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生死约 04
    沈煜之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结束,毕竟这个计划的内容太过血腥,被沈煜之他们一下子翻出来立刻让上面的人重视起来。他吃完早餐就离开了。

    沈泽之收拾了一下也出门了,关辛果然很给力,昨天给的线索,今天已经查到了一些事情。由于特案组组长休假,纪子越重伤昏迷,所以整个特案组都处于休息状态,关辛他们也没什么事情做,她就约沈泽之在单位对面的一家茶楼里见面,这种地方相对隐蔽一些。

    沈泽之到地方的时候关辛已经到了,沈泽之坐下来关辛就把她查到的东西给沈泽之看。

    “这个人并不难查,她走失的时候是六岁。那个时候的事情太久远了没办法查到。不过后来的事情就好查多了。”

    赵舒雅走失后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人知道,但是她再出现的时候已经二十多岁了。那个时候是建国初期,她出现在南方,嫁了一个老实的工人。她这个时候的名字叫胡兰。她是从福利院出来的,所以没有父母。说起来这个胡兰的命运也是一波三折。她和第一任丈夫生了一个儿子,然后在丈夫三十岁的时候在工厂里发生意外死了。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了五年,在她三十三岁的时候遇到了第二任丈夫,第二任丈夫是在政|府工作,妻子两年前生病去世了,后来|经人介绍就和她结婚了。然后她又和第二任丈夫生了两儿一女。两个人婚后生活很不错,并且他的第二任丈夫后来的职位也是越来越高,最后甚至到平京任职。退休后他就和胡兰生活在平京。这也就吻合了三爷说的她最后一段时间是在平京度过的。

    沈泽之问道:“你怎么确定胡兰就是赵舒雅。”

    关辛拿出一样东西的照片给沈泽之看:“就是这枚戒指。组长你给我的资料里说这枚戒指是赵权啸也就是赵舒雅父亲家的传家之宝。赵舒雅丢失之前这枚戒指一直挂在她的脖子上。胡兰的子女们都十分出色,她的小女儿嫁给了平京有名的商人,这枚戒指在她儿子的订婚宴上被她亲手交给了准儿媳。当时这个订婚宴办的很是轰动,很多媒体都报道了这件事。也有人注意到了这枚戒指。后来老夫人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了这枚戒指的来源,这戒指是她母亲,也就是胡兰交给她的。说是传家宝,传女不传男。”

    沈泽之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关辛道:“她叫王怡然,他丈夫是候炳坤。”

    沈泽之了然:“原来是他们家,难怪。”

    关辛道:“我说的这些都是资料里的信息,我只是做了验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沈泽之沉思,三爷让他找赵舒雅,但是从他给自己的资料里看,他距离赵舒雅仅仅一步之遥,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让自己来做这件事呢?难道他的本意不是赵舒雅?

    沈泽之拿起那枚戒指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眯起来。这枚戒指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一个宝石戒指,让沈泽之注意的地方就是戒指上镶嵌的那块鸽子蛋大的翠绿色宝石了。

    沈泽之问道:“王怡然的准媳妇的资料给我。”

    关辛找到一份资料交给他,说道:“现在也不能说是准儿媳了。这个女人叫陈妍,订婚三个月后她就和候炳坤的儿子候明杰解除了婚约。”

    沈泽之:“解除婚约?”

    关辛道:“是啊,按照八卦周刊上的说法是陈家出事了,候家怕被连累就接触了婚约,谁知道呢。反正现在候明杰已经结婚了。”

    “那陈妍呢?”沈泽之问。

    关辛道:“她和候明杰解除婚约后就出国了,不过半年前回国了。”

    沈泽之站起来道:“我知道了。”

    他拿着这些资料从茶楼出来,坐到车上后把线索理了理。毋庸置疑,胡兰是不是赵舒雅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传下来的那枚宝石戒指。胡兰把戒指传给了小女儿王怡然,王怡然没有女儿,于是把戒指传给了未来的儿媳妇陈妍,但是订婚三个月后陈妍就和候明杰解除了婚约。这之后这枚戒指就下落不明了。

    不过戒指的下落无非两种。要么候明杰和陈妍解除婚约后就把戒指要了回来,那么这戒指现在就在候家,最可能的是在候明杰现在的妻子手上。要么,候明杰没有要回戒指,那戒指就在陈妍手上。

    候炳坤一年前就宣布退休,现在候家的企业是他长子候明杰在管理,要找戒指必须要和候明杰见一面。

    沈泽之开车去了候家企业总部的名扬大厦。他停好车来到一楼大厅里。

    沈泽之走到前台道:“我要见你们候总。”

    前台小姐和很礼貌的问道:“请问您有预约吗?”

