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一案 青骨玉 02


    关泰让人把他们带到书房见面,沈泽之、纪子越和关月杨进去的时候,关泰正拿着一块玉佩在看。罗世文站在他身后也一起看着那块玉。

    沈泽之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关泰手里的应该就是关月杨之前和他们说的青骨玉。

    关泰看见沈泽之他们进来,把手里的玉佩放到盒子里才说:“坐吧,给他们倒茶。”

    沈泽之刚要拒绝,关泰却摆手让保姆出去。他道:“我刚才听君则说才想起来,你爷爷是沈铭老先生?”

    沈泽之点点头,沈铭是古玩大家,只是一直很低调,再加上沈泽之从来没有提过自己的爷爷是沈铭,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关泰笑了笑,让罗世文把桌子上装着玉的盒子拿给沈泽之,道:“这是我家传的一块玉,有一些……”他似乎是不知道怎么说。

    沈泽之见他的这样子便不再问,他站起来接过盒子打开看。这是一块绿色的龙形玉佩,一条龙收尾相连。这样的图案倒是很少见,收尾相连的玉佩中蛇多一些,真正龙形收尾相连不多见。这块玉最为惹眼的一点,是龙的眼睛里居然有一点沁色,倒有了画龙点睛的意思。

    关泰道:“这块玉是我们关家祖传的,不过之前丢了一次,最近才又找回来。”

    沈泽之惊讶:“丢了?”

    关泰道:“是啊,他是从我父亲手里弄丢的,最近我在一个小型拍卖会上看见我又拍了回来。只是,我也是小时候见过,现在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真的。所以想请沈铭老先生帮我看看。”

    沈泽之关上盒子道:“好的,只要您放心我就带回去给爷爷看看。”

    关泰露出微笑来:“你是月杨的朋友,还是沈老先生的孙子,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沈泽之道:“那您着急吗?”

    关泰摆摆手:“不急不急,你在家里好好玩几天再办这件事。”

    沈泽之便把盒子又放回桌子上道:“这玉这么贵重,等我回家的时候再来您这里拿,您看可以吗?”

    关泰点点头。

    沈泽之,纪子越和关月杨便出来了,几个人回到三楼的小客厅里喝茶聊天。

    纪子越好奇道:“这块玉是你们家的传家宝,怎么还能弄丢呢?”

    关月杨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听爸爸说,这块玉在他还小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丢了。爷爷当年还为这块玉弄丢病了一场。可惜后来玉也没回来。”

    “青骨玉?”沈泽之低声道

    关月杨听他这么说,就语带神秘的说道:“之前我也觉得奇怪呢!明明是龙形玉为什么叫青骨玉?”他在这里停了停,看见纪子越好奇的看着他才接着道:“我听说这玉是从墓里挖出来的,是陪葬品,所以很奇怪。只要对青骨玉不心怀敬畏的人,都会死于非命。”

    纪子越长大嘴巴,目瞪口呆道:“你们还相信这个?”

    关月杨道:“本来我也不相信,可是关家每一代都有早亡的人。”

    纪子越道:“这个叶可能是家族遗传病什么的。”

    关月杨道:“那以前是没办法查出来,现在医学这么发达,要真是遗传有问题早就查出来了。”

    沈泽之的注意力却在其他地方:“你说,你们关家每一代都有因为这块玉死的人?”

    关月杨道:“是,而且听爸爸说,之所以说他们是因为玉而死是因为这些人死相都是一样的。”

    沈泽之皱起眉毛:“死相一样?”

    关月杨道:“本来现代的人谁还会相信迷信,可是因为以前发生的事实在是不祥,爷爷当年丢了玉后来就觉得可能是天意了。”

    沈泽之问:“你爷爷那一辈没有因为玉死的人?”

    关月杨想了想说:“没听说过。”

    纪子越道:“既然这块玉这么诡异,你爸为什么要把他拍回来呢?”

    关月杨道:“说归说,其实我们都不太相信。这玉是传家宝,既然在拍卖会上看见了当然要拍回来了。也是我们家和这玉的缘分吧。”

    沈泽之和纪子越对视一眼心道:“不知道是什么缘分!”

    几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关月杨累了,就回去睡觉了。纪子越和沈泽之的房间在三楼,他们的房间门正对着,是罗世文专门给他们安排的房间。

    沈泽之洗了澡,半靠在床头看书。不知不觉就将近零点了。他捏捏鼻梁,放下书关了灯准备睡觉。

    房间了的灯关了没几分钟他忽然睁开眼睛,迅速开灯起床去外面看。他一开门,对面的纪子越也揉着眼睛打开了门。

    纪子越一愣道:“组长,你也听见了?”

