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小镇疑云 04


    这边,沈泽之正在为这件莫名其妙的凶杀案感到无措的时候,小镇上却发生了一件让特案组众人更加措手不及的情况。

    沈泽之不可思议道:“小镇惊现鬼影?这是什么标题。”沈泽之看着手里的报纸道。

    纪子越也看到这张报纸了,而这篇“小镇惊现鬼影”的标题更是占了个半个版面。纪子越道:“报道上说没出现一个死者之前,都有人看到了穿红裙子的神秘女人。”

    沈泽之皱眉:“为什么他们做的前期调查一点儿也没有提到。”

    纪子越道:“这件事我已经问过来,他们觉得目击者说的事情不可信所有就没有做笔录。”

    沈泽之脸沉下来,纪子越也觉得这件事挺无奈的,这些检查连基本的办案素养都没有。就应为目击者说的话太过匪夷所思,就不把他们的话当做证词,甚至出现了好几次这样的声音他却完全没有重视起来。

    沈泽之沉默了一会儿道:“所有的前期工作都要重新做,还是按照之前的分配。戚凯和赵老师辛苦一点。”

    赵继勇笑道:“好。”

    沈泽之看着纪子越道:“我们得见见那个目击者。”

    正在这时,桑云清拿着尸检报告进来了,沈泽之立刻问:“结果是什么?”

    桑云清道:“其他的死者的尸检结论和原来的一致。没有什么新发现。第五名死者,也就是林笑的尸检结果也出来了,她死亡之前没有使用过任何药物。”

    沈泽之道:“也就是说她从楼上往下跳的时候意识是完全清新的?”

    桑云清道:“没错,而且我还调差了一下她的医疗史,她没有任何心理方面的疾病。身体也很健康。从我的角度看,找不到林笑任何他杀的迹象。”

    纪子越道:“所以云清姐的结论是,自杀。”

    桑云清点点头。

    纪子越靠到椅子背上低声道:“难道林笑的死真的和这起连环杀人案没有关系?只是个巧合?”

    沈泽之道:“先别急着下结论。林笑也许是自己从医院的楼上跳下来的,我们也得找到她从跳楼的原因。”

    纪子越苦恼道:“从我们的调差结果来看,林笑完全没有自杀的理由。家庭和睦,工作顺利,爱情顺心。她为什么要自杀?”

    沈泽之道:“也许找到林笑自杀的原因,我们这个案子就破了。”

    桑云清道:“所以组长还是认为林笑的死和前四起案件有关?”

    沈泽之道:“对。”他看着桑云清道:“你再说说前四起案子的尸检结果吧。”

    桑云清道:“第一名死者的死亡原因是失血过多。死者被刺中颈动脉,凶器是很常见的水果刀。”

    沈泽之翻开案卷拿出一张照片问:“就是这把刀?”

    桑云清点头:“没错,已经做过伤口比对,凶器就是这把刀。”

    沈泽之道:“这把道是死者自己买的,而且刀上只有死者一个人的指纹。”

    桑云清皱眉。

    沈泽之接着问道:“死者的大致死亡时间是?”

    桑云清道:“9月3号凌晨一点钟到凌晨两点之间。”

    沈泽之道:“第一名死者叫张晓,她是个中学的英语老师。她死亡的地点就是学校后面,她居住的那个小区的附近。但是有一点很可疑。张晓暂时和父母住在一起,一个22岁的女孩子,凌晨一点的时候为什么会在外面?”

    戚凯道:“我们去张晓家了解情况的时候也问到这个问题。根据张晓的母亲说,张晓那天晚上是按时下班回家的,他们也不知道张晓为什么半夜会出门。”

    沈泽之道:“张晓还没有男朋友,交际圈子也很简单,他没有一个朋友是那种半夜还会出去玩的人。为什么她那个晚上一定要出去,她出去和谁见面?”

    戚凯道:“或许那天晚上和她见面的人就是凶手。凶手是张晓认识的人?”

    沈泽之摇头:“不可能。如果凶手和张晓认识,那么他一定和其他几名死者也认识,否则不可能下这么大的工夫杀这几个女孩。但是几名死者的交际圈没有交际。”

    纪子越疑惑:“张晓不可能半夜出去见一个不认识的人吧。或许是这样,凶手并不是张晓朋友圈里的人,他是最近才出现在张晓的生活中,而且他就是带着目的来的。那天晚上他要挟张晓出门,然后杀了她。”

    沈泽孩子沉吟:“倒是有这种可能,但是这些女孩会有什么把柄在其他人手里呢?”

