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四案 变异12


    “今天下午三点十分,有一名男子闯入台东商业街打伤两名前来购物的女子,据目击者称这名男子表情狰狞,出现后直接殴打受害人,甚至还将其咬伤,初步推断该名男子可能患有精神疾病。事发当时,有路人报警,巡查的警察赶到现场后发现无法控制该名男子,遂将其击毙。这件事导致商业街发生混乱,索性没有发生其他伤亡事故……”

    沈泽之和纪子越站姿九处的会议室中,前面的大屏幕播放着这条新闻。沈煜之按下暂停键,回身说道:“这是10月10日,也就是昨天下午发生在滨海市的事件。被击毙的男子随后被送到医院抢救,抢救无效死亡。这里我要说明的一点是,当时开枪击毙他的并不是警察。而是埋伏在附近的狙击手。滨海市公安局之后派出技术人员找到了狙击手埋伏的地点,并发现了一枚弹壳。经过鉴定和弹道实验可以确定是狙击步枪。”

    沈泽之问道:“这个人有问题?”

    沈煜之点头,他调出几张照片来,都是那名被击毙的袭击者。看到这些照片大家的脸色都变了。照片中的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东方人长相,身材健壮。但是他的面部表情狰狞,双目圆睁,眼白几乎全部变成了血红色。双手指甲有些长,厚且锋利。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人的指甲。

    沈煜之道:“其实当天还有另一个发现,另一个完全不可以出现在公众眼中。这是昨天晚上,滨海市的一名渔民打渔的时候从海里捞出来的东西。”

    屏幕上出现一张照片,里面是一个全身血红的……动物。是的,他看起来就像个动物。体长2.5米,全身上下都是红色的肉。头部的五官类似人的五官,但是嘴角露出来尖锐的牙齿又像是动物。这东西的四肢肌肉吐出,后背向外突出顺着脊柱长着一溜骨刺一样的物质。

    这是什么?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纪子越道:“沈处的意思是,这个很可能是‘睚眦计划’的试验品。”

    他刚说完,回忆室的门就被推开,方成礼和卫鸿走了进来。

    “没错,他就是试验品。”方成礼仔细看了一遍照片道:“报道中的那个他是一代试验品,不过三年前我离开前已经研发出了一代异化剂。但是这个实验品使用的是第一代加强剂。至于第二个人。”他看了看大家的表情点头:“没错,他是人。或者说曾今是人。他使用的已经不是加强剂而是异化剂。”

    纪子越道:“那个实验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成礼将自己整理出来的东西放到电脑里。他按照自己整理出来的东西给大家详细解释这个计划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年前,“睚眦计划”最初的目的的确是加强人体质,可以使人的体力得到发展和强化。这种东西对于士兵来说最有用,所以也有人称它为超级士兵计划。但是第一代强化剂出现后,计划的目的就发生改变了。

    方成礼道:“带着我们研究的是一名叫罗哲剑的化学家,我们都叫他罗教授。一代强化剂出现后我们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人类的基因序列里,经过加强剂加强后的体质已经达到了人体承受的最大的强度。也就是说,即使我们研制出更有效的强化剂,也不能使用在人身上,人体会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强化程度而死亡。计划到这里就陷入了僵局。不过罗教授很快找到了突破口。他的思路是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的体质,自然界中许多动物的体质都很强大,如果可以把这些强大的基因序列嵌入到人的基因序列中,人的耐受力就会变强,到时候再使用更加强大的强化剂他们的身体就可以承受了。”

    沈泽之道:“弊端呢?”

    方成礼点头:“这样做当然存在弊端,首先,将动物的基因锲入人类的基因当中是很难做到的。会发生排斥反应,结果是实验体死亡。即使融合成功人的外貌也会发生变化,就像你们看到的那个死亡实验体一样,基本上已经认不出是个人了。我们研制出一代异化剂后就投入实验,结果太惨烈了。五名实验体全部死亡。而且异化过程十分痛苦。这也是促使我离开计划的原因。”

    沈泽之道:“你们的实验体的来源是什么?”

    方成礼摇头:“我不知道,实验体不是我负责的,我只需要按时的给他们注射药物并观察他们的情况做记录和改进药剂。我只知道在进行一代异化剂实验的时候,参与计划的五名实验体都是很年轻的男人,他们身体很强壮,体制超人。所以我猜测,这些人可能来自于部队。”

    方成礼的话一出,卫鸿的脸色首先变了。

    沈煜之道:“实验失败后,这些人都死了吗?”

