十号,农历八月十五。∏∈頂∏∈∏∈∏∈,..

    沈泽之坐在车里面,他的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手提袋,里面是那面四神规矩镜。按照预告来,今晚就是月食出现的时间,到时候阴气大盛,是玄镜形成的最佳时间。

    现在是晚上七半,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不过第一人民医院这个时候人很多。沈泽之没有直接去那个地方,而是把车停在院子里等待。

    医院现在的格局和三十年前有很大的不同。三十年前的那些建筑很多已经拆掉重新盖了,而且也扩建了好几次。沈泽之对照当年医院的布局图找到了那个时候的妇产科。让他惊讶的是妇产科的楼居然没有拆掉,就是现在最北边的那栋楼。

    当年的妇产科一共三层楼高,里面有两个产房。肖柔生孩子的地方在三楼的产房。这栋楼现在基本上就是放杂物的地方。按照医院的计划,明年开春的时候这栋楼也要拆掉重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医院里的人也渐渐少了。晚上十钟病房里的灯关了,整个医院安静下来。沈泽之这时才动了动,按照预报来,今晚月食出现的时间是十一以后。

    沈泽之下车,提着那个黑色的手提袋往妇产科那栋楼走去。之前已经和医院打好了招呼,这栋楼里所有的房间都开着,只有外面的门是锁着的,沈泽之手里有钥匙。

    他走到楼下拿出钥匙打开锁走了进去。里面完全黑着,沈泽之边走边打开楼道里的灯,随着他慢慢向上走,这栋楼亮了起来。

    到了楼后,沈泽之发现这里和他那次在梦中看到的基本没有变化,楼道的头是产房,楼道边摆着一条长椅。产房的门开着条缝儿,大概是里面的窗户开着,门轻轻的晃动着,生了锈的合页发出吱吱的声音。

    要是一般人见到这样的场景就算不吓得屁滚尿流也不敢多待。不过沈泽之不怕,他坐到了三十年前沈霖坐过的那条椅子上静静地等待。沈泽之坐了几分钟,掏出烟盒拿出来一根燃吸了一口,他边吸烟边等待。

    不知道过了多久,楼道里发生了一细微的变化。楼道里的光线似乎变暗了一,看房上的灯,就会发现那灯的周围围绕了一烟雾一样的东西,让白炽灯的光线变得雾蒙蒙的。

    沈泽之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现,他依旧在吸烟。不过是吸烟其实也没吸几口,他就燃了烟把他夹在手指中间让它慢慢的燃烧。

    忽然,产房门晃动发出的吱吱声停了一下,不过停顿很短,几乎看不见。沈泽之往那边看了一眼,楼道里靠着墙边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那影子几乎是透明的,它贴着墙角慢慢的向沈泽之这边移动。沈泽之看着它,它似乎也看着沈泽之。

    过了一会儿,它发现沈泽之没有动作,就慢慢的又往这边移动了几下,再看看沈泽之。然后就这样一一移动到了沈泽之脚下。

    沈泽之的脚边有种冰冰凉凉的感觉,他知道那个鬼现在移动到了他的脚边。对,刚才那个暗淡的影子就是鬼,在产房里一出生就死去的婴儿的魂魄。这产房十年前就弃用了,所以这鬼应该是十年前的魂魄了。所以它现在才这么暗淡,看起来用不了多久它就要散了。

    不过难得的是它现在看起来还是白的,这就明它从来没有干过坏事。鬼魂要是害过人命颜色就会变深,刚开始是灰色,后来会变成红色。如果完全变成了红色就是所谓的厉鬼了。

    沈泽之把烟头熄灭,他俯下身看着鬼。那东西似乎知道沈泽之不会伤害他,靠在他脚边就不走了。沈泽之伸出手指戳了一下那团影子,它微微躲了一下,然后又回来碰了碰他的手指。

    沈泽之微微愣了一下,他口中念了一句咒,对着那团雾蒙蒙的影子结了个印。影子变得清晰起来,沈泽之结这个印有固魂的作用。

    他看到这个鬼的样子,是个可爱的东西。沈泽之以为他是刚出生就夭折的婴儿,现在看来不是。这鬼看起来至少有半岁了,身上还有一个红色的肚兜,手脚都胖乎乎的。东西长着一双大眼睛,睫毛长长的。

    鬼看了看自己的手脚,有些惊讶。他抬头看沈泽之冲着他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沈泽之不由自主的伸手,鬼用自己的脸蛋蹭了蹭他的手背。沈泽之的手背上传来了冰凉凉的感觉。

    沈泽之微微一笑,靠在椅子上。鬼看了他一眼然后攀着他的腿爬上去坐到了他旁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楼里渐渐热闹了起来。医院里最不缺的就是鬼魂了,这里死的人太多,死的时候不甘心的人也太多。心里有牵挂的魂魄不愿意投胎转世就滞留在这里。如果什么也不做,就会像鬼一样慢慢消散,如果害了人命就会变成厉鬼,到时候自然有人来收拾。最后还是免不了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不过,医院里的鬼魂们都不敢到沈泽之身边来,他身上的气势太强,还有他手上有菩提珠手串,那是佛教的圣物,专克鬼祟。倒是鬼因为快散魂了,感觉不到危险撞了上来。

