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二案 古村秘事 24


    沈泽之走到山洞外面,他抬头看,头顶之上是一片清澈的湖水。沈泽之抬头看着湖水之下那无形的屏障。忽然隔绝着湖水和这湖底世界的无形结界像是碎掉的玻璃一样出现许多道裂纹,接着乒的一声,结界碎成无数随便,湖水瞬间倾泻下来。在湖水就要碰到沈泽之的一瞬间,他身体周围出现一圈青色的光晕把他和湖水隔开。与此同时,他身后的山洞却像是碰到水的画一样晕开了,很快就在湖水中化为虚无。

    沈泽之冷眼看着一切,青色的光晕托着他快速的向上浮上去,等到他从水中出来,青色的光晕立刻消失了,但是沈泽之的脚却稳稳地踩在水面上。他体内有龙珠,属于半个龙族,至此,沈泽之可以在水中与陆地无异。

    此时,天际上挂着一轮明月,银色的月亮倒影在湖水中真正是难得一见的秀美景色。沈泽之看后山,之间那里的魔气似乎暗淡了不少,而山上的魔物都躁动不安。就在这时,姚纤纤出现在湖边,而她的身后跟着焦大宏和纪子越。

    沈泽之踩着水面走过去,他先上下看看纪子越问:“没事吧?”

    纪子越微笑着摇头。沈泽之看着他们三个人,大家一起露出微笑来。

    这一切本来就是沈泽之的计划。他早就发现了焦家村的种种不同寻常,但是因为背后黑手,也就是姬瑜迟迟没有出现,他只能等。但是等老倔头和英子的丧事结束他仍然没有出现,沈泽之已经没有耐心等了。他和纪子越一起来湖边,从纪子越受到攻击到他被姬瑜抓走都是提前算计好的。

    姬瑜太谨慎了,沈泽之必须漏一个破绽他,姬瑜才敢开始他后面的计划。于是纪子越便顺理成章的被他抓走,沈泽之收到胁迫和他下水,而姬瑜要下湖底拿砥厄肯定是不能亲自看着纪子越,他只能把纪子越交给别人。而姚纤纤和焦大宏早就暗中盯着他么,等到纪子越掉进水里又被送出来,翠儿出现要抓住他的时候姚纤纤出手了。

    要是平时姚纤纤肯定不是催儿的对手,但是沈泽之早就料翠儿是姬瑜的人,所以他给姚纤纤一道佛咒,专门克制魔物。翠儿猝不及防之下被姚纤纤打伤,她负伤逃走,姚纤纤和焦大宏顺利的救走了纪子越。

    所以,从一开始姬瑜手里唯一的把柄根本就不存在。沈泽之之所以配合他不过是将计就计看看他想干什么。不过后来遇到炎洄是他没有料到的,沈泽之更加没有料到炎洄会把龙珠给他,还有第二块砥厄的碎片。

    纪子越看着沈泽之的样子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按照他的计划进行了,他问:“组长,焦瑜舟抓住了吗?”

    沈泽之摇头:“没有,让他逃了。”

    纪子越、姚纤纤和焦大宏都面露急色,焦瑜舟,就是姬瑜,他可不是等闲之辈,要是被他逃了,后面肯定还有大·麻烦。

    纪子越问:“逃了?那我们抓他吗?”

    沈泽之道:“他先不着急。估计这个时候他早已经离开焦家村了,我们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纪子越:“什么事?”

    沈泽之道:“后山上的魔物,还就焦家村。”

    后山上的魔物纪子越是知道的,但是后面的焦家村他就不明白了。

    沈泽之没有解释,而是示意他看焦大宏。姚纤纤和纪子越一起去看焦大宏,姚纤纤惊叫一声,焦大宏的身体竟然变得有些透明。

    姚纤纤脸色都变了,焦大宏这个样子她太熟悉不过了,焦大宏根本不是活人。他是鬼。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姚纤纤抖着嘴唇问。

    沈泽之道:“就是你看到的样子,焦大宏就焦衍之,他的魂魄从来没有离开焦家村。”

    姚纤纤:“可是之前我为什么一点都感觉不到他是鬼,他……”后面的话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为什么焦大宏是鬼身上却有三处阳火,为什么他是焦衍之却不记得他们之间的事情了?

    纪子越问:“怎么会这样。”他说道这里猛的一怔,焦家村?

    沈泽之冲他点点头:“没错,整个焦家村除了老倔头、死之前的翠儿、焦虹洲和英子,没有一个是活人。”

    纪子越喃喃道:“这怎么可能呢?”

