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四案 鬼瓷 24


    桑云清就在现场,她给苏启做了个初步的包扎,然后让两个同事带苏启走了。

    剩下的人都在现场,沈泽之蹲在孟如娇尸体旁边看了半天,他低沉的问了一句:“刚才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声音?什么声音?大家一时间都面面相觑不知道沈泽之说的什么声音。

    纪子越却明白沈泽之在问什么,他说道:“刚才你们谁的手机响了?”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苏启拿枪对着孟如娇,眼看就要被沈泽之劝的放下枪的时候响了一个什么声音,苏启才突然开枪打死了人质。现在想一想的话,就是那声不怎么大的声音响了后苏启就突然开了枪。

    大家都把手机掏出来看,但是都不是自己的。一来大家都是警察,出任务的时候该怎么做不需要人教了,手机绝对是会议模式。二来,刚才那声音太诡异了,杯子碎裂的声音,这是多奇葩的品位才会用这个做手机铃声。

    这时,纪子忽然走到孟如娇身边,今天孟如娇穿了一件韩版的呢子大衣,纪子越带着手套从她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有个未接来电。手机里面显示的是号码,不是备注。纪子越立刻把号码发给关辛让他确定一下这个号码是谁在使用。然后他又用自己的手机给孟如娇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等了几秒钟,就见孟如娇的手机屏幕亮起来,然后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杯子碎裂的声音,声音响过之后就是震动。

    是孟如娇?纪子越心情说不上来的复杂,真不知道是不是孟如娇倒霉,用这种铃声,恰好刺激到苏启,害的自己丢了一条命。

    桑云清给孟如娇做了初步尸检,吩咐了助手把尸体搬回去。这个尸检其实没什么好做的,孟如娇的死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一枪爆头。

    沈泽之让赵继勇和其他人留下来善后,他和纪子越、桑云清一起回特案组。三个人到特案组的时候苏启也杯带了回来,他的胳膊挨了一枪,但是子弹没有伤到骨头,只是擦伤了皮肉。总的来说伤的不严重。

    桑云清提着箱子进来抽了苏启一管血装进箱子里带走了。而苏启这个时候显得有些呆愣,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的事情刺激到他了。

    沈泽之对看着苏启的警察道:“带他去休息吧,今晚警醒一些看着他一点。”

    大家都发现了苏启的精神不对劲,他点点头和另外一个警察带着苏启离开了。

    已经是凌晨了,但是沈泽之特案组的人都没有办法休息。苏启不是一般人,估计明天一大早苏家的人就会来。而且这种情况下他们肯定要找律师给苏启办保外就医,一旦让他们把苏启保出去,那最后让苏启进监狱就不容易了。

    回到办公室,纪子越冲了三倍咖啡端过来,他给沈泽之一杯,给关辛一杯。戚凯一直盯着唐糖,赵继勇还在处理刚才的事情没有回来,现在办公室里就他们三个人。

    纪子越坐到椅子上喝了一口咖啡长长出了一口气,他道:“孟如娇说魏杰是她杀的,她是怎么杀的?魏杰毕竟是个男人,要是魏杰没有发现酒里面有问题自己把毒|药喝进去中毒身亡还有可能。但是从现场来看,魏杰喝的毒酒是被人灌下去的,孟如娇一个女人有这么大力气吗?”

    沈泽之皱着眉毛,案子到了这里基本上就要摸到真凶身上了,但是沈泽之却一点儿喜悦的感觉都没有。虽然可以确定是苏启雇人偷了卵幕杯,但是他拿到手的杯子却是假的。参与偷卵幕杯的三个人,魏杰和孟如娇都死了。还有一个齐健,他们却一点把柄都抓不到。

    魏杰死的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齐健交给魏杰的卵幕杯是真是假?

    孟如娇是什么时候去的魏杰家,又是怎么杀死他的?

    从魏杰家里找到的高仿卵幕杯是谁留下的?

    这些疑问不搞清楚他们就没有办法找到真正的卵幕杯,即使沈泽之现在明明白白的知道卵幕杯就在何朗那里。

    何朗太干净了,到目前为止他和这个案子一点关系都没有。本来沈泽之以为他不惜京馥的名声要搞死苏启,现在看来他根本是小看他了,何朗不但要苏启死还要他身败名裂,任他苏家手眼通天都救不了苏启。按照这个路数,接下里估计网上就要有动静了吧。

    果然,关辛突然说道:“组长,小白你们快来看。”

    沈泽之和纪子越走到关辛身边看她的电脑屏幕,只见一个闪瞎人眼的标题“富二代深夜飙车,持枪射杀一女性”这段新闻不仅有图有真相,甚至还有一段视频。视频时常3分钟,画面刚开始是一段苏启的银白色派车追逐前面红色轿车的景象,然后就是苏启拿着枪把孟如娇一枪爆头的画面。

    纪子越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下苏启完了,这么劲爆的话题就算压都压不住。”

    沈泽之目光沉了沉,他拿了外套就往外走,纪子越看了忙问:“组长,你去哪儿?”

