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一卷番外二


    翻到案卷的口供部分我一挑眉毛,问:“郑天那个时候和顾茵是情侣关系?”

    宋警官拿过那页口供仔细看了看说:“啊!还真是,这个案子不是我办的,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嗯?郑天的口供里坚持张晓才是下毒者。”

    “这也不难理解,顾茵出事张晓是最大受益人么,据说张晓就是凭着那部电影一炮而红的。那个助理下毒的动机是什么?”我问。

    “案卷里说徐媛到最后也没有承认她给顾茵下毒,不过有人看见出事的前一天顾茵和她发生争吵。”

    争吵?为了这样的小事会冒着坐牢的危险给顾茵下毒?

    在医院见到郑天时他已经可以下床行走了,郑天伤的真的很轻,背部灼伤,手臂划伤,比起张晓这都不算伤。

    他在医院住院部楼下的花坛边散步,见到我来了冲我笑笑走到花坛边的长椅上坐下。

    “你恢复的不错。”我笑着说。

    他笑笑没接我的话,倒是直接开口问我的来意:“你来这里总不是专程探望我的吧,想问什么直说吧。”

    我就喜欢和直爽的人打交道,省时省力啊。

    “我这次来是想了解顾茵的那个案子。”

    郑天显然没料到我会问顾茵,他呆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说:“那个案子,过去那么久了……”郑天整个人都黯淡下来。

    我不动声色的观察他的表情问:“我看过那个案子的案卷,你那个时候怀疑下毒的人是张晓?”

    郑天听见我这么说立刻收回自己脸上的表情说:“你怀疑我?”

    “听说张晓到今天都没有醒过来,按照剧情你应该是在她后面出来才对。为什么发生爆炸时你比她先出来?”我尖锐的问。

    郑天和张晓扮演一对情侣,男主角被绑架到荒郊野外的一个废旧仓库,身边还放着一个定时炸弹。女主角找到男主角后绑匪已经离开而炸弹马上就要爆炸。男主角不忍心恋人和自己一起被炸死就让女主角出去找警察。在女主角跑出仓库后男主角挣脱绳索逃了出来。等男女主角都跑到安全位置后炸弹爆炸。所以按照剧情发展,郑天应该后出仓库才对。

    “你能告诉我爆炸时发生什么了吗?”我问他。

    “我已经和警察说了一遍,你还要我重复一遍吗?”郑天冷冷的说。

    我看过郑天的口供,但是……怎么说呢?看起来合情合理但就是有一种违和感。

    我和郑天正对峙的时候郑天的助理跑过来告诉我们张晓醒了。郑天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说自己累了便回病房。我去张晓的病房看望一下这位倒霉的演员小姐。

    张晓在无菌病房里,身上缠满了绷带。她的精神很不好,当演员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到这个地位突然天降横祸,是谁都受不了。

    我坐在她的床边,她并不看我,只是一个人看着天花板默默流泪。

    “张小姐,我是钟先生聘请的私人侦探,我可以和你聊聊么?”我尽量放轻声音。

    她没有回头,沉默了一会儿才问:“是李成勇做的?”

    “是。”

    她的眼泪瞬间汹涌,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怨毒:“为什么,就是因为我那天说了他几句吗?”

    是啊,一般的口角哪里会到置人于死地的地步。李成勇在担任这个剧组的烟火师之前是某大学应用化学教授,我找他的学生问过,大家的口径基本一致。这个人很沉默平时话不多,但是人很好。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为什么辞掉好好的工作不做来这样一个剧组担任烟火师,就算烟火师的薪酬高一点但是李成勇一个人生活多年不像是个着急用钱的样子。所以,这件爆炸案到底是他做的还是他在替别人顶罪?

    “李成勇没有交代他为什么这么做,不过今天刚得到消息他确证胃癌晚期。”

    “他不会判刑?”张晓的声音突然尖锐起来。

    “他快死了。”

    张晓转过头来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我现在生不如死。”

    我皱皱眉头,只能扯开话题:“我今天来是想问你另一个人,顾茵。”

    张晓脸色突变,本来一脸怨毒这个时候变得更加扭曲:“你什么意思?”