    沈泽之点点头面容沉静的道:“我们下去看看。”

    原本安静的关宅开始沸腾起来,沈泽之刚走到二楼,就看见关家除了关泰,几乎所有男人都出来了。关月杨一副睡的迷迷糊糊的样子问:“怎么了?”

    几个人面面相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沈泽之刚准备说话,却被从楼下上来的罗管家打断了。他急匆匆的对关月松道:“大少爷,死人了!”

    死人了?站在二楼的几个人瞬间清新了。关月松皱着眉头问:“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沈泽之便往下走便道:“去看看吧。”纪子越和耿君则跟着他往下走,剩下的人只好也跟着。

    几个人按照罗世文的指点走到一楼右边第一个房间。房间的门打开着,房间地面中间躺着一个人。

    沈泽之阻止其他要跟进来的人,只带着纪子越走进去。他到这人身边顿下身摸了摸她的脖子然后摇摇头,已经死了。

    房间里一切都很整齐样子,地面中间躺着死者,女性,年龄在十八到二十岁之间。她身上穿着白色的睡衣,光着脚,身体缩成一团,身下留下一滩血迹。

    沈泽之起身让开,纪子越默契的过来拿着手机开始拍照,等纪子越拍完死者,沈泽之才又回到死者边上。尸体身上还带着温度,可见是刚死不久。他慢慢把尸体反过来,见到她的腹部,在房间外面的人都忍不住惊呼。

    沈泽之也皱起眉头。死者腹部有一个很大的血洞,血糊糊的一片,从伤口处隐约还看的见肠子。

    沈泽孩子转身问关月杨:“有没有急救箱,帮我拿过来。”

    罗世文听见,里可让包虹去拿。几分钟后沈泽之打开急救箱,他拿出一副一次性的橡胶手套戴上,然后拿出镊子挑开死者的衣服。睡衣下面的样子更加狰狞,伤口表面很不规则,看起来不像用利器造成的伤口。他用镊子伸进死者的伤口了想看看有没有从凶器上掉下来的东西,忽然他拿着镊子的手一顿,然后缓缓捏出异样东西。

    “青骨玉!”关月杨惊叫。

    沈泽之手里的镊子上夹着的正式被血染红的青骨玉,纪子越从桌子上拿过来一张之,沈泽之小心的把玉放在纸上。

    关家的人瞬间都变了脸色,连最后下来的关泰神色都有些不好。

    “世文去书房看看。”关泰沉着脸道。

    罗世文连忙去书房查看,几分钟后他拿着一个空了盒子下来。

    大家面面相觑,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沈泽之和纪子越两个人认真的处理现场。

    几分钟后沈泽之站起来问:“你们报警了了吗?”

    关月杨道:“你们不就是警察吗?”

    沈泽之看着他,关月杨忙道:“好的,罗叔快去报警。”

    罗世文拿起客厅的电话按了一下按钮却露出疑惑的神色。

    关月怡问:“怎么了?”

    罗世文道:“电话打不出去?”

    大家都很震惊,连忙去各自的房间看,结果发现每个房间的电话都打不出去。纪子越拿出手机一看,发现这里的信号盲区,手机根本没有信号。

    沈泽之皱眉,关家这个时候电话出问题了,是巧合还是根本就是凶手让他们没办法报警?

    关泰道:“乔平和月舟,你们开车去一趟公安局。”

    两个人连忙穿好衣服出门开车走了。

    沈泽之看见大家情绪好一点,他站起来问道:“月杨,你为什么出来?”

    关月杨道:“我睡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听见一身惨叫就起来看看。”

    沈泽孩子又问关月松。

    关月松道:“我也是,我还没睡着,听见动静就出来了。其他人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沈泽之想了想说:“关叔叔您去休息吧,我和他们了解一点情况,明天等警察来再处理。”

    关泰点点头,上楼了。

    沈泽之问站在一边的包虹:“你和乔平的房间就在丰兰的房间旁边,你之前有听见丰兰房间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吗?”

    包虹道:“没有,今天晚上是我在厨房里值班。我和小兰还有赵妈一起收拾完东西后他们就回去睡觉了,我就在厨房里准备明天要用的东西。”

    沈泽之问:“你一直没有离开吗?”

    包虹道:“对,我一直没有离开过。”

    沈泽之问:“你几点回房间的?”

    包虹道:“十一点半。”

    沈泽之问:“你从丰兰房间门口过的时候也没发先她房间有什么不对劲吗?”

    包虹仔细想了想道:“我没发现,那个时候我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怎么可能注意到他房间的动静。”

    沈泽之点点有,又问:“谁是今晚最后一个看见丰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