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小镇疑云 08


    沈山和邹百合的户籍所在地在狮市的另一个县,因为都是当地人,打听起来很方便。沈泽之和纪子越先是找到了他们户籍所在的派出所,然后根据户籍记录的地址找到了他们以前的家。

    不出沈泽所料,这个地址上的房子已经变成别人的的了,好在他们遇到这一家人以前的邻居。

    纪子越对老年人有天生的亲和力,沈泽之在车里坐了半个小时,纪子越就回来了。邹家的事情也清楚了。邹百合是家里的独女,他的父母很宠爱这个女儿。邹百合的父母是普通的工人,工资不高,但是心地很好。邹百合五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在下班的路上捡到了一个小男孩。那个时候小男孩已经奄奄一息了,邹家人找了医生帮他看好了病。在知道他没有家人之后邹百合的父母就收`养了他。据邹白合父母家的老邻居说,邹家的这个养子比邹百合还大三岁。邹家收`养他之后给他起名邹百川,小名叫小山。

    “沈山。”沈泽之道,他之前就怀疑沈山和这个案子有什么联系。现在已经很清楚了,沈山是邹百合的哥哥,邵齐就是他的外甥。如果郭嘉怡被杀案真的有隐情,那么会回来给她报仇的就只有这个不是从小被邹家收`养的舅舅了。

    纪子越道:“看来当年那个案子真的有问题,但是这个案子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们该从哪里入手?”

    沈泽之道:“从当初的办案人入手,邵齐不是这个郭嘉怡被杀案的真凶,当年的负责人要么就是真的查错了案,要么就是他故意的。从案卷上看,邵齐被拉来当替罪羊的可能性很大。”

    纪子越道:“说到这个,我刚才听邹百合父母家的邻居说,邹百合的父母就是在邵齐出事后突然离开的。”

    沈泽之道:“突然离开?”

    纪子越道:“现在想想这件事也有问题啊。邵齐被执行死刑后邹百合就跳楼自杀了,之后邹百合的父母也突然离开了。而沈山身体好像也有残疾。”

    沈泽之道:“你换衣他们都和郭嘉怡案有关。”

    纪子越想到一种可能,忍不住心里发凉,如果邵齐是被冤枉的,那么邹百合肯定不会自杀,她一定会想办法给儿子昭雪。而邹百合的父母也绝对不会不管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远走他乡。所以邹百合的死和她父母的离开就变的耐人寻味起来。

    纪子越看了沈泽之一眼,他知道沈泽之也和他有相同的怀疑。纪子越只希望自己的怀疑是错的。如果真是按照他猜测的那样的话,那么郭嘉怡被杀案背后的东西简直骇人听闻。

    沈泽之发动车子往小镇上赶,他们已经通知了当年负责郭嘉怡案的警察,现在等他回来才能再进行下一步。

    两个人再次回到小镇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了,梁远在外地,就算最快也得明天回来。沈泽之便没有回办公室而是直接开着车回宾馆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泽之就收到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镇上的公安局大楼昨晚发生火灾,档案室和专门给他们准备的办公室被付之一炬。

    纪子越看着院子里进进出出的救火人员转头看沈泽之。沈泽之皱起眉毛道:“回去吧。”

    由于他们暂时没有办公的地方,两个人又回到了宾馆。

    纪子越一进房间就急急的对沈泽之道:“组长,这绝对不是意外。”

    沈泽之脱掉外套扔到沙发上说:“我也不认为这次火灾是意外。”

    纪子越道:“他们也太有恃无恐了吧,烧了档案室和我们的办公室就是为了毁掉当年的案卷吗?”

    沈泽之脸色一沉立刻拿起手机打给梁远,可惜梁远的手机一直没有人接。纪子越也想到了梁远,他一看沈泽之的表情心就凉了半截,梁远出事了。

    纪子越道:“这也太猖狂了吧,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沈泽之道:“我觉得是狗急跳墙。郭嘉怡的案子是百分之百有问题了。现在梁远联系不上,他可能凶多吉少。我们得从别的地方下手。”

    纪子越问:“什么地方。”

    沈泽之左手的食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沙发的扶手。他道:“从郭嘉怡开始查”

    纪子越有点不明白,他问:“可是郭嘉怡家里已经没有人了在镇上了,她的父母我们现在根本找不到。”

    沈泽之道:“除了父母总会有朋友,有同时。他们烧了档案室和办公室就以为我们没有办法了?”

