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生死约 13


    沈泽之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好像他想要什么就恰好有人递给他什么一样。不过再怎么说这都是一件好事。

    这面四神规矩镜最后以一百二十万的价格交易成功。一般来说四神规矩镜的价格远高于这个,但是这面镜子保存的实在不当,镜面几乎照不出人影了,背面的花纹也缺少了一部分。所以才能用这个价格交易。

    但是,沈泽之和秦钺都学过怎么和保养维护古物。所以两个人拿到镜子后就在沈铭的指导下开始修养这面镜子。沈泽之投入这件事情,一直忙了三天才完工。

    看着变得光可照人的镜子,沈铭点点头道:“不错。”

    沈泽之道:“古镜已经有了,地点肯定是当初的那家医院,那么时间呢?”

    沈铭道:“这个我就帮不上你了。”

    沈泽之点点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帮的上他的人——三爷。

    事不宜迟,他立刻开车去找三爷。虽然说三爷和沈泽之认识不过几天,但是现在比起褚荀来他更愿意请三爷帮忙。褚荀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尤其是对他的时候。当然,三爷和褚荀大致是一伙儿的,不过沈泽之并不担心三爷会对他不利。

    车开到路上的时候,沈泽之接到了一个人的电话。

    候明杰,沈泽之看着这个名字深吸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沈先生,你不会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了吧。”

    沈泽之道:“不,当然没有。戒指我已经找到了。”

    “哦?是嘛。”候明杰的语气中一点吃惊都没有。

    沈泽之知道候明杰肯定已经知道陈妍的事情了,只是不知道候明杰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什么,兴师问罪吗?

    “候先生,戒指我已经拿到了,但是戒指被损毁了。”沈泽之实话实说道。

    候明杰那边安静了一会儿道:“我听说陈妍死了?”

    沈泽之点头:“是的,这个案子目前特案组在查。”

    候明杰道:“陈妍的死和那枚戒指有关?”

    沈泽之默认了。候明杰接着说道:“陈妍的死和戒指没有关系,不能有关系。”

    沈泽之皱眉:“候先生,你的意思我不是很明白。”

    候明杰到:“戒指已经被毁了,戒指的事情就到这里,我不希望一枚戒指搞的满城风雨。我也不希望再和陈家扯上一点关系。沈先生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沈泽之沉默了一会道:“我明白。”

    候明杰的意思很明显,陈妍死了,或许还是因为这枚戒指死的。陈家把陈妍宠成什么样子是大家都看到的。如果被人知道陈妍因为一枚戒指丢了性命,到时候陈父陈母恐怕会生出什么事情来。所以不提戒指,对谁都好。

    沈泽之对这件事无所谓,案子已经不是他在查了,这个忙他可以帮。

    沈泽之把车停在巷口步行进去,三爷依旧在院子里坐着。他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沈泽之对他轻轻点头。

    沈泽之每次都有这种感觉,好像三爷总是知道他什么时候来一样。

    “三爷。”沈泽之坐到三爷的对面。

    三爷递给他一杯茶道:“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沈泽之道:“玄镜。”

    三爷端起茶杯押了一口道:“你知道的还不少。”

    “三爷过奖了。”沈泽之道。

    三爷道:“用玄镜看到你出生时候的事情倒是个好办法,不过有些东西用眼睛看是没有用的。”

    沈泽之道:“我明白,不过能看到就有发现秘密的机会。”

    三爷看着他笑道:“你倒是不避着我?不怕我害你吗?”

    沈泽之看着他道:“您没害过我吗?哦,不,应该这么说,您没害过沈泽之吗?”

    三爷眼睛眯了眯,这才正视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来。

    “想让我帮忙,还这么不客气。”三爷道。

    沈泽之笑道:“您会帮我的。”

    三爷看着他,似乎是在问沈泽之为什么这么笃定他会帮他。

    沈泽之喝了一口茶道:“因为您和褚先生都想让我知道,我今天所做的一切不都是在你们的引导之下吗?”

    三爷道:“看来你知道的真不少,既然这样,说吧让我帮你做什么。”

    沈泽之道:“我找了一面四神规矩镜用来做玄镜,但是具体该怎么做还需要您教教我。”

    三爷听完微微点头:“四神规矩镜,古镜找的不错。你是来问时辰的?”

