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小镇疑云 11


    “那么是谁杀了你?”纪子越问道。

    邹百川看着纪子越道:“我也不知道。”

    沈泽之闻言眉毛一皱,邹百川不知道是谁杀了他自己?

    邹百川继续说道:“我还记得那天发生的事情。邵齐被执行死刑,但是百合不相信邵齐会杀人,我也不相信,我们全家都不相信。所以那段时间我们一直想找证据翻案,哪怕邵齐已经死了,我们也要给他一个清白。那天早晨我回家里看父母,中午的时候邻居跑过来告诉我说百合跳楼了。我不相信这件事,早晨我走的时候还去看了她,她还好好的,怎么会一会儿工夫就去自杀呢。我立刻回家去看,等我回去的时候百合已经被送到医院了,她死了。之后我浑浑噩噩的办了百合的葬礼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然后过了一个星期左右,我好像睡的很沉,睡了很久,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鬼了。所以我不知道是谁杀了我,还有我的家人。”

    沈泽之和纪子越对视一眼正准备问什么,忽然沈泽之的手机响了。沈泽之接通电话,是关辛打过来的,之前纪子越让他对比的一张照片又结果了。

    沈泽之和纪子也立刻开车往局里去,邹百川站在门口看了他们好一会儿。

    纪子越开着车,沈泽之用手机上网接受关辛发过来的资料。纪子越把从梁远家发现的那张合影发给关辛,合照上除了梁远之外还有五个男人。关辛一查发现,这五个人正好是现在这个五名受害人的父亲。

    五个人分别是张晓的父亲张晨,梁良的父亲梁学兵,李萍的父亲李小军,钱想想的父亲钱向前和林笑的父亲林军。关辛还发现这五个人都和邵齐认识。

    沈泽之道:“他们和邵齐认识又和梁远认识。这说明了什么?”

    纪子越道:“至少说明了他们五个人参与了这件事。不过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沈泽之转头看他:“什么感觉?”

    纪子越想了想才说:“组长你不觉得奇怪吗?郭嘉怡是受害者,但是邵齐却像这个案子的中心。郭嘉怡反而像一个引子一样,只是引出这件事。”

    沈泽之沉吟道:“没错,是郭嘉怡的死把邵齐引入这件事。而且后面的事情都是围绕邵齐发展的。”

    纪子越道:“可是邵齐身上有什么秘密呢?为什么要把他父母、外公外婆都害死?”

    沈泽之眼神一亮:“或许不是邵齐身上有秘密,而是邹家有什么秘密。”

    纪子越补充道:“或者是邹百川,他说之前他姓邵,而且邹家收·养他的时候他已经八岁了,他已经记得事情了。会不会是他那边的问题。”

    沈泽之点头:“有可能。”

    纪子越道:“我们查查他?”

    沈泽之道:“查,一定要弄清楚二十年前的那个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纪子越和沈泽之回到小镇开始查邹百川的底细。其实这件事情也可以直接问他,但是沈泽之下意识的认为邹百川不可信。

    邹百川被收·养之前的事情很难查,当时他还太小了,谁也不知道他是哪里人。再者他来到邹家半年都不说话,大家险些以为他是哑巴。

    纪子越和沈泽之调出了石狮市四十岁年前的户籍资料,把所有姓邵的资料都整理出来。

    纪子越一边看这些资料一边说:“这里姓邵的人不少啊。”

    沈泽之道:“一个八岁的孩子会在外面流浪多久呢?”

    纪子越道:“五十多年前,那个时候管制很严格的,应该不会流浪很久。估计就是本地的。”

    沈泽之道:“我们只是碰运气。”

    纪子越提议:“如果我们和邹百川合作你说可以吗。”

    沈泽之皱眉,纪子越问道:“你不相信他?”

    沈泽之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邹百川这个人我看不透,和他合作不是不行,但是风险太大。一旦我们合作找到了真凶,他很可能会抢先一步杀人报仇,还很可能杀他的全家。”

    纪子越点头,邹百川已经按耐不住了。他查这件事查了二十年不过才找到五个相关的人,结果他就杀了这五个人的女儿。一旦让他知道谁是二十年前害死他一家老小的凶手肯定灭人家满门报仇。关键的是他还有黑旗令,沈泽之都不能轻易动他。

    纪子越叹气道:“是啊,邹百川太危险了。”

    沈泽之把户籍资料放到桌子上道:“从这里查太慢了。把资料给局里的人查,我们从别的地方入手。”

    纪子越看着他:“从什么地方入手。”

    沈泽之道:“五个受害人的父亲。”

    沈泽之和纪子越立刻开着车去找这个五个人。五个人中前三个人是小镇上的,钱向前和林军家在市里。沈泽之和纪子越先去了住在小镇上的这三个人家里。

    梁学兵是第二名死者梁良的父亲,他们家住在小镇东边的小二楼里。从他们家的房子看就知道他家的条件不错。沈泽之和纪子越按响了门铃。

    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出来开门:“你们是什么人?”