    方成礼点头:“是的,实验题死后都被处理掉了。我猜他们的家人到他们死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会议室陷入了一瞬间的安静,几分钟之后沈泽之出声:“你当初说你们的实验室是在川南,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滨海。”

    方成礼道:“应该是换地方了吧,三年前我逃走不久他们发现我没有死。这么大的隐患他们肯定不会再在原来的地方进行实验。”

    这是最大的一种可能。

    沈煜之道:“这个计划从开始就一起把持在军方手中。不过即使在军队也是分为激进派和保守派的,这个计划是激进派主张进行的。”

    沈泽之道:“试验品出现在外面,这个计划出问题了?”

    方成礼笑道:“实验不出问题才会奇怪。”

    卫鸿道:“用士兵做实验,简直丧心病狂。”

    沈煜之道:“我们接下的任务就是找到他们的实验室,结束这个实验。”

    纪子越有些担心的问道:“既然这个计划是军方支持的,我们直接去吗?”

    沈煜之道:“这个你不需要担心。有了今天这两个实验体,只要我们收集资料,证明他们是军人,把资料递交上去,他们就会失去支持。没有军方的庇护结束计划应该很简单。”

    沈煜之接着道:“沈泽之和纪子越,你们去查明这两个实验体的身份,要尽快。其他的事情我来做。方先生给我们做顾问。”他看了一眼手表道:“飞机已经安排好了,半个小时候我们去滨海。”

    “是。”

    半个小时后大家准时登机,飞机上沈泽之和纪子越开始看这两个实验体的基本资料。注射加强剂的那个被命名为一号实验体。他的身体特征基本保持完整。最新的资料已经传输过来了。

    一号实验体,男性,三十岁左右。四肢上有绑缚的痕迹,看局部特写照片,一号实验体的手腕和脚腕部位有一些宽带状的伤痕,从这些伤痕的颜色来看,应该是旧伤。

    纪子越道:“方先生不认识这个人,说明他应该是在方先生离开后才加入实验的。但是

    方先生离开前就研制出了一代异化剂,那么他为什么之注射了强化剂,没有注射异化剂?”

    沈泽之皱着眉头看照片道:“方先生离开的时候一代异化剂已经研制出来了,之后研制出的异化剂肯定功能更强。要是他是先注射了异化剂然后才注射了强化剂呢?”

    纪子越道:“一般的实验体肯定不会随便放出实验室的,会不会是这样。他注射异化剂后成功了,所以才放出了实验室。毕竟他们进行计划本来就是要让这些人为军队服务的。”

    沈泽之接着道:“会不会是他们虽然实验成功了,但是并不稳定。”

    纪子越道:“所以他才会发狂伤人。”

    沈泽之道:“方先生说过这些实验体很可能都是从军队出来的,我们要查他的身份应该从部队开始查。”

    纪子越道:“支持实验的是军方的人,那这些人会不会就他们手下部队的士兵。”

    沈泽之道:“这条路走不通的,我们目前为止没办法在部队里查这件事情。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他们在是用士兵做实验。”

    纪子越道:“那只能从他们身上入手了。”

    沈泽之看了一眼表道:“半个小时后我们就到滨海了,云清应该很快也能到。”

    纪子越笑道:“法医还是云清姐最好。”

    沈泽之道:“对啊,希望他可以给我们一些有用的信息。”

    上午十一点,飞机降落,滨海国安局的人派车来接他们,他们降落在军用机场,车就在不远处。一个穿着便装的男人看他们下飞机后向他们走过来。

    “沈处,这里一切准备就绪。我们走吧。”

    沈煜之和他握手:“好,刘局,别的我不多说。希望你们可以最大限度的配合我们。”

    来接他们的人叫刘延,是滨海市国安局的副局长。

    几个人快步走到三辆车边上车,机车载着他们向着滨海市内飞驰。

    沈煜之和沈泽之坐在刘延的车上,刘延说道:“尸体暂时放在我们这里,等你们到之后就会移交给你们。”

    沈煜之点头:“刘局,即使在国安局。这件事知道的人也要越烧越好。”

    刘延点头:“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