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四案 鬼瓷 05


    纪子越一愣,沈则之的话是什么意思?

    沈泽之接着说道:“你不觉得这个唐唐出现的太巧了吗?”

    纪子越道:“你的意思是,唐糖是特意接近彭立诚的?”

    沈泽之道:“如果换做是你,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哪里会吸引到你?”

    纪子越点头:“现在我们怎么办?彭立诚失踪了,我们从哪里入手查?”

    沈泽之道:“彭立诚消失了,但是他的钱可没有消失,查资金流向。”

    关辛立刻调出彭立诚的账户,不过查到的东西却是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彭立诚账上的一亿多资金少了一点,估计是用来赌博了,还有很大一部分却全部转给了唐糖。而且从彭立诚失踪后,他账户里的资金就一点也没有被动过。

    沈泽之用手指点了点桌面道:“彭立诚十有八九是死了。”

    纪子越道:“彭立诚突然发了横财,现在他手里有一亿资金的事几乎是人尽皆知,有些人要是想向他下手也不奇怪。”

    沈泽之道:“但是能让彭立诚心甘情愿把钱转出去的只有唐糖一个。”

    这时,关辛道:“组长,唐糖回来了。”

    “什么?什么时候?”大家一听都围过去。

    关辛道:“是啊。今晚的航班,明天到平京。”

    纪子越道:“她还敢回来,她是真的什么都没做还是有恃无恐。”

    沈泽之道:“彭立诚现在只是失踪,还没有传出死讯,唐糖这个时候为什么一个人回来?”

    纪子越道:“对啊,她为什么一个人回来。”

    沈泽之道:“我们明天去接机。”

    第二天一大早,沈泽之他们开着车来到机场外面等候,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一个打扮的时尚,身材窈窕的女人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沈泽之向前几步走过去挡住她的去路。女人停下脚步,她摘掉墨镜问:“你们想干什么?”

    沈泽之亮出证|件:“你好,唐小姐,我们是特案组的,需要你配合我们调查一个案子。”

    唐糖的视线在特案组众人连上看了一圈,嘴角微扬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道:“好啊。”

    沈泽之带着唐糖回到特案组,纪子越和沈泽之一起问她。

    纪子越给她倒了一杯咖啡道:“我们这里只有速溶咖啡,小姐凑合一下吧。”

    唐糖道:“没什么不好的,反正咖啡在我合起来都一样,”

    沈泽之问:“唐小姐,你是彭立诚的妻子,你现在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

    唐糖听到沈泽之这么问,她沉默了一下才道:“这也是我回来的原因。“

    “什么意思?”沈泽之问。

    唐糖道:“立诚失踪了。”

    沈泽之问道:“能详细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唐糖道:“我最后一次见立诚是前天凌晨,就是12月4号凌晨,他出门和几个新认识的朋友吃饭,我太累了所以没有去,结果他就再也没回来,我也联系不到他。”

    沈泽之问:“你没有报警吗?”

    唐糖道:“我原本是打算去报警的,但是在我准备报警的时候有个人给我了一张照片。”她从包里掏出照片给沈泽之。

    照片上是彭立诚,他站在两个男人中间,一脸惊恐的样子。照片的背面写着平京两个字。

    纪子越道:“所以你才赶回来了?知道那个给你照片的人长什么样子吗?”

    唐糖摇头:“不知道,这张照片是塞到我包里的,我连什么时候放进来的都不知道。”

    沈泽之道:“只要彭立诚回来,我们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他。”他说道这里又问:“唐小姐,据我所知,彭先生把他账户大部分的资金都给你了。”

    唐糖点头:“我和立诚已经结婚了,他突然有了这么多钱,我不放心,所以只给了他一部分,大部分的钱都有我来保管。立诚之前有很强的赌瘾,我怕他拿钱再去赌就这么做的。立诚也说他不赌了,也同意让我管钱。”

    沈泽之点头:“彭立诚突然得到这么一大笔钱你就不好奇吗?”

    唐糖道:“立诚说是他们家祖传的一对杯子被卖了,所以才有的这些钱。”

    沈泽之道:“今天就到这里吧,你先回去,有彭立诚的消息我们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最近这段时间要小心一点,还有不要离开平京。”

    唐糖站起来道:“好的,我知道了。”

    唐糖离开后,纪子越感叹道:“唐糖和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关辛笑道:“在你的想象中她是不是个拥有天使脸庞,魔鬼身材的大美女?”

