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二案 古村秘事 16


    如果之前的推测都是真的话,那么纪子越的问题就没办法解答。但是要是完全推翻沈泽之的推测的话,他召唤不来鬼差和焦家村的结界这件事又说不通。

    纪子越这时又想起一件事情来:“那个焦瑜舟偷回来的纯钧宝剑现在在哪呢?”

    沈泽之想了想说:“这件事只能去问村长了。”

    两个人吃完饭出门准备去找村长,他们一出门正好碰到要敲门的焦虹洲。沈泽之介绍了一下纪子越,然后问:“有事情吗?”

    焦虹洲看着他们似乎还在犹豫着什么事情,沈泽之和纪子越对视一眼,他道:“对于你父亲和姐姐的事情,节哀顺变。”

    焦虹洲这才下定决心道:“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

    夏天的早晨还不算热,三个人索性在院子里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焦虹洲道:“这是我们家的秘密,只有我爸和我知道。我妈其实不是焦家村的人。”

    沈泽之和纪子越都很诧异,沈泽之问:“你母亲不是焦家村的人,她自己还不知道?”

    焦虹洲道:“是,我也是听我爸说的。当年我妈不知道怎么误打误撞就走进了焦家村,她那个时候才四五岁的样子吧,根本就不记事。正好她来的时候我外婆家的女儿生病死了,外婆心软就收`养了她。我外婆原来的女儿一直体弱多病,一直就在家养病,所以见过她的人不多,就算是之前见过的,也不记得她的样子了。所以我母亲被收`养后没有一个人发现,除了我爸。他那个时候十岁了,他出去玩的时候恰好看见了这件事,是除了外公外婆唯一的知情人。”

    焦虹洲:“由于母亲被收`养的时候太小,所以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件事。后来长大后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结果在生了姐姐和我之后她就生病了。”

    纪子越问:“生病?”

    焦虹洲道:“对,她生了很严重的病,清醒的时候很正常。犯病的时候就打人,不让她打人她就伤害自己。直到那一次,她犯病打我姐姐,我父亲拉开她的时候失手让她撞到了头……”

    沈泽之道:“狂躁型精神分裂症。”

    焦虹洲苦笑着点头:“是,但是我们这个地方太闭塞了。那个时候我和我爸甚至不知道这是病。我和我爸都以为我妈是中邪了。我爸说我们焦家村不能来外来人,外面的人不受这里的神灵庇护,所以母亲才会生病,才会死。”

    沈泽之看着他问:“村长不知道这件事?”

    焦虹洲摇头:“母亲清醒的时候总是忘记她犯病的时候做的事情,她以为她身上的伤都是父亲弄的。所以村里才有了那些风言风语。”

    沈泽之道:“村长说你母亲的尸体是他和你父亲一起处理的,你知道这件事吗?”

    焦虹洲说:“我知道。那个时候我已经记事了。后来我爸也渐渐开始和说这些事情了。村长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一直以为我母亲是我父亲打死的。”

    沈泽之想了想道:“你姐姐知道这些事情吗?”

    焦虹洲道:“她知道,但是她不知道我母亲不是焦家村的人。”

    沈泽之点点头,焦虹洲想了想又说:“我爸活着的时候和我说过一点焦家村的事情。他说这个地方不是好地方。他说焦家村有一件东西,这东西最终会毁了焦家村。但是大家都不这么认为,所以村里的人把那样东西都当成宝贝。所以我爸让我出去打工,尽量不要回村里。”

    沈泽之问:“知道那件东西是什么吗?”

    焦虹洲摇头:“不知道,村里的人很避讳这件事。”他看着沈泽之欲言又止。

    沈泽之笑着问:“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焦虹洲道:“我知道你、你是警察。你们是那个……特案组的对吧。听说你们很厉害。”

    沈泽之笑着点头承认了,焦虹洲认出他这件事也不奇怪,他常年在外打工,特案组之前破了好几个重大案件,他听说过也是无可厚非的。

    沈泽之问道:“前一段时间村里来了几个外地人,你知道吗?”

    焦虹洲摇头:“我很少回村里,上次回来还是过年的时候。”

    沈泽之一听也不再问了,焦虹洲又道:“村里面的事情你们尽量问年轻人比较好。年纪大的人比较相信之前的传统,他们很排斥外来的。”

    沈泽之:“谢谢,我知道了。”

    离开老倔头家两人向着村长家走去,路上纪子越问:“组长,我们该怎么办?”

