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康敦 14


    这时,江蓓从学校里出来,她手里提着袋子,一脸的不高兴。

    纪子越沈泽之对视一眼,纪子越走过去问道:“江老师,这是?”

    江蓓看到沈泽之和纪子越表情好了一点:“正好你们来了,我刚才还和林茂商量着要不要去找你们呢!”

    “怎么了?”纪子越问。

    江蓓道:“昨天晚上学校进贼了。”

    贼?沈泽之和纪子越都很吃惊。

    沈泽之问道:“怎么回事?”

    江蓓道:“木楼里的房间多,一楼是教室还有器材室图书室。二楼现在有五件房间开着,我和林茂我们两个人的宿舍,还有我们共用的办公室。黄校长的办公室和宿舍。昨天晚上林茂来我房间里……”

    江蓓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她抬头看了沈泽之和纪子越一眼,看到他们没有其他的表情才继续往下说。

    “林茂自己的房间门没有上锁。其实平时除了我们晚上睡觉的房间,其他房间都是不锁门的。以前一直没事,谁知道昨晚上来贼了呢?”

    纪子越问:“丢什么东西了吗?”

    江蓓道:“我和林茂没有,黄校长说她那里也没有,但是胡老师的卧室也被人给撬开了,里面有没有丢东+,ww∧w.西就不知道了。胡老师现在也不在了,我们都不清楚他房间里有什么。”

    纪子越问:“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有贼进来了。”

    江蓓道:“今天凌晨,是林茂发现的,他四点多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听到胡老师的屋子有动静,然后就看到一个人影跑出去了。他追过去一看,院子门上的锁被撬开了。这个时候我也醒了,我就和林茂一起去胡老师的卧室里看看。”

    她把手里的袋子给沈泽之他们看:“这是胡老师以前用的暖瓶,被那个贼不小心踢倒了。”

    沈泽之道:“我们去看看吧。”

    江蓓把装着碎暖瓶的袋子扔掉和沈泽之他们一起回来。走进院子里,沈泽之看到林茂正在给孩子们上课,另一个班级的孩子都在低头写着什么,偶尔还有一两个在打闹。江蓓走进去说了他们几句。

    一会儿江蓓出来道:“奇怪,这节课是黄校长的课,她怎么不在。”

    沈泽之道:“我们去胡老师的宿舍看看。对了,黄校长知道这件事吗?”

    江蓓道:“知道啊。我和林茂去胡老师卧室的时候黄校长刚从宿舍里出来。”

    沈泽之没有再问什么,跟着江蓓上楼。他们来到胡老师的宿舍前,发现宿舍的门只是关着,并没有锁上。江蓓奇怪道:“房间不是被锁上的吗?”

    沈泽之和纪子越对视一眼,几步走进去推开门。

    房间里黄一姳猛地转身,她惊疑不定的看着进来的沈泽之和纪子越。

    江蓓道:“是校长啊,我说门怎么开着。您怎么进来了?”

    黄一姳恢复平时的表情道:“我进来看看胡老师的东西少没少。”

    江蓓听完也没有觉得不对劲,但是沈泽之和纪子越却听出来了。昨晚上房门被撬,今天黄一姳连课都不上了跑进来看胡立的东西丢没丢?

    纪子越走进来指着胡立床上的包问:“这是谁的包?”

    江蓓惊讶道:“这不是胡老师的包吗?”

    纪子越道:“上次来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这个包。”

    林茂这时从外面进来,他看到床上的包也很惊讶:“这个包不是被胡老师背走了吗?”

    沈泽之道:“你是说这个包就是胡立第二次离开的时候背走的那个包。”

    林茂点头。大家一起看床上的那个包,现在原本和胡里一起失踪的包却被打开。

    沈泽之皱眉:“黄校长,这是怎么回事?”

    黄一姳的表情有些惊讶:“是,我刚才进来看到它被放在柜子里,我就拿出来看了一眼。”

    这个解释显然是说不通现在的情况。

    纪子越走过去打开包,包里的东西乱七八糟的,看样子已经被人翻过。帮外面还放着几样小东西。

    纪子越转头看沈泽之,沈泽之道:“把东西收拾好,先拿回去吧。”

    他问黄一姳:“黄校长,这包里还有别的东西吗?”