    沈泽之道:“我之前就觉得这里不对劲,这里的生死界限太淡了。后来我发现鬼差也进不来焦家村,这里俨然被隔离在三界之外了,没有轮回,没有生死,哪来的活人呢?不过说起来这件事还是你提醒的我。”

    “我?”纪子越惊讶。

    沈泽之点头:“是,你那个时候问我,要是鬼差都进不来,那村里的新生儿是怎么来的。我才想通了其中的蹊跷。又加上我发现村里里面有很多鬼魂再徘徊这才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纪子越问道:“那老倔头一家怎么会是活人呢?”

    沈泽之道:“老倔头很可能就是焦家村最后一个活着的人,而翠儿又机缘巧合之下走进结界里面,所以他们一家都是活人。但是焦家村气场太诡异了,翠儿还是病了,等到翠儿死后,老倔头也发现了焦家村的秘密,所以他才让儿子赶紧离开焦家村。”

    纪之越道:“因为焦虹洲是翠儿的儿子,所以他才能自由的进出结界?那么焦瑜舟呢?他是怎么回事?”

    沈泽之把焦瑜舟是西周武王姬供的儿子姬瑜这件事说了一遍,纪子越听的目瞪口呆,没想到这件事居然还有这样的神展开。

    沈泽之解释完这些,纪子越问:“现在怎么办?”

    沈泽之道:“焦家村的结界应该是当年少司命设下的,就是为了保护砥厄。现在护玉神龙已死,砥厄也不在原位,结界就要破了。不过少司命一定设了其他的法术来应对这里发生的情况,估计焦家村很快就要不存在了。”

    不存在?姚纤纤一惊。他看着焦大宏着急道:“那衍之怎么办?”

    沈泽之皱着眉头看着焦大宏没有说话。姚纤纤着急的眼泪都下来了,他们夫妻二人已经分开了几百年,现在眼看着可以团聚了偏偏又是这种情况。

    这个时候焦大宏反而不着急了,他这些天和姚纤纤在一起已经慢慢想起之前的事情了,他安慰姚纤纤道:“这些都是命数,你不要强求。”

    姚纤纤看着焦大宏眼泪使劲儿往下流,偏偏又一句话说不出来。

    沈泽之叹口气道:“之前给你的符还在吗?”

    焦大宏从衣服拿出来那张符道:“在。”

    沈泽之道:“你和姚纤纤都进来吧,我把你们带出去然后请鬼差送你们去轮回。至于你们下辈子还能不能做夫妻单看你们的造化了。”

    姚纤纤和焦大宏喜出望外。

    正在这时,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滚滚的雷声从远处响起来。沈泽之立刻到:“我们快走。结界要塌了。”

    两人两鬼快速的往村子里跑过去,村子已经变了样子,原本正常的房子现在都破旧的像是很久没有人住过的样子。只有老倔头的家是新的。沈泽之他们跑到老倔头家里的时候焦虹洲正着急的看着外面。

    他看见沈泽之他们过来着急的上前问:“这是怎么了?我听着这雷声不对劲啊。”

    沈泽之道:“快去拿你的东西,我们得赶快走。”

    焦虹洲一看沈泽之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立刻回到屋子里,看了一圈最终只拿了老倔头和英子的遗像出来。沈泽之让他们几个立刻上车,焦大宏和姚纤纤也躲进符里面了。沈泽之一脚油门车就从院子里狂飙出去。这是雷声已经到了焦家村。一道道雷从天上劈下来,每一道都打在后山上,一时间后山鬼哭狼嚎。

    焦虹洲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吓得在车里头都不敢回。就是纪子越也紧张的看着外面。车子里只有沈泽之一个人显得镇定一点。

    这是天罚,二千年前,从少司命在这里设下结界就预料到这一天了,焦家村都是周朝的遗民,可是他们只能终生留在结界里,慢慢死去,而且死了也不自知。这个时候,沈泽之忽然不知道少司命到底是仁慈还是残忍。天罚过后,结界被毁,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会消失。

    沈泽之想,大司命和少司命明明是神,偏偏要留在周朝王庭这么多年,甚至待周室灭亡之后他们还要帮助姬氏把砥厄的秘密保存起来。可见大命和少司命也不见得是心甘情愿做这件事的。

    车子开到村口的时候,发现结界果然快消失了,沈泽之把油门踩到底,车子瞬间离开结界。就在车子离开焦家村结界的一瞬间,结界崩塌。最后一道雷劈下来,后山整个塌了,山石倾泻而下把村庄埋了起来。而后又是倾盆大雨,山石和泥土变成了泥石流把焦家村的一切掩埋了了起来。

    沈泽之把车开到高出后停下来,焦虹洲从车里看着变成一片泥海的焦家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焦家村从这个刻从世上消失了,与它一起消失的还有二千年前周王朝的秘密……

    沈泽之伸手握了一下脖子上的青骨玉道:“我们走吧。”几个人上车,车子飞速消失在山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