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康敦 13


    酷暑已过,平京渐渐迎来了凉爽的秋天。前两天刚下过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把最后一点儿暑气也浇灭到土地里。

    八点钟,沈泽之推开办公区的门,大家都已经到了。看到沈泽之进来,特案组的人都和他问好。

    张敬虽然被抓了,但是他们专案组的任务并没有完成。找到了泄露国家机密的人,却没有找到沈煜之和蒋至诚。所以专案组还要继续找人,查案。不过钟寒离开了。张敬被调查,他因为把姜峰和方琦被抓的消息透露给他,也得跟着被调查。所以暂时停职。不过过段时间他复不复职都不会再回专案组了。

    沈泽之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胳膊上走过去问纪子越:“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纪子越正趴在关辛的电脑前查沈煜之失踪之前的通话记录和短信。

    “目前没有任何发现。”关辛回头说道。

    纪子越也用无奈的目光看着沈泽之,沈煜之在国安待了这么久还是专门对付间谍的九处处长。如果沈煜之不想他们找到他,他们一时半会儿肯定找不到他。

    沈泽之点点头道:“好吧,这边不要放松。子越跟我走。”

    纪子越站起来跟着沈泽之去他办公室。

    “组长,我们干什么?”纪子越问。

    沈泽之道:“我们去我哥的家里看看。”

    纪子越道:“好的。”

    沈泽之从抽屉里拿出来一把钥匙笑道:“走吧。”

    纪子越边往外走边问:“组长,这是沈处的钥匙?”

    沈泽之道:“是,我们去蓉城之前他给我的。”

    纪子越道:“那个时候沈处就为了这件事做准备了吗?”

    沈泽之道:“应该吧。”

    两个人来到他办公室外的办公区,戚凯、赵继勇都无所事事的坐着。这个案子他们到目前还没有找到突破点。

    沈泽之走过去说道:“关辛还是查现在手里的东西,赵老师和戚凯去国安查查看沈煜之失踪之前都和什么人接触过。”

    “是。”

    沈煜之的住的房子是他自己买的,就在距离九处半个小时车程的一个小区里。这个小区面积倒是不大,但是安保做的的确很好。沈泽之和纪子越拿出证件走进小区。他们按照地址找到沈煜之的房子。

    沈煜之住在11楼。沈泽之拿到钥匙打开门,房子面积不大,但是还算干净。不过到底是两个多月没人住了,房间里的家居上都有一层薄薄的灰尘。

    沈泽之和纪子越走进去,开始分头查找线索。沈泽之来到书房里。书房里安排的很简单。房间一面的墙壁上靠着一个很大的书柜,上面放了很多世界名著还有专业书籍。中间是一张很大的办公桌。桌子上放着一台电脑。沈泽之走过去想看看电脑里有什么。但是他走过去却被另一样东西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两个相框,靠近左边的相框里的照片看起来有年头了。相片上是三个人,是沈霖夫妇和沈煜之。看照片上沈煜之的年龄大概七八岁的样子,照片上的三个人都笑的很幸福。沈泽之拿起照片看了看,心里有些黯然。他放下这个相框拿起另一张,那是一对兄弟的合影。里面的人是他和沈煜之。这是他和哥哥极少数的合影之一。这张照片他还记得,他那个时候大概七八岁的样子吧。他哥和爸爸回国来看爷爷沈铭。然后沈煜之带着他去照相馆拍了这张照片。

    沈泽之轻轻叹口气,放下照片。可以看出沈煜之离开后没有人进来过。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的井井有条,可以看出沈煜之走的时候一点都不惊慌。

    他拉开抽屉,里面放着几个笔记本。沈泽之拿出一本打开看,里面都是一些工作笔记,但是没有和现在这个案子有关的。沈泽之一页一页往后翻,忽然他翻动书页的手顿住。

    康敦。

    这是一个地名,在地处南方的云省的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州。是个很神秘的地方,这么多年来有很多传说都是关于这个地方的。据说是个世外桃源。但是真正去过这个地方的人却不多。一是,这地方有天险做屏障,一般人进不去。哪怕是飞机也因为那地方诡异的大气旋流飞不进去。二来,里面的人很排斥外面的人,并不欢迎外来人。

    很多年前有个年轻的作家跟着科考队员找了一个从里面出去的本地人才徒步进去,他和那些科考队员一起在康敦待了一年。后来这个青年作家离开,又过了许多年,在他垂垂暮年的时候才出版了那本书《梦回康敦》,这本书一经问世就引得需多人想去书中描写的世外桃源的康敦看看。但是真正能去康敦的人少之又少。渐渐那本书的热度下来后,就很少人再去那个地方了。沈泽之以前也看过这本书,多对这个神秘的地方也很向往。

    沈煜之为什么要在笔记本上记下这个名字?康敦?他会不会去了这个地方。沈泽之知道,沈煜之失踪是去查那个神秘的计划,但是这个计划不是在平京的科学院进行的么?和康敦有什么关系?

