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四案 鬼瓷 26


    纪子越离开后,沈泽之翻开了早上从张部长那里拿来的文件。这文件一看就是出自国安,看来上面已经和国安那边接触好了,昨天沈煜之过来也只不过是提前和他说一声,让沈泽之不这么抵触。

    沈泽之的指尖轻轻划过“何朗”两个字,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能让国安的人出面不要查他。

    不过涉及到机密部分,沈泽之自然不会深究。第一,他就是想深究也没用,权限不够。第二,设计到国家机密,他不会这么不懂事。

    这份文件给的很全面,几乎解答了他现在所有的疑问。而且给出了明确的证据链条,就算到了法庭上这些证据也绝对是足够的。

    沈泽之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让孟如娇开口的,但是从梦如娇的笔录里他知道了那天晚上发生在魏杰家里的事情。

    那天晚上齐健把东西交给SSTIME的服务员小宗,小宗根据他的交代把东西送到了魏杰手上,之后小宗就从另外一个小巷子里回到了庐州路。而齐健见到小宗回来后直接离开了,所以他那天晚上根本没有去魏杰家里。

    而魏杰家小区门口监控录像里看到的穿着很像小宗的那个人其实是孟如娇。她没有直接参与这件事,再提供了必要的信息后她早早来到魏杰家小区附近等着拿东西。事情都是提前商量好的,孟如娇自然知道魏杰答应他们做这件事是被逼无奈。等明天事发,魏杰必定是第一个被发现的。所以魏杰必须死。她给魏杰下了毒,但是魏杰喝了一口就发现了不对劲,孟如娇从他身后勒住他的脖子把那半杯红酒都给她灌了下去。要是魏杰挣扎起来孟如娇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是魏杰根本就没有挣扎。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他的家人都在哪些人的眼皮子底下,他不死,他的家人就要遭殃。所以他必须死。

    孟如娇的笔录就到这里,剩下的事情她没有再说,但是剩下的事情沈泽之很明白。孟如娇把真的卵幕杯交给了何朗,然后把假的卵幕杯送给了苏启。这么说起来她其实是何朗的人,而她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料定何朗会保她一命,但是她没有料到何朗根本没想让她活下来,而是用她的命让苏启身败名裂。

    何朗在平京市郊的别墅里。二楼何曜的房间里,何曜已经陷入深度昏迷。床边站着面色难看的何朗和一脸平静的姬瑜。

    两个人看了一会儿就一前一后的从房间里走出来。

    “姬先生,我弟弟的情况怎么样?”何朗问。

    姬瑜道:“活不到明天了。”

    何朗看着他道:“你说你有办法能救他。”

    姬瑜笑了一下:“当然,之前告诉你的事情你做了吗?”

    何朗带着他往一个房间里走去:“我一直在做。”

    何朗推开房门,从一个柜子里取出来一个盒子,他把盒子拿到姬瑜面前,打开盒子,里面正放着那对卵幕杯。

    姬瑜拿起杯子眯起眼睛看了看道:“可以了,我马上就可以给令弟治病,不过这件事很凶险,你的保镖要离得远一点,让他们在院子外面守着就行,除了你房间里不能有别人,否则到时候被人打扰功亏一篑你弟弟就只有死路一条。”

    何朗犹豫了一下点头:“好。”

    姬瑜微笑着拿着杯子离开房间向着何曜的房间走过去。何朗也出来他吩咐了保镖都撤到别墅外面去。

    他面前站着的那个男人皱眉:“何先生,这不行。您知道您的安危意味着什么。我们不能让您冒险。”

    何朗脸色一沉:“这是命令,不是和你商量。这件事我自己负责,不管出什么事不会找到你们的头上。”

    “不是……何先生我不……”他还想解释什么,何朗挥手打断他的话:“听懂了我的话就去办,在我通知你们之前不许进来,谁也不许进来。”

    何朗说完就离开了,男人看着他的固执皱皱眉毛,他让别墅里的人都出去,一边给上级报告这件事。

    何曜的房间因为他的病情的原因,靠着中间走廊的这面墙装了一扇透明的玻璃。平时都是用东西挡着的,但是今天姬瑜要给何曜治病,和朗其实是不放心他的,就把东西升起来。他站在走廊里隔着玻璃看着里面姬瑜的动作。

    姬瑜拿着卵幕杯走到了何曜的房间里,这对杯子之前就有三条人命唤醒他,又经过这么久的鲜血喂养,现在里面黑色的雾气人眼可见。姬瑜翘起唇角,刚开始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还担心怎么能把砥厄从卵幕杯的碎片里分离出来,现在就很容易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床上苍白的少年,姬瑜一眼就知道,这个何曜命中注定要早死,他可买有打算费这么多力气去救他。不过,再加上何曜的魂魄,这对杯子就可以变成魔器了。

    姬瑜看着外面面色沉静的男人眼神中有嘲讽一闪而过,他拿出小刀割破自己的手指,将手指中的血染到少年的额头眉心和胸口处。接着他又割破了少年的手腕,用卵幕杯接了浅浅两杯血。

    房间外面的何朗看到姬瑜割何曜的手腕猛地站起来,但是他很块反应过来又坐下。这是在给何曜治病,他不能冲动。

    姬瑜自然看见了何朗的动作,但是他一点表情也没有,他口中念着晦涩难懂的咒语,看着卵幕杯中的血液缓慢的下降,直到一点儿也不剩。这时,躺在床上的何朗表情开始发生变化,他似乎很痛苦,嘴唇紧紧抿着,眉头死死皱在一起,放在杯子下的双手也紧紧的攥成拳头。

    这时,他额头和胸口处姬瑜的血液开始慢慢渗进他的皮肤,随着血液的减少,何曜的挣扎越来越剧烈,而坐在床边的姬瑜则眼神一眨不眨的盯着何曜,眼神里透出疯狂来。

    站在房间外面的何朗也发现力里面的不对劲,他立刻推开房门走进去:“姬瑜,你对小曜做了什么?”

    姬瑜站起来看着他语气平静道:“你不是要让你弟弟活下来吗?我在让他活下来。”

    这话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是何朗却一瞬间感到了姬瑜的恶意,不、不对劲儿!不过还没等到他说什么呢,另一个声音就插过来:“住手!”

    何朗和姬瑜一同去看出现在房间门口的人,何朗表情错愕,而姬瑜则是深深的忌惮。出现在这里的人正是沈泽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