    我忙举起双手示意我并无恶意,让她放松下来:“别激动,我只是要调查李成勇这么做的原因。”

    “你说李成勇和顾茵有关系?”张晓问。

    “我只是怀疑。”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什么也不知道。”张晓闭上眼睛拒绝和我交流。

    张晓、郑天、顾茵和李成勇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顾茵是郑天的女友,就算五年前那个投毒案真的是张晓做的,郑天应该爆炸案嫌疑最大的人。但是就算郑天想报复张晓何必等五年,还选在对他事业这么有帮助的时候。要是爆炸案真的是郑天动的手脚,那李成勇为什么默认这一切是他做的,他在替郑天掩饰什么。

    我在纸上写下几个人的名字梳理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无论怎么看李成勇都是徘徊在几个人之外。以他的性格来看并不像是会因争吵杀人的人,他和顾茵之间也没有联系,甚至根本没见过面,和郑天也不过是点头之交而已。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做一件事,何况是杀人。那么,李成勇的动机是什么?

    郑天的口供里说他之所以能比张晓先跑出仓库是因为本来架设在仓库里拍摄他逃生的摄像机出现故障,他就和摄影师一起从后门出去了想去告诉烟火师不要引爆,但是他们刚一出门仓库就炸了。郑天的位置就在后门边上,所以他比张晓先出门。后来警察检查了那台机器的确是出故障并且请专门的机械师鉴定过并不是人为故障。这样来说真的是这台摄影是救了郑天和那名机械师一命。

    我用笔圈住李成勇的名字,他还是整个案件的核心,也许我需要换个方向查查。

    李成勇因为胃癌晚期一直在医院治疗,正好和张晓郑天同一家医院。警察二十四小时派人看着他,不过据说李成勇很配合治疗,并不像个一心求死的人。

    我从宋严那里找到了李成勇的住址和他家门钥匙,在他家里也许能发现点什么。李成勇住在市区最北边的一幢有些年月的单元楼里的三楼。这栋楼实在太旧了,楼道里采光很不好而且楼道里的灯也是坏的。我掏出李成勇的钥匙打开钥匙上带的一个袖珍手电筒上楼。

    房间里很干净,一切都收拾的整整齐齐。淡蓝色的布艺沙发,34寸的背投彩电,浅色的大理石茶几。这些家具都很过时了,但是看得出李成勇是个很细心的人家具保养很好。

    房子是两室一厅的格局。李成勇住在主卧,主卧里面摆着一张双人床,我拉开床边的衣柜看看,里面也是整整齐齐的。警察之前来过一次,不过倒是没怎么动房子里的东西,我环视一周总觉得房间里好像少点什么,是什么呢?

    照片!

    对,是照片。就算李成勇之前一直是独居但是没道理连一张照片也没有。我拉开屋子里所有的柜子抽屉翻找,遗憾的是真的没有一张照片。这绝对不正常。我拿出李成勇的那串钥匙仔细看,里面除了房门钥匙、办公室钥匙,车钥匙,和这套房子的地下室钥匙……地下室?

    我急忙下楼去地下室,地下室里很干净。不,不应该叫干净,准确的说是空无一物。我皱皱眉开始从门口一寸一寸的找。果然,在地下室气窗的窗缝里有一把钥匙,看起来不是新的,我想我离答案很近了。

    钥匙的出处很好查,钥匙上刻着一个号码。这样的钥匙是储物柜上的,我带着钥匙找到里成勇最常去一家洗浴中心,他家里有这家洗浴中心的年卡。

    打开储物柜,储物柜里只有一个相框,相框里面放着一个女孩的照片。我仔细的看了看,总觉得这个人很眼熟,我好像从哪里见过。拿了照片我直接回家,不管怎么说今天不算没有收获。

    上楼开门的一瞬间我想起来照片上的女孩子是谁了,忙拔掉钥匙转身往下跑。

    到警局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不过宋严还在,我扶着他办公室的门大口喘气,他吃惊的抬头看着我问:“怎么了?”

    “李成勇的资料你这里有吧,我记得他二十年前结过一次婚,快帮我查查他那时的妻子是谁?”