    另一边,纪子越在其他房间里找线索,房间里收拾的很利索,衣柜里的衣服挂的整整齐齐,看起来主人不像是远行的样子。

    纪子越找了几个房间实在是没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纪子越准备去找沈泽之,他刚一转身却突然顿住,他再次回身看了脚边一眼。他蹲下|身看了看从床底下抽出一张纸来。

    “这是?”纪子越看了看,站起来去找沈泽之。

    “组长,你看这个东西。”纪子越把手里的那张纸交给沈泽之。

    沈泽之接过来看,这是一张机票。目的地是云省的一个城市。时间在两个多月前,票上的身份证号不是沈煜之。

    “这不是大哥的票。”沈泽之道。

    纪子越道:“那这张票是在沈处卧室的床底下找到的。”

    沈泽之道:“我们回去让关辛查查这个身份证号再说。你看看这个。”他把笔记本递给纪子越看。

    “康敦?你的意思是沈处有可能去这个地方。”纪子越问。

    沈泽之点头:“对,但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去这个地方。”

    纪子越知道沈煜之失踪是为了去查那个机密计划,但是机密计划是在平京科学院里进行的,沈煜之为什么要去康敦?难道那个计划和康敦有什么关系吗?

    沈泽之拿出手机给关辛打电话,让她过来看看沈煜之的电脑里,说不定会有收获。

    沈泽之和纪子越也没有找到其他的线索,两个人没有弄乱家里的东西,又锁好了房子离开了。

    回到特案组后关辛还没出去,她这边分析还没有结束,沈泽之过去把那张机票给他,让她查。

    关辛查了查道:“6月7号平京飞往云省大理的机票,但是这机票没有用过。说明持票人没有上飞机。还有就是买票的人的身份,这个人叫杨舟。但是他已经死了。”

    沈泽之道:“什么时候死的?”

    关辛查了一下说道:“死亡日期是6月2号,但是身份注销的时间是6月10号。死因是车祸,看这个人的资料应该和沈处没有关系。”

    沈泽之敲敲桌面道:“那么,应该是沈煜之用了他的身份。”

    纪子越道:“沈处为什么要用别人的身份买这张机票呢?而且他也没有上飞机。”

    沈泽之想了想:“应该是给我们留下线索吧。他想告诉我他去了云省。关辛,查查沈煜之有没有买过去云省的机票。”

    关辛敲了几下键盘:“没有,沈处失踪之前没有买过去云省的机票。”

    沈泽之道:“查查蒋至诚有没有买过去云省的机票或者火车票。”

    纪子越道:“组长,你觉得蒋至诚和沈处在一起?”

    关辛道:“没有。”

    沈泽之道:“好吧。”

    他转身找个位子坐下,关辛收拾好东西拿着沈泽之给她的钥匙走了。

    沈泽之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要去康敦。”

    “什么?组长,你要去康敦?”纪子越皱眉。

    沈泽之点头:“我有感觉,我哥一定在康敦。说不定这里真有什么秘密。”

    纪子越道:“但是一般人进不去康敦。”

    沈泽之道:“我想过了,我先去联系一个向导,你帮我定张距离康敦最近的地方的机票。”

    纪子越道:“好的。”

    沈泽之拿着钥匙离开了,说实话去康敦的向导很不好找。去康敦的路太险了,很多人就算多给钱都不去。

    沈泽之开着车去找一个人,叫吴宇。是沈泽之的大学同学。这个人家里条件很不错,但是本人不务正业就喜欢去各个地方旅游,玩儿。而且是越危险的地方越吸引他。

    沈泽之运气不错,吴宇最近这段时间正好在平京。

    “你要去康敦?”吴宇惊讶道。

    沈泽之点头:“对,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找个向导,钱不是问题,只是我挺着急的。”

    吴宇道:“好吧。我给你问问,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沈泽之道:“最好快一点。”

    “很急?”吴宇笑这问。

    “对,很急。”沈泽之正色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