    沈泽之点头。

    三爷道:“玄镜通古,最重要的就是那个时机。有的时候可能很多年都等不到。”

    沈泽之皱眉:“到底是什么时候。”

    三爷道:“玄镜通古,阴气为媒。”

    “所以这一天要阴气大盛,据我所知一年中阴气最多的就是中元鬼节。但是今年中元节已经过了,我绝对等不到明年鬼节的时候。”沈泽之道。

    三爷摆手:“你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中元鬼节是一年中阴气最盛的时候,但是还有两种天象也会造成阴气大盛,甚至是阴阳颠倒。”

    “阴阳颠倒?你是说日蚀?”他皱眉道:“但是今年没有没有日蚀。”

    三爷笑笑:“天狗食月,阴气冲天。”

    沈泽之隐约想起一则新闻来,似乎近来几天就有一次月食发生。他看着三爷,心里有些复杂。原来还能以为这是巧合,但是现在再这样想就是自欺欺人了。世界上哪有想什么来什么的好事,所以这一切都是褚荀和这位三爷的安排吧。

    可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三爷靠在椅子背上微微闭上眼睛,他知道沈泽之已经知道他想知道的东西了,其它的他不问他便不说,反正到时候该知道的都会知道。

    沈泽之道谢后就离开了,他离开后褚荀从屋子里出来。

    三爷没有睁眼只是问道:“你现在引着他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就不怕他恨你吗?”

    褚荀坐在沈泽之刚才做的位置上:“恨?他迟早都会恨我。就算我阻止他他就没有办法知道了吗?他太聪明了,我瞒不住他不如引着他自己去了解。”

    三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后悔吗?”

    褚荀喝了几口已经冷掉的茶水,他放下茶杯道:“后悔?不,我从来不后悔。”

    三爷无声的叹息了一声,时至今日,他已经有些不明白他们这些人存在的意义了。

    沈泽之离开后直接回家,三爷的提示已经很明显了,月食。他打开电脑开始查新闻,果然,半个月前就有一条新闻说过,最近几天会发生一次月食。在平京正好可以看到。

    沈泽之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新闻思索。玄镜通古,阴气为媒。发生月食的时候自然是阴气大盛,到时候应该可以通过古镜看到过去的事情。

    三十年前的事情无疑是有问题的,但是沈泽之现在疑惑的是,褚荀为什么帮他查那个时候的事情。从整件事情来看,有能力对那件事做手脚的只有他一个人,褚荀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边沈泽之为了玄镜这件事忙碌,特案组那边却是有了颠覆几人三观的发现。

    关辛看着监控录像里的东西不可置信道:“这是……什么啊。”

    戚凯和赵继勇正好从外面进来,一进来就看见关辛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关辛?”戚凯边喊她的名字边往来走。

    关辛回神,她急忙说道:“戚凯,你快过来看看。”

    戚凯和赵继勇一起走过来,关辛把那段监控视频又放了一遍。这段视频是陈妍出事的那个小巷子里一辆车上的车载摄像头拍摄的。陈妍出事的那天晚上,车主正好把车停在巷子里。

    画面的效果不太好,加上又是晚上,监控录像里基本上一片黑色。进度条向前走着,在到一分三十秒的时候,画面中出现了一个女人,正是死者陈妍。但是她似乎有些奇怪,虽然是向前走着,但是脚步僵硬,看着很不自然。然后她停在了一个地方,过了十几秒钟她的身体猛地颤了一下,她好像是突然醒过来一样。陈妍双手抱着肩膀四处看着,这是一个防卫性很强的动作。

    接着就是那段奇怪的画面了,虽然画面里陈妍周围什么都没有,但是看着视频的几个人都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出来了。那种感觉很强烈。陈妍慌忙的往后退了几步倒在了地上,她似乎很害怕,一直在哭。再接着她的身体猛地僵直了,她的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这个表情成为陈妍留在世界上最后的一个表情。

    视频播放完了,大家一时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赵继勇忽然出声:“关辛把视频往后倒几秒。”

    关辛立刻慢慢回放视频,赵继勇皱眉看着,忽然他道:“停,就是这里。你们看陈妍的右手。”

    视频画面很糟糕,关辛和戚凯看了好一会儿才不确定的说:“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手里掉出来了。”

    赵继勇道:“是戒指。”

    关辛想起来他们从现场发现的那枚坏掉的戒指。

    戚凯皱眉道:“没有凶手?”

    关辛点头:“从这段视频里看,的确没有凶手。自始至终只有陈妍一个人,她是自己倒在地上然后死去的。”

    戚凯道:“看样子像突发什么疾病。”

    赵继勇没有说话,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是案子却一定要这么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