    纪子越知道沈泽之的意思,凶手烧了办公室和档案室就是想毁掉档案,但是从他们翻出档案的那天晚上,纪子越就给这份档案做了备份。

    纪子越拿出备份的案卷来给沈泽之看,沈泽之找到郭嘉怡的资料。二十年前郭嘉怡出事之前在石狮市钢厂工作。她是干文职的。当时这个钢厂是属于国家的,后来改制变成了股份制企业,但是十年前他已经倒闭了。

    沈泽之吩咐:“让关辛查查这个钢厂的厂长还有当时郭嘉怡部门里的领导和其他几个同事的下落。”

    纪子越道:“你的意思是杀害郭嘉怡的凶手是熟人?”

    沈泽之道:“不仅是郭嘉怡的熟人,还是邵齐的熟人。这个人应该相当不简单,他能把郭嘉怡的死栽赃给邵齐,然后又害邵齐一家家破人亡。这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纪子越点点头,他立刻联系关辛。关辛向来很给力,不到一个小时他就给纪子越几个名字加地址。

    沈泽之首先见的人事郭嘉怡他们办公室的主任。他叫何爱国,今年六十多岁了。他一直生活在在小镇上。

    沈泽之和纪子越按照关辛提供的地址敲响了何爱国家的门。

    来开门的是个老太太,应该是何爱国的爱人。沈泽之他们一亮出身份,老太太就请他们进去了。

    沈泽之和纪之越进门后看见何爱国正架着老花镜看报纸呢,听见人进来他把手里的报纸放下看着他们。

    老太太说了沈泽之和纪子越的身份就去厨房给他们烧水泡茶去了,何爱国请两个人坐下。

    沈泽之和纪子越一看就不是镇子上的人,再加上最近的连环杀人案被传的纷纷扬扬,何爱国对他们的到来倒是没有觉得意外。

    沈泽之道:“何老先生,我们这次来是想向你了解一点情况。”

    何爱国道:“请说。”

    沈泽之道:“郭嘉怡。”

    何爱国脸色一变,当年郭嘉怡被杀那件事给他印象很深刻。但是他没有料到沈泽之他们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他问:“那个案子过去很久了吧,你们现在还要问什么?”

    沈泽之道:“郭嘉怡是二十年被杀的,当年的案子已经结案了,但是我们最近又发现了疑点,所以还有调查一遍。”

    何爱国点点头道:“当年出了那件事我也不相信。邵齐是个挺上进的小伙子,不想是回做那种事的人。”

    沈泽之道:“郭嘉怡和班上的同时关系怎么样?”

    何爱国想了想才说:“小郭是个直脾气人,性格很开朗。但是是那种很很厉害的丫头。”

    沈泽之道:“当时她和同事之间有没有什么矛盾?”

    何爱国皱着眉头想了想:“没有吧。小郭长的漂亮,是我么厂的厂花,没听说她和别人有什么矛盾啊。”

    纪子越忽然问道:“那当年厂里是不是追求她的人很多。”

    何爱国点头:“没错,还几个小伙子都追在她后面。不过她后来和邵齐好了。”

    纪子越道:“那些追求郭嘉怡的人里面有没有那种家里条件特别好,又特别执着的。”

    何爱国道:“这个,我没有注意。小郭和邵齐在一起以后就没有再看见别的男人追她了。”

    沈泽之又问:“郭嘉怡出事前那段时间镇上有没有来陌生人。”

    何爱国点头:“你这么一说群殴就想起来了,那段时间还真来了一个年轻人。好像是挺厉害的,听说是从平京来的,大院里出来的,我那段时间上班的时候见过几次,他和几个镇子上的年轻人总在一起。不过看起来和流氓小混混死的,不是好人。”

    沈泽之问:“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何爱国摇头:“名字就不知道了,我就记得他总是穿着一件海魂衫,身上背着个斜跨的军绿色的书包。”

    沈泽之道:“他是来这里上学的?”

    何爱国一愣,过了好一会儿才点头:“对对,他来这里上学的,就在镇子上的高中上学。”

    问到这里沈泽之心里差不多有数了,他和纪子越就离开了。两个人刚下楼坐到车里,沈泽之的手机就响了。

    纪子越看沈泽之脸色越来越难看,等他挂掉电话后问:“组长,怎么了?”

    沈泽之道:“梁远死了。”

    “啊?”虽然心里有这种猜测,但是真正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纪子越还是很惊讶。他问:“怎么死的?”

    沈泽之道:“死因不确定,不过根据那边反应过来的信息来看,要么是突发疾病,就是自杀了吧。”

    纪子越长长呼出一口气无力的靠在椅子背上,真是查到哪问,线索就断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