    黄一姳低头:“没有了吧。”

    沈泽之道:“请你们先出去,我们再查一遍这个房间。”

    黄一姳率先往外走去,沈泽之发现她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

    等人都离开后,纪子越把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在床上。他和沈泽之一样一样检查那些东西。

    其他东西都没有特别的地方,只是有两样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样是个硬皮笔记本,还有一个是几封信。

    沈泽之拿起那几份信看,按照信封上邮戳的时间来看,这些信件是从六月中旬发过来的,平均半个月发一封,一直到前几天的最后一份,一共是七封信。

    他没有立刻看那些信,而是拿起那个笔记本来看。翻开笔记本,沈泽之发现这个笔记本是胡立的日记。里面写的都是胡立白天做了什么事情。日记是从半年前开始记的,他看了几篇,里面频繁的出现一个字母:k。

    这个字母应该是代号,看来他之前的推测没有错,胡立来这里果然是有目的的。

    纪子越又仔细的查了一遍房间,里面没有找到其他东西。

    沈泽之把东西都装进包里,然后离开了学校。

    纪子越边走边道:“这个黄一姳明显有问题啊。她会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沈泽之道:“有可能,时间对的上。而且,对于胡立的死她可能没有跟我们说实话。”

    纪子越道:“昨天晚上出现在学校里的那个人可能不是贼。”

    沈泽之看道:“对,他不是来偷东西的,而是来送东西的。”

    纪子越道:“蒋至诚?”他又有些困惑:“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把东西给我们呢?”

    沈泽之笑道:“如果他直接把东西给我了,我们怎么能发现黄一姳的不对劲呢?”

    纪子越恍然大悟:“投石问路。”

    沈泽之道:“昨天晚上林茂追出去的时候黄一姳应该就去了胡立的宿舍,她当时应该是想把包拿走的,但是林茂去马上要回来,所以她只好把包藏起来,然后快速的离开胡立的房间回到自己房间门前,假装自己刚出来。”

    纪子越道:“黄一姳这么在意这个包,难道包里有她在乎的东西?”

    沈泽之道:“如果黄一姳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那胡立肯定是发现了她的真实身份。”

    纪子越道:“那黄一姳不是最有可能杀了胡立。”

    沈泽之道:“如果是她杀了胡立,那这个昨天晚上出现的包怎么解释。”

    是啊,如果真的是黄一姳杀了胡立,那胡立随身携带的包肯定在黄一姳手上。现在这个包出现在了胡立的房间里至少说明杀死胡立的凶手并不是黄一姳。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胡立离开之前曾今失踪过三天。这三天他去了哪里?

    纪子越有些困惑的说:“蒋至诚想干什么呢?他好像什么都知道却又不直接告诉我们。”

    沈泽之却摇头:“他应该不是什么都知道,要不然的话他不至于现在还不露面。但是他一定知道的比我们多。”

    纪子越点头:“好在现在有了那些信和胡立的笔记,应该能给我们帮很大的忙。”

    回到米海家后,沈泽之和纪子越把胡里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沈泽之坐到椅子上开始看那些信件,纪子越则看那本日记。

    纪子越看东西很快,连个人差不多少同时看完的。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吴宇正好从外面进来。

    纪子越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到包里,然后提到楼上的房间。

    “有进展了?”吴宇问。

    沈泽之点头:“你这是去哪儿了?”

    吴宇道:“爬山去了,这里风景真好。”

    沈泽之笑,吴宇这才是真正来旅游的。不过吴宇似乎对他们的事情不感兴趣,就问了那一句。

    晚上,他和米海一起做了晚饭,大家一起吃完饭沈泽之回到房间接着去看胡里的日记。

    第二天,沈泽之和纪子越一起分析从日记和信件中得到的线索。

    胡立是半年前被一个代号为k的人联系上,这个人应该是读了胡立在杂志上发表的那篇关于骨飨文化的文章,所以出钱雇佣他来康敦帮他找一个人。胡里在日记中没有说这是个什么人,只是说自己答应了他,他要来康敦。六月份的时候胡里来到三春市,他在当地找了个向导进山,在进山的时候碰到了来这里支教的林茂和江蓓。正好胡立来这里的借口也是做支教老师,几个人就结伴进了山。

    日记里没有详细记录他怎么找那个人,也没有说这个认识谁。从他日记看,他真的像一个支教老师每天认认真真的教书育人。直到半个月前,胡立在日记中写到他要离开了。沈泽之翻到下一页的时候却发现日记在这里差了一页。

    纪子越道:“应该是被撕掉了,胡立可能在这篇日记里写到了他要找的那个人的信息。会不会是黄一姳?”

    沈泽之皱眉:“有可能,但是这样做不是太明显了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