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一案 列车上的杀人事件 13


    纪子越看了蒋欣一眼面带犹豫的问吴伟杰:“吴老师,她是?”

    “蒋欣,我们所里有名的冷美人。”吴伟杰轻哼一声说道。

    纪子越小声的问道:“她是不是对我不满?”

    吴伟杰有些意外的看了纪子越一眼,他本来意外这个新人很木讷,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也有自己的小心思。

    吴伟杰道:“她就是这种人,等过段时间你熟悉这里习惯了就好了。”

    纪子越礼貌道:“谢谢吴老师。”

    沈泽之把蓉城这边的事情打电话给沈煜之报告了一下,尤其是那个笔记本。

    “你怀疑,计划泄密就是那个笔记本。而且杀张志恒偷走笔记本的人就是研究所里的人。”电话那头,沈煜之问道。

    沈泽之道:“是,我和何朗仔细查了一遍,发现张志恒书房里少的好像就只有这一样东西。张志恒搞了这么多年研究,参与的保密计划不少,规矩他是知道的,直接和这项计划有关的文件是不会带回家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张志恒的死亡现场显得那么仓促。”

    沈煜之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往下查,需要帮助的地方找何朗。”他的语气一顿,最后道:“注意安全。”

    沈泽之微微露出笑容来:“我知道的,哥。”

    昨天晚上何朗和他把张志恒的家里都找了一边,除了那个发现之外,没有其他的线索。沈泽之从衣服里面拿出来一张纸片,上面有一个联系方式。

    这个联系方式是张志恒的妻子徐梅的,她是大学的教授,经常会出国做学术交流。张志恒出事那天她正好出国,但是她那边刚下飞机就接到了警察的通知,她的丈夫出事了。于是徐梅直接在机场买了机票赶回来。现在徐梅住在蓉城女儿家里。

    沈泽之想了想拨通了那个电话,对方一直是待机的声音,就在沈泽之以为对方不会借电话的时候电话通了。

    “您好,您是徐教授吧。”沈泽之问。

    那边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我是,你是谁?”

    沈泽之道:“关于张所长的案子,我想和您了解一点情况。”

    那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你是警察?之前你们不是已经问过一遍了吗?还要问什么?”

    沈泽之坚持道:“我想和您见一面。”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道:“好,你过来吧。”话说完电话就挂断了。显然徐梅以为沈泽之时查这个案子的警察,连地址都没说。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题,何朗早已经知道徐梅住在哪里。

    沈泽之离开宾馆上了门口一辆黑色的SUV,这是何朗借给他的车,方便他查案。

    因为张志恒的死,徐梅的精神很不好,现在他的女儿已经给她预约了心理医生。沈泽之按响门铃,来开门的是个年轻的女人,这个人是张志恒的女儿张瑶。她已经结婚了。大概因为徐梅的原因,她最近都没有上班,一直在家陪着母亲。

    张瑶看到沈泽之脸色很不好,每次警察来一次都是在提醒徐梅丈夫的死亡,这对于徐梅的身体还说是件很不好的事情。

    “你是警察?证件呢?我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张瑶警惕的问。

    沈泽之从衣服里掏出证件递给她,张瑶接过证件看了一眼脸色立马变了:“国安?你是国安的人?”

    沈泽之道:“是的,张所长死亡这件事我们国安也在调查,这次来就是想向徐教授了解张所长得事情。”

    张瑶往后看了一眼道:“好吧,你进来吧。”

    张瑶带着沈泽之走到徐梅的房间,然后退了出去。徐梅坐在窗边的小几旁边看着窗外,他比张志恒还小一点,今年还不到六十岁,但是现在一头银发,看起来憔悴极了。

    “徐梅教授您好,我是国安的人,负责调查张所长这个案子。”她说着把证件给徐梅。

    徐梅拿过来看了好一会才问:“国安?老张的死和国安有什么关系?”

    沈泽之坐到徐梅对面拿回证件,他问道:“张所长是蓉城药物研究所的核心人员,他本身就参加了许多国家保密计划。”

    徐梅点点头,张志恒的工作多少都是有保密性质的。

    沈泽之问道:“张所长最近在家里和您谈过他的工作吗?”