    二十年前李成勇的妻子叫岳丽。岳丽是二婚,嫁给李成勇时还带着一个五岁的女孩。不过女孩并没有改姓,只是和他们一起生活在一起。十年前岳丽因病去世,那个孩子就被岳丽的母亲接走了,老人家可能觉得自己女儿去世了,这个孩子和李成勇没有关系便把户口也转走了。

    “徐媛。”我吐出一口气。原来我一直以来的调查方向都是错的,张晓受伤我总以为是因为顾茵的原因,却忽略了这个受无妄之灾的助理。

    “徐媛现在怎么样了?”我问。

    宋严给监狱打了个电话,挂掉电话他说:“徐媛一年前在监狱里死了。”

    这就对了。李成勇一年前辞掉大学教授的职位到天蓝跟进张晓所在的剧组正是许媛病逝的一个月后。

    “不好!”我心里一惊。

    宋严看了我一眼马上明白过来,我们一边往医院赶他一边给那边执勤的警察打电话。他一遍一遍的拨电话可惜那边始终没有人接。

    赶到医院李成勇的病房时看管他的警察被敲昏了倒在病房里,而李成勇不知所踪。

    我和宋严对视一眼急忙往张晓的病房赶,推开张晓的病房我被金属的反光闪了一下眼睛,接着就是一片血红。

    张晓的绷带全部被扯开,身上烧伤的地方血肉模糊,她的嘴里塞着枕巾,双眼大睁眼球外凸,脖子处汩汩的流着鲜血,胸口上还插着一把水果刀。

    李成勇站在床边看着床上张晓的尸体眼里一片灰败,那种绝望的感觉比我第一次见到他时更加强烈。

    医院里乱哄哄的,李成勇又要被带回警局。但是警车还没到警局李成勇就再一次的晕过去。警察没办法只好把人再送回来,只是加派人手看护。

    我直接去了郑天的病房,虽然已至深夜但他还没睡。

    “张晓死了。”

    郑天站在床边往外看,今晚的月亮皎洁如辉。

    “你不想说点什么吗?”我走到他身边问。

    他转过头来看看我笑了一下说:“说什么?”

    “张晓到底为什么没跑出来。”

    “我不知道。”郑天淡淡的说。

    我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便转身往外走。没走几步郑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报应,这是她应得的报应。”

    我脚步一顿,停了几秒没再说话走出去。

    李成勇在医院里治疗了半个月还是去世了,杀死张晓后他就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

    周末我来到公墓里,这里很少有人,但是我却碰到一个熟人。

    “钟总。”

    “我想给她一个公道,但是没有做到。”钟立行的语气里深深透着无奈。

    面前的两块墓碑上两个女孩笑颜如花。顾茵,许媛。

    五年前张晓为了那个角色孤注一掷给顾茵下毒并嫁祸给许媛。顾茵中毒不治身亡,徐媛被冤入狱。十年后徐媛在狱中郁郁而终。

    李成勇是许媛的继父,他和徐媛一起生活了十年,他用全部的力量爱着这个女儿。李成勇从得知女儿被冤入狱就开始收集证据想还女儿一个清白,只是徐媛没等到真相大白的那天。不得不说张晓的手法高明,做的滴水不漏。

    得知自己患上绝症而女儿又在狱中去世的消息,李成勇终于崩溃了,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给女儿讨回公道。李成勇一手策划了爆炸案,只是张晓居然没死。这时候钟立行请了我来调查这个案子,他本以为我可以查到当年的真相给他女儿一个公道。可惜,我让他失望了。就算我们所有人都明白当年的真凶是张晓,但是没有证据一样不能将她绳之以法。至于郑天,最多起了点推波助澜的作用吧。他是个明白的男人,他想给顾茵报仇但是又不能豁出性命,毕竟我们都不是独立于世的。

    李成勇杀掉张晓后眼里的绝望仿佛一朵黑色的大丽花一遍遍的在我梦里绽放。我想,他到死可能都没办法原谅自己不能给女儿昭雪吧。

    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即使做得再滴水不漏,付出的代价一样不会少。

    钟立行将手里的花放到顾茵墓碑前就转身离开了,那个背影透着深深的无奈和……心疼。

    在查当年那起投毒案时我无意见看到一份心脏捐赠意向书。

    钟立行转身离开时我看见他的手轻轻按着心脏的位置。我想那刻跳动的心脏想在也感觉的到悲伤吧。

    佛说: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不管是以哪种方式,你种下的因一定回得到应得的果。谁都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