    沈泽之道:“先问问村长再说吧,当然村长的话也不能太相信。”这时他又想起一件事:“姚纤纤说她杀了老倔头,可是老倔头不是她杀的。那么她杀的人是谁?”

    纪子越道:“对啊,她杀的人是谁?”

    沈泽之道:“从我们进村到现在,村里死的只有老倔头和英子。”

    纪子越听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这些活着的村名之中藏着一个死人。”

    沈泽之点头:“我现在担心的是,焦家村这些活人中不止一个死人。”

    纪子越问道:“你不是开了天眼吗?看不出他们是是活?”

    沈泽之摇头:“这也是我看不透的地方,这个地方生生死死就算是我也看不出来。”

    两个人正说着就走到村长家了,村长正在自己家院子里忙活,看见沈泽之和纪子越进来连忙放下手底下的活招呼他们。自从知道沈泽之不是普通人开始,他对沈泽之的态度马上就是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村长身上倒是完全看不出属于山里人的耿直。

    沈泽之直接问道:“前段时间村里来了一个外人对吧。”

    村长没料到沈泽之这么直接,虽然他已经猜到沈泽之来这里可能和那个人有关。“对,是有这么个人。”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没必要再打哑谜了。

    沈泽之道:“这个人现在在哪里呢?”

    村长道:“我不知道。”

    沈泽之看着他,表情一看就不相信。

    村长道:“我是真的不知道。那个人并没有进村,他直接去了后山。”

    “后山?”沈泽之疑惑。

    村长点头:“是,村里好多人都看见了。但是看见他去了后山就没有在追究。反正去了后山就下不来了。”

    沈泽之问:“他后来再也没出现?”

    村长道:“没有,上山之后再也没有下来。我们都以为他是为了那件东西上山的。但是。”村长笑了笑:“不管他是为什么上的山,他都下不来了。”

    沈泽之沉默,他自己上了两次后山,自然之道村长为什么这么笃定。后山简直就是妖魔横行。没有点儿道行的人上去简直就是去送死。可是,他带的宝剑去了哪儿?

    沈泽之问:“你看见他上山的时候身上带了什么东西吗?”

    村长想了想道:“他提了个包。”

    沈泽之点头,这件事就算说到这里了。村长问道:“姚纤纤那件事你还没有解决。”

    沈泽之眉毛一皱问:“焦大宏是谁家的孩子,家里还有什么人?”

    村长道:“他是孤儿。”

    “孤儿?”沈泽之。

    村长点头:“对啊。”

    沈泽之看着村长,心中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不过在面上他到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到:“我现在就去处理。”

    村长脸上马上出现笑容:“那好,用不用我给你找几个人手帮忙?”

    沈泽之摇头:“不用了。”

    沈泽之说着就带着纪子越离开了,走出村子之后纪子越问:“你真的要对付姚纤纤?”

    沈泽之摇头:“当然不,但是姚纤纤呆在大榕树那里已经不安全了,有人盯上了她,肯定要想方设法处理掉她。之前她执意要找焦衍之,我没有把握劝他离开,现在她已经找到了焦衍之,估计现在她应该能和我们离开了。”

    纪子越问:“你说的焦衍之是焦大宏?”

    沈泽之点头:“焦大宏……他的事情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我还没找到原因。”

    纪子越又道:“那姚纤纤找到了焦衍之会跟你走吗?”

    沈泽之道:“倒时候你就知道了。”

    两个人走到大榕树前,正好看见焦大宏正在和姚纤纤聊天。姚纤纤现在看起来就像个女孩子,丝毫看不出女鬼的阴气。纪子越现在才体会到沈泽之说的这里生死界限不分明。在焦家村姚纤纤不但不惧怕阳光,她从外表看简直与活人无异。

    看到沈泽之他们过来,姚纤纤从树冠上飘下来:“你来啦。”

    沈泽之笑着给她介绍了纪子越,姚纤纤的戒备才放下。沈泽之道:“你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姚纤纤看她:“为什么?”

    沈泽之道:“你已经遭过好几次暗算了,现在能确保你安全的唯一方法就是离开这里,我暂时把你藏起来。”

    姚纤纤问:“怎么把我藏起来。”

    沈泽之从衣服里掏出那张符箓:“这是一张聚灵符,你暂时附在这张符纸上,这样就可以随身带着你了。”

    姚纤纤想了想回头看正在往这里走的焦大宏道:“那我要跟衍之在一起。”

    沈泽之看了焦大宏一眼道:“好。”

    焦大宏过来之后沈泽之把事情说了一遍,焦大宏有点不知所措,他看了姚纤纤一会儿,郑重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