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二案 古村秘事 18


    本来丧事办完后还有酒席的,但是老倔头家的丧事属于意外,父亲和女儿一起办丧事很不吉利。再加上村里最近又总有事情发生,所以酒席就免了,焦虹洲请了几个女人帮忙做了一桌菜给来帮忙的人吃也就算完了。

    沈泽之和纪子越看完了老倔头的丧事就去村长家里。他们必须要弄清楚焦瑜舟和焦家村到底是什么关系。沈泽之一点都不相信村长的话,村长绝对认识焦瑜舟。看焦瑜舟之前处心积虑的布置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道村长家后,村长对沈泽之和纪子越的到来没有感到奇怪。从纪子越离开再回来他就知道纪子越肯定是出去查什么去了。就算之前他不知道沈泽之的身份,现在也猜出来了。

    村长让他们进来直截了当的问沈泽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沈泽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您猜呢?”

    村长摆摆手道:“我没那个工夫猜,不过看也看的出来。”他看了纪子越腰部一眼道:“你们是警察吧。”

    沈泽之到现在也不用瞒着了,他爽快的承认:“是。我们是来查市局刑侦队吴亮、王强和张远三名警察的失踪案来的。”

    村长道:“那你们就找错地方了,他们没来过我们村儿?”

    沈泽之道:“我们既然来这里了就肯定是得到了线索。而且。”他意味深长的说:“一般人就算想进来也进不来吧。”

    村长看了沈泽之半天轻嗤道:“没有想到现在的警察还有这种本事。”

    沈泽之道:“我们用不着打哑谜了,我知道他们三个已经是死了。不过我今天来不是为这件事。”

    村长问:“那你是为什么事来的?”

    沈泽之道:“我是为了焦瑜舟来的。”

    “焦瑜舟?”村长皱着眉头道:“不认识,没听说过。”

    沈泽之轻笑一声谁:“就是你看见提这个手提包上山的那个男人。”

    “哦。”村长面不改色:“他啊,不认识。”

    沈泽之知道村长这是在和他兜圈子,他道:“之前我们约定,我帮你解决姚纤纤,你告诉我一个秘密。现在我想知道焦瑜舟和焦家村有什么关系。”

    村长瞪着他:“我是说过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是我没说这个秘密是什么是由你决定的。”

    沈泽之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就算不告诉我焦瑜舟和你们焦家村的关系我迟早也查的出来,而且你还得告诉我另外一个秘密。千万不要试图骗我,你知道你骗不了我的。”

    村长恨恨的看着他。沈泽之又道:“我的提议很合算不是吗?你现在只要告诉我焦瑜舟和你们焦家村的关系,我们之间所有的事情一笔勾销。”

    村长想了想道:“好吧。焦瑜舟是焦家村的人。他是第一个走出焦家村的人。”

    纪子越看沈泽之,焦家村第一个出去的人不是焦衍之吗?

    村长显然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他解释道:“焦衍之的事情太早了,我说的是现在的事情。焦瑜舟年纪比我还大。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他和村里的族长发生过一次争吵,然后就离开了,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直到不久前,他又回来了。”

    纪子越道:“你之前说过那个人看起来三四十岁的样子,他怎么会年龄比你还大?”

    村长没好气道:“我怎么知道,他就是年纪比我大,我估计他可能就是看着年轻吧。”

    沈泽之问:“除此之外呢?”

    村长道:“他的事情我也是听村里老人说的,他是我们村里为数不多读过书的人。而且是去外面读过书。大家都说他是离开焦家村变坏了。他读书回来后就一直闭门不出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后来慢慢有人发现他晚上会去后山,去圣潭。村里的长辈因为这件事找过他一次,他不承认。后山泰危险了,村里的人一般是不敢上去的。至于圣潭,那是我们村的圣地。闲杂人等自然不能随便去。再后来他去后山之后被族长堵个正着,族长斥责了他,他一起之下就走了。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沈泽之问:“他走的时候多大年纪。”

    村长想了想:“应该而是多岁吧。”说完他绷起脸来:“你想知道的东西我已经告诉你了,你们走吧。”

    沈泽之和纪子越站起来道:“好。”两个人很爽快的离开了。

    村长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眼神闪了闪。

    外面,纪子越问沈泽之:“村长的话可信吗?”