    唐糖相貌不错,但是绝不是第一眼就让人惊艳的美女,她是属于小家碧玉的那一种,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纪子越点点头,沈泽之道:“一看纪小白同志就是没有谈过恋爱。唐糖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美女,但是恰好就是这种长相才更容易引起彭立诚的兴趣。你们不觉得这个唐糖就是专门为彭立诚设计的吗?”

    “私人订制?”纪子越道。

    沈泽之断言:“这个唐糖绝对不简单。现在彭立诚失踪了,但是我觉得他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小。对了,关辛,查查最近从澳门到平京的航班,说不定可以查到彭立诚实什么时候回来的。”

    纪子越道:“从照片看彭立诚明显是被胁迫的,他回来应该用的不是真实身份。”

    沈泽之点头:“对。”

    这边正在讨论,桑云清进来了。自从把京馥发现的那三具保安的尸体运回来,桑云清就疯了,她最近在不眠不休的研究那三具尸体。

    桑云清带着浓重的黑眼圈,把手里的报告仍在桌子上。纪子越道:“云清姐你也太拼了吧。”

    沈泽之拿起来实践报告翻开看,他看了几行目光盯着一个词:“瞬间脱水?”

    桑云清道:“是啊,顺见脱水,我试遍了所有的方法都没有办法做到。不知道凶手是怎么做到的。”

    说到这里桑云清忍不住感叹:“现在遇到的尸体一具比一具奇怪。难道凶手都是科学家吗?”

    纪子越下意识的看向沈泽之,沈泽之掩饰的咳嗽一声道:“魏杰那边发现什么了吗?”

    桑云清道:“有发现,魏杰死于氰|化|物中毒。从他嘴角的伤口还有脖子上的淤痕看的出来,是被人强迫惯了毒药。我按照他脖子上淤伤两个指痕之间的距离来测算,这个人的身高应该有一米八所有,身体强壮。再根据他指宽来换算,他应该不胖”

    纪子越道:“这么说起来不就是魏杰车里面的人吗?”

    魏杰和别人合伙偷了卵幕杯,但是接着他就被杀了,那么现在卵幕杯到哪儿去了?

    沈泽之问一直在查监控的戚凯:“监控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戚凯道:“没有,这小子就跟消失了一样,除了拍到他在车里的画面意外,其他什么都没有拍到。”

    沈泽之道:“之前我们推测彭立诚实最有可能偷卵幕杯的人,现在看来似乎不是他。”

    纪子越认同道:“没错,如果是他的话,他现在不可能失踪啊。要是他想甩开唐糖拿着卵幕杯逃走,那就不会转那么多钱给唐糖。”

    沈泽之道:“那么到底是谁在偷那对被杯子呢?”

    关辛道:“这个卵幕杯不被偷都奇怪了,他之前做的噱头太大了,宣传力度太猛,又在拍卖当天拍出了一亿二千万的高价,太让人眼红了好不好。”

    戚凯笑道:“怎么,我们关辛同志也眼红了?”

    关辛道:“如果它是十二万的话,我就买回来给爷爷玩。我爷爷也挺喜欢玩这些东西的。不过他不懂,也就是瞎玩玩。”

    沈泽之道:“如果这么说的话,卵幕杯最有可能已经出手了。”

    纪子越认同道:“没错,这些人都是先找买家在偷东西的。现在杯子丢了三天了,肯定已经出手了。”

    戚凯道:“那怎么办?”

    沈泽之道:“查,通知海关还有几场他们仔细检查,防止杯子流出国外,我们还是按手里的线索一点一点捋捋。”

    这时沈泽之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条短信。他道:“唐糖被苏启的人带走了。”

    纪子越道:“啊?组长那我们怎么办?去救人吗?”

    关辛道:“救什么人啊,你没看见今早苏启的人和我们一起守在机场外面吗?他既然让我们先见到唐糖,就不会对她不利。”

    纪子越道:“他找唐糖干什么?”

    沈泽之道:“既然我们换衣彭立诚偷了他的被子,他自然也能怀疑。我原本以为彭立诚的失踪是他设计的,现在看来不像。”

    纪子越道:“魏杰死了,彭立诚失踪了。我们怀疑的对象都自己跳出来了。”

    纪子越又道:“和魏杰他们一起偷东西的京馥的内鬼到底是谁啊?”

    沈泽之也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先前京馥辞职的五个人经过排查都排除了嫌疑。

    纪子越道:“那京馥里的这个内鬼也太沉得住气了吧。”

    沈泽之道:“他是沉的住气,因为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一点儿怀疑过他。什么人是我们绝对最不会偷杯子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