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二案 古村秘事 22


    沈泽之不在意的说:“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做到了,到了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

    焦瑜舟道:“别和我耍小聪明,要是你真的杀掉了湖底的护玉神兽,你怎么可能活着上来。”

    沈泽之看着他,似笑非笑。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焦瑜舟索性一股脑的说出来:“湖底有一个结界,结界里面就放着那块玉。只是在结界里还有护玉神兽,就是神龙。结界和神龙本事一体。如果你真的杀了神龙结界一定会坍塌。构成结界的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

    沈泽之想起那种黑色的粘稠的泥,摇头。

    “那是息壤。”焦瑜舟道。

    沈泽之想了想说:“晋人郭璞的《山海经注》中讲:‘息壤者,言土自长息无限,故可以塞洪水也。’传说息壤是一种可以不停生长的土壤,所以可以用来治理洪水。”

    焦瑜舟点头:“没错。我之前就说过,这湖底的泉水是天下至阴之水。你知道什么叫天下至阴之水吗?”

    沈泽之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焦瑜舟道:“地府中有黄泉路和忘川。黄泉路上引亡魂,忘川河畔定阴阳。忘川河水就是天下至阴之水。因为忘川中的水全是不能投胎轮回的冤魂,他们怨气凝聚不散,久而久之就成了忘川,忘川鸿毛不浮,所以普通人下去是没有能活着上来的。之所以让你去,你是夺舍而生,生人为生,亡者为魂。他们不能分辨你是人还是鬼。而息壤,说它遇水而生,生生不息其实也不完全正确。他只是遇到忘川水才会这样。”

    沈泽之冷笑:“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活着出来。就算我进到了结界里杀了护玉神龙,结界上方的息壤就会掉下来把我埋在息壤中。息壤之所以遇忘川水生生不息就是因为它克制的其实是鬼魂。”

    焦瑜舟道:“就是这样。”

    沈泽之冷冷道:“纪子越呢?”

    焦瑜舟道:“你没有做到我说的事情,你说纪子越会怎么样呢?”

    沈泽之定定看了他一会儿笑道:“你根本伤不了纪子越吧。”

    焦瑜舟眉毛一皱:“你是什么意思。”

    沈泽之道:“纪子越身上带着一颗菩提子,你的手段对他没有用处。”

    焦瑜舟道:“你早就料到了?”

    沈泽之道:“料到什么?料到你会算计我?你早就觊觎我身上的青骨玉了,怎么可能放我一条生路。可是青骨玉已经认主,就算你强抢过去也没用,所以你想杀了我让后再拿到青骨玉。你真是聪明。想了这么多法子把我引过来,就是想让我和护玉神兽两败俱伤,你好渔翁得利吧。焦村长。”

    焦瑜舟眼睛猛的瞪大。

    沈泽之挑眉:“我认出你你觉得很奇怪吗?焦瑜舟,焦村长都是你吧。从我们进村开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村子里的事情发展似乎就是按照我的想法进行的。”

    焦瑜舟闻言一笑:“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泽之道:“事情的确是按照你的计划经行的,可是你没有算到一件事。三个追着你的警察来到焦家村的时候无意间破坏了封住姚纤纤的符咒。姚纤纤出来后杀人泄愤,却恰好杀了假扮老倔头的你。可是,同一天,翠儿下山杀了真正的老倔头。所以哪一天老倔头死了两次。我想了很久才想到这是怎么一回事。”

    焦瑜舟哈哈大笑:“不错不错,沈泽之果然名不虚传。”

    沈泽之道:“焦瑜舟这个名字是假的,村长也是假扮的,所以他的话根本不能相信。之前村长和我说过的关于焦瑜舟的事情,这些事情统统都是你编的吧。目的就是让我对焦瑜舟产生好奇,然后引我来这里。”

    焦瑜舟道:“你说的没错。”

    沈泽之脸色一凛问道:“真正的村长呢?”

    焦瑜舟看着他道:“你想不到吗?”

    沈泽之道:“你杀了他。还有英子,她是发现了你的秘密,所以你才杀掉她的吧。老倔头的死是你意料之外的,你自己也不能确定老倔头是被姚纤纤杀死的还是别人,白天的时候你没有办法检查尸体,所以只有晚上去。当夜英子和她丈夫家的人一起守灵,你找人引来了英子的丈夫大成,又弄晕了英子。但是你没想到英子半途中竟然醒了过来。情急之下你只能杀她灭口,可是你怕我们发现英子真正的死因,就弄出她被吓死的假象。企图引开我们的视线。”

    焦瑜舟道:“看来我做的还不够天衣无缝,你还是看出来了。”

    沈泽之道:“湖水中的蛟是你的手笔吧。你绝对不是看起来或者你说的那么大年纪。焦家村的人身份特殊,他们是周朝的遗民,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就是为了守护这里的一块砥厄碎片。你是什么时候来的焦家村,又是怎么发现砥厄的秘密的?”