    沈泽之道:“差不多吧。”

    纪子越道:“焦瑜舟走的时候二十多岁,村长说焦瑜舟比他还大。村长今年六十多岁吧。那么焦瑜舟至少要比六十岁大。可是我查的资料上有他的照片,他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不到四十岁的样子。他是怎么做到的。”

    沈泽之摇摇头,纪子越猜测道:“会不会是和焦家村有关,他之前发现了焦家村的秘密,这个秘密也许就是可以让人长生不老或者延缓衰老。他以为自己可以不老,但是出去这么多年后他发现他还是在变老,只不过速度变慢了。所以这一次他又回来了。”

    沈泽之接着道:“焦虹洲说老倔头和他说过村里有一样东西是大家都觉得是宝贝的东西。焦瑜舟会不会就是来拿这样的东西的。”

    纪子越道:“什么东西可以让人长生不老呢?”

    沈泽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挂的一小块玉佩,他想起褚荀曾今和他说过的关于古玉砥厄的传说。青骨玉就是古玉砥厄上的一块,会不会焦家村也有一块砥厄的碎片呢。

    纪子越看着沈泽之若有所思的表情问:“组长,你在想什么呢?”

    沈泽之回神看他道:“没什么。”

    纪子越问:“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沈泽之道:“我们用最直接的办法。”

    纪子越好奇的问:“什么办法?”

    沈泽之微微一笑:“去后山找焦瑜舟。”

    纪子越看着后山有点担心:“我们找得到焦瑜舟吗?”

    沈泽之道:“如果焦瑜舟真的是被困在后山里面了,那我只要去了他一定会想办法让我道他。”

    纪子越道:“可是他想利用你。”

    沈泽之道:“等我们找到他利用不利用就不是他说了算的。”

    纪子越闻言点点头,问:“我们什么时候去?”

    沈泽之道:“这件事不急,我们要先弄清楚湖里面有什么古怪。”

    纪子越想起沈泽之之前和他说的话,他好奇道:“村子后面的湖里真的有龙?”

    沈泽之点头:“你回来的那天晚上我看见了一条黑龙。”

    纪子越可惜道:“可惜我晕过去了,不然还能看一看。”

    沈泽之失笑,纪子越这个人有的时候就是挺无谓的。遇到这种事情一般人都是害怕,他反而好奇多一点。不过他的这种性格的确挺适合做警察。

    沈泽之道:“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纪子越道:“好。”

    现在正是夕阳西下,两个人边走边聊,没一会儿就到了湖边,这时太阳正好落下山,山边都被镀上了一层金光。

    纪子越看着平静的湖面问:“我们怎么引它出来。”

    沈泽之道:“先等等看,这东西白天好像从来不出来。等月亮升起来之后,我们想办法把它引上来。”

    纪子越点点头,在湖边找了块石头坐在来看着湖面。沈泽之则转身看着后山,哪里还和他之前看到的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沈泽之也没听到纪子越的动静,他一回头发现,纪子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走到了湖水里。

    湖水中的纪子越双目无神,他楞楞看着前方,一只手还向前伸着,似乎手里牵着什么,双脚机械的往前走着。湖水已经漫道他的腰部了。

    沈泽之暗骂一声,他忘记提醒纪子越不要盯着湖面看了。这湖水里不知死了多少人,里面冤魂无数,都伺机拉人下去做替死鬼呢。

    沈泽之几步下水一手拦住纪子越的腰把他往岸上拖。纪子越这个时候忽然疯狂的挣扎起来。沈泽之皱眉,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周围出现了许多白色的虚影。这些影子看起来都是人形,她们围着沈泽之和纪子越似乎在窃窃私语。

    沈泽之脖子上的青骨玉发起热来,沈泽之知道这是青骨玉也感觉到危险了。他想对付身边的白影,但是纪子越挣扎的太厉害了,他险些拉不住他。没办法沈泽之一手成掌,一手刀劈晕了纪子越。纪子越一老实,那些白色的虚影顿时钻进了水里。沈泽之眼睛一眯,他直觉这些东西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的。

    果然,他的脚步一动,发现脚腕被什么东西缠住了。忽然缠住他脚腕的东西猛的一拉,沈泽之猝不及防的被拉倒了。瞬间他和手臂里晕过去的纪子越一起跌进水里。

    沈泽之在水里睁开眼睛,湖水中意外的清澈,他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湖水里的东西。发现在自己脚腕上正缠着一道白色的东西。沈泽之踢踢腿,发现那东西缠的太紧了,而且这东西正拖着他们往湖水深处走。他自己可以憋气,但是纪子越不行。沈泽之眉毛一皱,一股戾气从身上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