    徐梅摇头:“不,他们所里是签过保密条例的,他在家里从来不谈工作。而且我和他工作方面没有交集,研究的东西也不是一个领域,他提了我也听不懂。”

    “最近他又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比如情绪方面。”

    徐梅想了想,犹豫了一下说:“大约是半年前吧,他那段时间情绪很不好,好像是和什么人吵架了,每天都是一脸怒气,有一次我还听到他在书房里和别人打电话的时候吵了起来。不过大约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他的情绪就恢复正常了。”

    半年前?沈泽之想到沈煜之之前和他透露的关于那项神秘计划的事情,那项计划中设计的一项研究半年前就成功了,但是好像是研究所那边的问题,药品一直迟迟没有送过来,沈煜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件事的原因是不是就是张志恒?

    “徐教授,你知道张所长和研究所的人关系都怎么样吗?”沈泽之问。

    徐梅想了想:“应该很好吧,他有时候会因为工作上的事和他们单位的同事发生争执,但是一般过几天就好了。搞研究的难免有意见不和的时候。要好的有,完全不对付的没有。”

    “有没有张所长所里的同事来过您家里的。”

    徐梅道:“来过,有好几个都来。蒋欣经常来,他父亲和我们家老张是大学同学,蒋欣来这边工作还是老张邀请的。还有一个年轻人,叫郑明远的也来过家里,但是只来过一次。”

    郑明远?

    沈泽之问:“郑明远是什么时候来的,他为什么事情来的?”

    徐梅想了想道:“大概是一个月前吧,他来给老张送一份什么文件。老张从来不往家里拿这种东西。那天他拿的那份文件好像也不是很重要,所以我看老张生气归生气但是没有发火,他来了以后老张把他叫到书房训了几句然后就和他一起离开家吴研究所了。”

    沈泽之想了想,又问:“您家里的钥匙都谁有?”

    徐梅道:“我和老张各有一把,瑶瑶有一把。”

    沈泽之点头,这时徐梅又问:“刚才看你证件,你姓沈是吧。小沈,老张的案子是怎么回事啊?”她说着就开始哭了:“那天他要送我去机场,我说你别送了去上班,但是他非要送,说送完了再去班上。谁知道他没有去上班又回家里呢。”

    沈泽之眉头一皱:“您说张所长那天本来是要去上班的,但是我记得那天是周末。”

    徐梅点点头:“是周末,就在我出发前一小时,老张接到电话,好像是所里出了什么事,要他去一趟。我就说让他别送我了直接去所里。但是老张说不是急事。”

    沈泽之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告辞离开。

    沈泽之开着车去找何朗,他边开车边思考着刚才得到的线索。按照徐梅的说法,不出意外的话张志恒那天送徐梅离开后就要去研究所,这样的话她根本不会和凶手碰面。那么,这通电话很可能是凶手或者凶手的同伙打的,目的是引开张志恒。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张志恒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回到了家里。

    他为什么要回家呢?那通至关重要的电话是谁打得。

    车开到一家西餐厅外,沈泽之把车停在外面然后走进西餐厅外。

    何朗就坐在二楼。沈泽之走过坐下笑着说道:“怎么每次都约在餐厅。”

    何朗翘起腿说道:“因为我是这的老板,我做的最好的就是餐饮业了。”

    沈泽之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把刚才从徐梅哪里得到的线索和何朗说了一边。

    何朗皱起眉头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能找到那天给张志恒打电话的人,说不定就能找到杀他的人。”

    沈泽之点头。

    何朗又问道:“蒋欣和郑天明,你觉得他们和张志恒的死有关。”

    沈泽之道:“蒋欣我觉得不可能,她父亲和张志恒是同学,她自己本身就受到张志恒的照顾,再加上她经常去张志恒家里,那么她对张志恒的一些习惯应该也很熟悉,比如张志恒从来不在家里谈工作,还有就是不把和工作相关的文件拿回家里面。何况蒋欣还直接参与了那项计划,她几乎没必要去偷东西。”

    沈泽之右手的食指不自觉的敲着桌面:“至于郑天明,我对他认识很少,但是他去张志恒家里送文件那件事的确挺可疑的。”

    何朗质疑:“但是他也是这个计划的直接参与者。他同样没必要去张志恒家里偷东西,他自己本身就知道那项计划。”

    沈泽之点点头,他向后一靠说道:“要是我们可以知道那项计划的具体内容就好了,至少可以帮我们排除一下嫌疑人。”

    何朗道:“沈处已经申请了,但是估计不会成功。这些东西都是国家机密,严重程度可能会危及国家安全。”

    沈泽之点头:“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