    纪子越把证·件拿出来给她看:“警察。”

    女人看了一眼打开的大门。沈泽之和纪子越跟着他走进去,房间里装修的不错,但是最近没有怎么收拾,看起来有点乱。

    纪子越道:“我们是特案组的,专门为了最近的这个连环杀人案来。我们想和你们了解一下梁良的情况。”

    女人含着眼泪点头:“好的。”

    纪子越便问了一些和案情相关的问题,沈泽之则在这段时间里四处打量着。忽然,他问:“家里就你一个人吗?梁良的父亲呢?”

    女人脸上出现一点怒气:“他出去了。”

    沈泽之接着问:“什么时候出去的,去哪儿了?”

    女人困惑的看了沈泽之一眼,心里有点疑惑,不是查她女儿的案子吗,现在为什么又开始问她丈夫的消息了。但是她不敢不说。女儿惨死,总要有一个交代。

    她道:“他最近老出去,好像是去市里了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沈泽之点点头,他把在梁远家发现的那张合影拿出来给女人看:“你认识照片上的其他人吗?”

    女人看了一眼就道:“认识。这都是我们家学兵的朋友。”

    沈泽之指着梁远问:“这个也是梁学兵的朋友。”

    女人看了看道:“这个人不是,他是亲戚。”

    “亲戚?”纪子越问。

    女人点头:“是啊,就是亲戚,好像是表哥吧。以前年轻的时候还走动呢,后来听说他去南方了就不联系了。”

    纪子越看了沈泽之一眼,沈泽之问:“二十年前有个叫邵齐的年轻人,你认识吗?”

    女人一听邵齐这个名字脸色一变,她警惕的看着沈泽之和纪子越:“不认识,你们问他干什么。”

    纪子越道:“你别紧张。”

    女人看着他们越来越慌,最后实在忍不住了问:“杀我们家良良的人是不是和邵齐有关系?”

    纪子越看着女人问道:“为什么这么问。”

    女人哭出来道:“我就知道,干了坏事肯定是要遭报应的,可是为什么要报应道孩子身上,她才19岁啊。”

    纪子越从茶几上的抽纸盒了拿了几张纸递给女人,说道:“能和我们详细说说这件事吗?”

    女人拿着纸巾擦了擦眼泪才道:“邵齐和我们以前都是朋友,他和郭嘉怡的事情我们都知道。邵齐不可能杀郭嘉怡的。”

    纪子越问:“邵齐为什么不可能杀郭嘉怡?他们感情很好?”

    女人道:“他们感情好是一方面,邵齐那个性格就不像是个会杀人的人。”

    沈泽之问:“这件事和梁学兵有什么关系?”

    女人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郭嘉怡出事那天晚上,邵齐是和学兵还有他们几个人一起出去喝的酒。”

    沈泽之和纪子越对视一眼,沈泽之问道:“后来呢?”

    女人道:“那天开始的时候我也在,我就感觉他们几个都在灌邵齐喝酒,邵齐喝醉之后我们家学兵先送我回的家,然后他又出去了。我不知道他又出去干什么了,但是回来之后他身上弄的脏兮兮的,我发现他情绪不对,问他什么他也不说。”

    沈泽之道:“也就是说,你走的时候邵齐还是和他们在一起的?你走的时候大约几点?”

    女人道:“晚上十点半左右吧。”

    档案里郭嘉怡的死亡时间大致在晚上十一点到十二点之间。从时间上看邵齐也有作案时间,可是梁学兵后面有出去干什么了呢?还有他衣服上又是怎么回事?

    女人接着道:“邵齐被抓之后学兵就一直在家,后来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也从来不说他那天晚上干了什么事情。”

    纪子越和沈泽之听完她的话离开。纪子越道:“要是梁学兵晚上出去遇到了郭嘉怡动了邪念杀了他呢?”

    沈泽之道:“你的意思是梁学兵是凶手?他有这么大本事弄死邹家一家老小,还把事情定死到邵齐身上吗?”

    纪子越摇摇头,梁学兵应该没有这个本事。那么到底谁是凶手,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