    几个人都陷入沉默当中,只是桑云清拿着几张晓伤口的照片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忽然她出声道:“组长,我有个猜测。”

    沈泽之看她:“什么?”

    桑云清犹豫了一下道:“张晓的伤口看起来很像是……她自己造成的。”

    桑云清的话一说出出来,大家都震惊了。纪子越道:“云清姐,你是说张晓是自己用刀隔断了自己的颈动脉?这不大可能吧。”

    桑云清道:“按照常理来说这很难做到。要割破自己的颈动脉不是那么容易的,那需要力气还有勇气。而张晓的伤口干净利索,一刀就把颈动脉完全隔断了,一点犹豫都没有。这完全不像是自杀会有的伤口。而且张晓本身不是学医的,她自己根本不可能知道用多大的力气可以一下子隔断血管。而且她很可能连颈动脉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有不知道。你们看张晓脖子上的伤口,创口很小,位置找的很精确。一刀毙命,下手又准又狠。除了受过专业训练的,一般人根本做不到。”

    沈泽之道:“也就是说,张晓的伤口看起来是自己弄的,但是根据她的条件又完全弄不出这么漂亮的伤口。”

    纪子也问:“什么意思。”

    桑云清解释:“意思就是说,从专业方面讲,张晓脖子上的伤口很可能是自己弄的,但是分析一下,又不可能。”

    纪子越道:“所以,张晓也可能是自杀的?”

    沈泽之眉头一挑:“云清,你回去重新做几名死者的伤口鉴定,我要的是结论,你用你的专业知识做出来的最专业的判断。不要考虑其他因素。”

    桑云清站起来道:“好。”她说完转身离开了。同时戚凯和赵继勇也去查线索了,办公室里只剩下沈泽之、纪子越和关辛。

    纪子越看着沈泽之沉思的样子问:“组长,你是不是有什么猜测了?”

    沈泽之道:“是,我有个不太好的猜测。”

    纪子越道:“你怀疑他们的死都是自杀?”

    沈泽之沉默了一会儿道:“我不知道,这个等云清的时间报告出来才能确定。不过,这正是我最担心的一种可能性。”

    “为什么?”纪子越看着他问。

    沈泽之道:“你说,什么人可能让五个完全没有交际的女孩子在一个月的时间内相继自杀?”

    纪子越想了一下:“摇头,我想象不到。不过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讲原因动机吧。他这做的动机是什么呢?五名死者之间完全没有联系。”

    沈泽之道:“是啊,他的动机是什么呢?”

    这时,关辛说:“组长,报道里的那个知情人已经查出来了。”

    沈泽之问:“他们资料查了吗?”

    关辛道:“查了,知情人只有一个。”

    沈泽之眉毛一皱:“只有一个?”

    关辛点头:“是,只有一个,那个记者是这么跟我说的。”

    沈泽之站起来道:“把他的地址给我,我和子越去看看。”

    沈泽之和纪子越拿到地址后立刻开车过去。根据地址他们找到了那名知情者的家。知情者名字叫沈山,男性,年龄60岁。这都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他的眼睛现在处于半失明状态。

    沈山的家在小镇的边缘,他住在一栋看起来很有年头的房子里面。沈泽之和纪子越走过去敲门,过了好半天才有一个人过来开门。

    院子的门一开,沈泽之和纪子越眼睛里面都闪过一丝惊讶。一个看起来很干瘪的小老头,他的头发花白,脸上皱皱巴巴的全是皱纹。在看他的眼睛,虽然是睁着的,但是却有很明显的白色阴翳。纪子越转头看沈泽之:白内障?沈泽之冲他点点头。

    “你们找谁?”沈山用低哑的嗓音问。

    沈泽之道:“我们找沈山沈大爷。”

    沈山侧耳听着他的话,沈泽之说完话好半天沈山才道:“我就是。你们是什么人?”

    沈泽之道:“我们是警察,找您了解一点情况。”

    沈山听罢嘲讽的一笑:“你们不是不相信我的话吗?现在又来问什么?”

    纪子越看了沈泽之一眼道:“沈大爷,你也想早点破案子是不是。毕竟有个杀人犯在外面逃窜,大家都不安全。”

    沈山冷哼了一声道:“进来吧。”

    沈在遏制和纪子越跟着沈山走进院子里,一走进这里沈泽之就发现沈山的境况很不好,他的院子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子,最多的就是各种饮料瓶子。看来沈山就是靠着卖破烂为生的。

    沈山手里拿着一根探路的木棍摸索着走到放在院墙边上的椅子上旁坐下道:“你们自己找地方坐吧。”

    沈泽之和纪子越从院子里拿过来两个小板凳坐到沈山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