    焦瑜舟道:“你这么聪明,你想不到吗?”

    沈泽之道:“我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知道周朝的事情。”

    焦瑜舟感叹:“沈泽之,你果然不简单。既然已经到了现在,我就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大周八百年,却一代代衰弱,终于被秦国灭亡。大周的最后一位皇帝周赧王姬延,他在位的时候大周分裂为东西周,周赧王是东周的君主。而西周的王是周武王姬供,他是我的父亲。”

    沈泽之问:“你是姬供的庶子?”

    焦瑜舟道:“是,我是他的庶子姬瑜。当时太子死了,姬供听信大臣的建议最终选择了公子咎为王。我知道大周的气数以尽就离开了。”

    沈泽之道:“这么说你活了几千年了,你已经可以长生不老了,何必还要砥厄?”

    焦瑜舟道:“我不算长生。我修炼法术让灵魂永存于世,可是凡人的身体却总是承载不了我的灵魂。所以我不算是真正的长生。”

    “夺舍。”沈泽之道:“原来你是夺舍而生。”

    焦瑜舟道:“也算是夺舍吧。所以我知道大周所有的秘密,因为我就是大周的皇族。砥厄本来就是我们姬家的东西。我拿回来也没有什么不对。”

    沈泽之听完后正色道:“就算你是周朝的皇族,可是你夺舍而生已经有违天道。现在就算要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可是你该算计那么多人命。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姬瑜点头道:“的确没什么用。不过有一句话不该你说,夺舍而生有违天道,你自己不就是夺舍而生,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沈泽之道:“没错,我是夺舍而生,现在我已经受到了惩罚。”

    “惩罚?”姬瑜嗤笑一声:“你所谓的惩罚就是拥有无尽的生命?”

    沈泽之道:“无尽的生命,我连忘川都下得去,我哪里来的无尽的生命。”

    姬瑜看着沈泽之,沈泽之才是正真幸运的人。别人夺舍而生不仅要担心被人发现,还要过一段时间久要寻找新的身体。而沈泽之因为夺舍在刚出生的时候。这个时机简直是千百年来难得的好时机。他现在阴阳同属,就算神仙也没有他那么逍遥。可是沈泽之却说这是惩罚。姬瑜心里满上一股杀欲。

    沈泽之全身戒备的看着他,他把纯钧宝剑横在身前。姬瑜看了一眼纯钧道:“欧冶子铸的剑唯有纯钧最有正气,可惜它却不能为我所用。”

    沈泽之道:“你一身戾气,这世界上凡是带点正气的武器你都用不了。”

    祭瑜周围身边升腾起淡淡的黑色雾气,他的双目发红,脖子上露出来的皮肤露出黑青色的鳞片。

    沈泽之眼神一变,原来他才是湖水中的那只魔蛟。看来后山魔气四溢就是因为他了。姬瑜道:“沈泽之,是你先不识好歹,现在我只能杀了你。”

    沈泽之冷笑:“杀我,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狂妄!”姬瑜道,他说着腾空而起,身上的衣服被撕裂掉了下来,沈泽之抬头一看,就见半空中有一条似龙的黑蛟。它现在看起来比那些时候从湖水中出来的时候小了许多,看来他的本体就是这个样子。没想到姬瑜真有龙气,可惜当时周朝的气数已尽,周室又死守礼仪不肯立庶子为太子,不然这个祭瑜或许还能让周朝的历史再延长几十年。

    那黑蛟在本空中冲着沈泽之大吼一声,它的声音和龙吟有些相似,只是龙吟是低沉清冽的,而它的声音却有些尖锐。黑蛟一声过后立刻挥过来一爪,三道银光闪过,沈泽之立刻用纯钧去挡。就听到乒乒乒三声金属碰撞的声音。

    沈泽之心里一惊,没想到姬瑜这么厉害,当下不敢再轻视它。黑蛟见一击不中,几乎没有给沈泽之反应的时间,一条巨尾甩了过来,沈泽之俯身一滚才堪堪躲开。那巨大的蛟尾砸到地面上,环形的平台立刻被砸塌了一块,石块霹雳巴拉的碎裂开来。这一次沈泽之的脸色都白了。从认识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到现在,他第一次遇到这么厉害的对手。

    灰尘还没有落下去,一直狰狞的蛟爪已经爪到了沈泽之身前,他拿着纯钧横着挡住那只爪子,但是黑蛟的力气却比他大的太多,沈泽之被推的连连后退,知道退到身后的石壁上退无可退。

    眼看爪子上尖锐的指甲就要刺到他的胸膛,而平时保护他的青骨玉却丝毫没有反应,情急之下沈泽之把纯钧向外滑下去,就见剑身和爪子接触的地方爆出一路火花,沈泽之趁这个机会一矮身子从蛟爪之下逃了出去,但是他小看了蛟爪的灵活度,还没等他转过身体,就感到肩头一疼,爪子上的指甲把他的肩膀画出三道血淋淋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