    沈泽之摇头:“没有,不过我相信他会愿意见我的。”

    前台小姐有些为难道:“但是没有预约我不能放您上去。”

    沈泽之皱眉,候家的企业做的很大,几十年的根基了。候明杰也不是他想见就能见的。他没有再说什么,走出大厦后那手机找何朗。

    何朗听完沈泽之的话惊讶道:“你要见候明杰?”

    沈泽之道:“是,但是我现在见不到他。”

    何朗道:“我和他弟弟候明宇倒是有点交情,和这个候明杰没什么来往,要不我问问候明宇。”

    沈泽之挂了电话后就做到车上等着,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候明杰。半个小时后,他的手机响起来。何朗给候明宇打过招呼了,说候明宇马上就来,到时候让候明宇带他上去。

    沈泽之挂了电话下车去大厦里等了半个小时,看到一个年轻人拿着他手机走进大厦。同时他的手机响起来。沈泽之把手机拿出来走向年轻人。

    候明宇挂了电话上下打量了沈泽之一眼道:“你就是朗哥的朋友?”

    沈泽之点头:“是,我叫沈泽之,这次麻烦你了。”

    候明宇和他握握手道:“没什么,不过我能带你上去,我哥见不见你可不一定。”

    沈泽之点头,跟着候明宇直接进了电梯。

    到了楼层,候明杰的秘书看到候明宇迎了上来,候明宇指着沈泽之道:“这是我朋友,带他去休息室坐一会儿,我哥现在忙吗?”

    秘书道:“不忙,前台刚才已经打电话上来了,候总让您直接去他办公室。”

    候明宇点点头直接走进候明宇的办公室。

    沈泽之跟着秘书来到休息室,秘书给他端来一杯咖啡就离开了,沈泽之端起咖啡漫不经心的喝着。

    十分钟后秘书进来礼貌的说:“沈先生,候总请您进去。”

    沈泽之发下咖啡道:“好的。”

    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候明宇没什么形象的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翻着杂志,候明杰正在看文件。

    候明杰年纪看起来和沈煜之差不多大,但是气势很足。他看到沈泽之进来,示意让他坐下来,才道:“你要见我?你是沈泽之?”

    沈泽之点头道:“是。”

    候明杰靠在椅子上道:“我听过你。”

    沈泽之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你找我什么事?”候明杰问。

    沈泽之拿出那张戒指的照片道:“我是为了这枚戒指。”

    候明杰到:“这戒指现在不在我手里。但是它是我母亲很重要的东西,就算我现在拿回来了也不能给你。”

    沈泽之道:“它在陈妍手里?”

    候明杰默认。

    沈泽之道:“她现在已经回国了,我帮你把戒指拿回来,你给我一个见老夫人的机会。”

    候明杰笑道:“好吧,我给你这个机会。”

    沈泽之站起来道:“谢谢。”

    沈泽之离开后,候明宇把手里的杂志扔到沙发上来到他哥这边问道:“这个沈泽之想干什么?”

    候明杰道:“他想要母亲的那个家传戒指。”

    候明宇皱眉:“那戒指不是被陈……拿走了吗?”

    候明杰和陈妍解除婚约并不是像媒体说的那样,而是因为陈妍劈腿。陈妍在订婚后一个月的时候突然认识了一个男人,之后不管婚约在身跟那个男人纠缠不清,后来甚至跟着那个男人出国了。之后候明杰发现来了这件事就直接和她解除婚约了。这件事让候家很气愤,但是候明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反正他也没有喜欢过陈妍。

    不过当时陈妍瞒着他和家里随着那个男人出国,没有把他母亲的戒指换回来,这件事让候明杰很生气。

    这次陈妍回来,候明杰就想把戒指要回来,但是陈妍却几次三番的找借口不还戒指,还要求和他见面。这让候明杰很不耐烦,正好沈泽之这个时候提出来要帮他解决这件事,候明杰就答应了。

    候明宇道:“这个沈泽之好像是警察?”

    候明杰笑道:“他可不仅仅是警察,他是国内最权威的心理学专家,在犯罪心理学领域上在国际上都很有名的。他今年才三十一岁,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成就,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候明宇点头:“他是何朗的朋友,何朗要我帮忙,我就做个顺水人情。”

    候明杰点头,他知道何朗,何家新生代里最出色的一个,这次正好是个机会结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