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四案 鬼瓷 27


    “沈泽之?”一瞬间的错愕过后何朗脸上闪过怒气:“你怎么进来的?谁让你进来的?”

    沈泽之没有理何朗,他快步走到床边看着表情越来越痛苦的的何曜低声咒骂了一句,沈泽之从身上拿出来一颗珠子把他带在何曜的脖子上。正在这时,沈泽之忽然感到背后一凉,他连忙侧着身子躲开,一把匕首擦着他的衣服深深扎进床垫里。

    “小曜!”何朗急忙跑过来看,发现匕首没有伤到何曜才怒目瞪着姬瑜。

    沈泽之趁着这个机会直起身子,他一把把何朗挥到身后:“姬瑜,你居然还有胆子出现?”

    姬瑜看着沈泽之,眼睛里闪着疯狂的恨意:“沈泽之,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他说着抬腿就踢向沈泽之。

    姬瑜从小受的是宫廷教育,还活了这么多年,论身手和沈泽之不相上下,沈泽之还真不敢小看他。

    沈泽之身子向后倾避开姬瑜的退,同时一手捏住他提过来的脚腕狠狠往来一拽,姬瑜顺势扑过来抬手就把匕首刺过来,沈泽之没有办法只好松手往后退同时用胳膊肘狠狠向上撞他的小臂。

    姬瑜的小臂瞬间一麻,手中握着的匕首险些握不住了。这时他和沈泽之的距离很近了,他反手就刺向沈泽之的胸口。

    沈泽之一手挡开他的手腕同时抬腿撞向姬瑜,姬瑜同时抬腿,两个人手对手腿对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这一撞力气十分大,两个人都往后退了三步才停住。

    “够了!”何朗大喝一声,他用枪指着沈泽之和姬瑜:“都他|妈的给我住手。”

    沈泽之和姬瑜同时收手,姬瑜道:“何先生,我之前就说过,在我给令弟治病的时候谁都不许进来。这个人是怎么回事?”

    何朗看着沈泽之,沈泽之道:“我要是不进来,现在不光是何曜,恐怕何朗也没命了吧。”

    姬瑜看着沈泽之握着匕首的手用力到手背青筋突起,这个沈泽之一次次的坏他的事,但是自己偏偏不是他的对手。

    姬瑜和沈泽之明显是认识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朗看着床上面色越来越糟糕的何曜也顾得不这么多了,他拿着枪指着姬瑜:“你去救小曜,现在立刻,我要他活着。”

    姬瑜看了床上的何曜一眼,已经快成功了,等到何曜的魂魄魔化,他就可以为自己所有,到时候不管是何朗还是沈泽之都通通去死吧。

    但是他看了何曜脖子上那颗发出微光的佛珠,就是因为这可佛珠,他又要功亏一篑了吗?

    姬瑜一手拿起床头上的那对卵幕杯,他咬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进杯子里,他口中念念有词,杯子里缓缓冒出黑雾,接着就见到三个形状恐怖的黑色的东西从杯子里出来。

    何朗后退三步:“这是什么东西?”

    沈泽之眼神一暗,他大声道:“出去,让外面的人都不要进来。”

    沈泽之说这把何朗推出房间,反身把门关上,他把手腕上的菩提珠手串捏在手里,口中念着佛咒,佛珠发出金色的光芒,那些光芒把沈泽之包裹在其中,黑色的怪物一碰到佛光就尖叫一身往后躲去。

    姬瑜站在怪物身后咬牙切齿,沈泽之手里的那串佛珠太厉害了,世上一切阴祟秽|物都没有办法近身。

    “沈泽之,你为什么总要坏我的事?”姬瑜问道。

    沈泽之对那三个黑色的怪物一点都不发怵,他道:“因为你就不该存在。”

    姬瑜的手一动,三个黑色的怪物立刻扑上来……

    何朗站在房间外面,从墙上的玻璃看过去,就只能看见房间里金光一片,不时传来奇怪的吼叫声。何朗本身就不是普通人,他现在已经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也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进去,但是房间里面还躺着一个何曜,他废了这么大的劲儿就是为了救何曜,现在何曜怎么办?

    这时,房间里传来一声惨叫,何朗再也顾不上了,他急忙推开门冲进去。只见,躺在床上的何曜居然坐了起来,但是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听到门口这边的动静,他动作僵硬的转头来看。

    “小曜,小曜你怎么了?”何朗立刻要往那边走。他身边的沈泽之立刻拖住他:“别过去,他被姬瑜控制了。

    姬瑜就站在何曜身边,他沉声道:“杀了他们。”

    何曜从床上下来,他赤着脚一步一步向何朗和沈泽之走过来。沈泽之把何朗挡在身后:“卵幕杯里封着三个生魂,他们被姬瑜炼成了魔,现在这三个魔魂附到了何曜身上。”

    刚才趁着沈泽之对付三个怪物的时候姬瑜把何曜脖子上的佛珠给扯掉了。

    何朗却像是听不到他的话,拼命的要挣脱沈泽之的胳膊要往何曜身边走去。

    “何曜已经不认识你了,他要杀里你。你清醒一点。”沈泽之大声吼道。

    何朗愣了一下,茫然的脱力。沈泽之看着已经快走到自己身边的何曜忍不住头疼,虽然何曜之前就快死了,但是毕竟还没死,现在要对付他身体里的魔魂又要不伤害他的身体,难度太大了吧。

    “何曜,你清醒一点,你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的。试一试,不要被别人控制你。”沈泽之一边后退一边说着。

    但是沈泽之的话并没有效果,他的话刚说完何曜已经扑上来了,沈泽之只能狼狈的躲闪。何朗这些年一直徘徊在生死边缘,身体很虚弱,但是被三个魔魂附体后突然变得力大无穷。他手上拿着姬瑜的匕首对沈泽之招招都是死手。

    沈泽之不敢那手里的菩提珠对付他,菩提珠太霸道了,一旦出手何曜身体里自己的魂魄也要打个魂飞魄散了。

    沈泽之投鼠忌器很快就落了下成,身上也被何曜的匕首划了一刀,就在何曜还要扑上来的时候何朗突然闪身站到了他的前面。

    “小曜!”何朗握着枪的手不停的颤抖。

    何曜的动作变得迟疑下来。他的表情很痛苦,他并不像伤害何朗,但是却又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姬瑜看着何曜的挣扎冷笑一声:“杀了他。”

    何曜又往前走了一步,何朗痛苦的看着他慢慢举起了手里的枪。没想到,下一秒何曜突然跪了下去。

    姬瑜眼中闪过一抹厉色,他的手摸到自己衣服口袋里。

    “何朗小心!”沈泽之看到姬瑜的动作立刻提醒何朗。

    但是一个人影比所有人都迅速,在何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跪在他面前的何曜一下子扑到他怀里,何朗感到怀里的少年身体一僵然后很快放松下来。同时,沈泽之立刻过来吧一个菩提珠塞进他的嘴里。顿时一团黑色的雾气尖叫着脱离他的身体。

    姬瑜神色一变,转身撞开窗户跳了下去,沈泽之用佛咒灭了三个魔魂,等他到窗户边的时候姬瑜已经消失了。

    “小曜?”何朗感到手掌一阵湿润温热,他不敢看手里是什么。

    “哥。”何曜低声叫了一身。

    何朗的腿一软对着何曜跪了下去:“小曜,小曜你坚持一下,哥马上给你找医生。”

    “医生!医生!”何朗失控的大声叫着。

    这时,靠在他肩膀上的少年头滑了下去,同时环在他腰上的手也松开了。

    “小曜?何曜——”

    ————第二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