    沈泽之背对着他挥挥手,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沈泽之下楼坐到车里脑子里还是刚才苏启开枪的景象。他发动车子把车开了出去。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就算是帝都这个时候大街上也很少有车。沈泽之没有迟疑,直接把车开到了何朗的家。不,应该说是何朗的住宅之一。

    这里是京平有名的富人区,何朗从商,他在这里有一幢小别墅。沈泽之知道他今晚一定在这里。

    果然,沈泽之的车刚开到何朗别墅外面就看见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车。沈泽之的车停下来,那个人走过来提沈泽之拉开车门。

    沈泽之下车看着他,这个人恭敬的说:“沈先生请。”

    沈泽之看了他一眼走进了大门,别墅里还亮着灯,院子里也有好几个人,他们都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看起来像是保镖一类的人。

    沈泽之走到门前,站在门前的人就给他拉开门请他进去。沈泽之一进门就看见坐在沙发上表情闲适的何朗。这是他和何朗的第一次见面,何朗看起来和苏启差不多大,但是就一眼,沈泽之就知道他比苏强太多了。同样的身份,何朗城府之深哪怕是沈泽之都感到后背发麻。

    他为了给自己三叔一家报仇,筹谋了五年,一步一步算计着苏启,现在就算苏家在平京手眼通天也不可能把苏启救出去,而且弄不好还要跟着吃瓜落。所以苏家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启去死。谁救谁倒霉。

    客厅里的墙上挂着一个液晶显示屏,里面播的正是刚才网上传的那段录像。何朗嘴角翘起,他端起面前茶几上的红酒杯对沈泽之示意:“沈组长,不尝尝吗?”

    沈泽之深深看了他一眼,拿起自己面前的红酒一口喝光了。

    何朗看着他的样子有些可惜的摇摇头:“红酒不是这么喝的,可惜了。”

    沈泽之坐下来看门见山道:“你很高兴?心愿终于达成了?苏启这次绝对不可能翻身了。”

    何朗看了沈泽之一眼笑道:“沈组长说什么?我听不太懂。”

    沈泽之道:“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用的着跟我装吗?拿我们特案组做枪,用起来特顺手吧。”

    何朗轻笑一声,没有说话。

    沈泽之道:“卵幕杯在哪儿。”

    何朗看着他眯起眼睛:“沈组长,话可不能乱说。”

    沈泽之已经没有耐心和他耍心眼了,他站起来道:“这几天应该有个姓姬的人和你接触过了,我只劝你一句,如果他要用什么东西和你交换卵幕杯千万不能答应他。否则你失去的就不仅仅是一对杯子了。”

    何朗的表情沉下来,沈泽之知道姬瑜是他没有想到的。

    沈泽之转身就走,等到他离开后齐健从楼上下来:“朗哥,用不用我去盯着沈泽之。”

    何朗摇头:“不必了,沈泽之不是苏启,你玩不过他。”

    齐健问:“我们下面怎么办?”

    何朗看了他一眼道:“不用担心,他们没有证据。你明天就送唐糖走吧。这是我当初答应你的。”

    齐健笑道:“好的,朗哥。”

    “送走唐糖你就归队吧,把你借出来这么久该让你回去了,要不然有人该找我算账了。”

    齐健点头:“好。”

    何朗有过当兵的经历,特案组的权限不够,所以只能查到这里。其实何朗不但当过兵,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现在还是部队上的人。只不过因为任务需要换了个身份而已。他的确因为三叔一家的事情憋着要搞死苏启,但是搞死苏启这件事只是表面上的,至于真正的原因就是国家机密了。

    沈泽之离开苏启家开着车一路回了自己家。这是他爷爷的给他的房子,一直一来只住着沈泽之一个人。沈泽之心情不好,谁也不想见,但是今天他把钥匙一插|进锁孔里就知道有人开过这扇门。沈泽之下意识用一只手按着腰后面的枪。

    他把门推开,房间里灯火通明,一个男人的背影出现在他视线里。沈泽之拿着枪的手抖了抖,他轻声道:“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