    沈泽之现在没有心思管他们,他心里还在想三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他心里却越来越不安稳。他隐隐觉得恐惧,他不想去看三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事情,他怕自己的出生根本就是别人的设计。而孕育他的那个无辜的女人却要为此付出生命。

    忽然,楼道里的鬼魂们都藏了起来,沈泽之皱皱眉往楼道里另一头看去。他身边的鬼此时也战战兢兢的,他似乎很害怕却还是守在沈泽之身边没有离开。楼道里的灯开始闪烁起来,好像接触不良一样忽明忽暗。

    沈泽之从身上摸出一张符来向着鬼一抹。鬼顿时不见了。沈泽之把那张符装进衣服兜里。

    沈泽之站起来看着楼道,灯光一明一暗,闪过几次之后,在灯光亮的时候,沈泽之看到了楼道的尽头出现一个女人。一个一身红裙,披散着黑色长发的女人。

    厉鬼。

    沈泽之皱眉,医院出现厉鬼不稀奇,奇怪在他明明在这里还敢有厉鬼往上撞。

    沈泽之站着没动,那女鬼随着灯光明灭向他靠近。沈泽之心道,也不能完全鬼片都是骗人的,现在这个创景不和那些鬼片挺像的吗?

    医院,闪烁的灯光,红衣女人。

    随着女鬼的靠近,沈泽之眼睛微微眯起来。这时,灯光全部灭了,它不再闪烁了。

    忽然灯光又亮了一下,沈泽之眼前出现一张惨白的脸,那个女鬼距离他极近,两个人的鼻尖几乎接触在一起。如果是普通人这个时候肯定要惊声尖叫,但是沈泽之不会,他看着那双无神的眼睛连表情都没变。

    灯光又灭了,沈泽之知道女鬼离开他了。这次灯没有再亮,但是沈泽之能看的见周围的景象。女鬼不在楼道里。

    滴答——滴答——

    有水滴从头上滴下来掉在他额头上,沈泽之皱眉伸手摸了一下。接着窗户外面的月光,沈泽之看到了之间上红色的血迹。

    沈泽之心里顿时火大了,他知道自己此时要是抬头肯定能看到一张狰狞的鬼脸。但是他今晚有事要做,没有心思陪她玩。

    他反手拿出一张符来,口中念了句咒就向上扔了过去。,

    女鬼在他掏出符的时候一惊立刻跳开了。

    那张符纸一脱手立刻化作一条火龙冲着女鬼扑过去。女鬼虽然逃开了却狼狈不堪。女鬼顿时变了样子,她穿的那条红裙变得湿答答的,但是从衣服上渗出来的却不是水而是粘稠的血液,她的脸上浮现出尸斑来,变得丑陋又恶心。空气中出现了令人作呕的腐臭味儿。

    沈泽之看着那女鬼,这鬼现在变成这样不知道害了多少条人命。原本他还打算放她一马,但是现在看来今天必须要了结了她。

    女鬼此刻四肢着地趴在地面上,她的头扬起来死死盯着沈泽之,她的腰往下蹋看起来就像是要攻击的猛兽。

    沈泽之缓缓抬起手,亮出掌心的黄色符纸。女鬼顿时忌惮的往后退了几步,她这一退倒是让沈泽之看到了一不同寻常的东西。这女鬼的耳后有一个红色的标记。这鬼居然是有人豢养的。沈泽之眉毛一皱,意识到这女鬼出现在这里不简单。看来是有人知道他今天要来这里干什么,才让这个厉鬼来要他的命的。

    沈泽之口中念咒,同时向女鬼扔去符纸。这是一道火符,专引三味真火可灭一切鬼祟。但是女鬼这次却没有逃,她口一张一股黑色粘稠的污水从口中喷出去对上了火符。虽然没有把火浇灭,却也让这道火符没有发挥出效果来。

    沈泽之眼神一凛,问道:“你是谁的人?”

    女鬼趴在地上看着他,接着咯咯笑起来,她的笑声越来越大,变得尖利起来,沈泽之神情恍惚了一下,手中的雷符脱手而出,一声巨响伴随着金光让女鬼的笑声戛然而止。

    烟雾散尽后楼道里的灯亮了起来,刚才女鬼趴着的地方出现一滩黑色的石油一样的东西,那东西奇臭无比。沈泽之摒住呼吸走过去看,这东西并不是那女鬼,女鬼逃了。

    能躲过这道雷符的鬼少之又少,沈泽之知道他被人盯上了。

    (读者群:40506,验证:一鸣天下白或者三十七号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