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五案 七封信 03


    第二封信依旧是从本市寄过来的,只是和第一封信不是一个地方寄出,绑匪不会有那么笨。戚凯在收到信之后第一时间派人去查是谁寄的这封信,但是估计不会有什么线索。

    除了留守在丁万波家的赵继勇之外,其他人都集中在办公室里,孙贵义的死给这个案子画上一个血腥的问号。

    沈泽之他们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疲惫。但是看到第二封信的时候大家又聚精会神的找线索。

    这次里面还是两张照片,是一袋面粉的特写。看拍摄的地方应该是在超市之类的地方。照片拍摄的很清晰,面粉戴上有几个绿色的大字“福祥面粉”,下面注释了是绿色有机食品。

    另外一张是丁晓敏的右手,时间还是48小时。

    “这是什么意思?福祥面粉?绑匪是让我们找这种面粉吗?”戚凯问道。

    其实当大家看到信封里的照片不在是人时都松了一口气。孙贵义被撞死在大家面前,这无疑是踩在了沈泽之的神经上。姑且不论绑匪是怎么知道他们查到孙贵义的,但是当着警察的面杀人这一条就让大家心里都憋着火了。

    特案组从成立的第一天到现在为止,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挑衅。

    沈泽之立刻让关辛查查这个“福祥面粉”。

    纪子越把这两张照片拿起来贴在证物板上。第一张照片已经有结果了,他们查到了一年前的姚辉的车祸可能是人为的。但是线索断在了孙贵义这里。现在又出现第二张照片,绑匪的用意何在?

    关辛很快查到了福祥面粉。她查到了一条广告,时间是五年前。但是后续资料显示,一年前,这款面粉就下架了。之后便停止生产了。

    沈泽之问道:“这家面粉是哪家食品公司生产的?”

    关辛敲了几下键盘有些意外的说:“是辉煌食品有限公司。”

    沈泽之倒是一点惊讶也没有。从拿到这张照片他就知道这款面粉一定是辉煌食品制造的。两张照片都指向辉煌食品有限公司,绝不会是巧合。

    沈泽之拿起笔把证物板上的两张照片连起来,中间写下“辉煌”两个字。

    沈泽之转身道:“我们不能被他们牵着鼻子走。这样,赵老师继续在丁万波家里等绑匪的信息。戚凯去查查这个辉煌食品有限公司。从外围查不要打草惊蛇。我和子越还是查照片里的内容。”

    “组长,我呢?”桑云清走进来问。

    沈泽之道:“你和戚凯一起吧。”

    桑云清点点头。大家立刻分头行动,绑匪每送来一张照片都规定了时间,他们必须赶在规定时间之前找到绑匪想要他们找到的东西,否则,下一封信里就可能有丁晓敏身体的一部分。

    面粉的线索并不难找,辉煌食品有限公司算是本地企业,福祥面粉在郑州市的超市里应该卖过。就算已经停产了,找到进货的记录应该不难。

    另一边,戚凯和桑云清则去摸辉煌食品的底。一年前辉煌食品的创始人姚辉意外身亡,辉煌食品改制成股份制企业。当初和姚辉一起创办公司的老人手里的股份基本已经卖光了。现在的辉煌食品很难找到姚辉的影子。而且沈泽之要求他们不打草惊蛇,所以他们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查。

    桑云清想起了辉煌之前的法律顾问赵泽楷,之前她和沈泽之已经见过他一次,现在从他那里入手也许会有发现。

    赵泽楷对桑云清的再次来访倒是没有表现出不悦,他似乎已经知道了桑云清他们一定还会再来。

    “你好,赵律师。这是特案组的戚凯警官,很抱歉还要打扰你。”桑云清说道。

    赵泽楷挑挑眉:“没关系,请进吧。”

    赵泽楷把他们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你们是为了辉煌食品来的吧?”赵泽楷问道。

    桑云清点点头:“是的。”

    赵泽楷想了想问道:“你们上次查姚辉的交通事故,有什么结果么?”

    桑云清转头看戚凯,戚凯道:“姚辉拿起交通事故的肇事司机昨天晚上被人撞死了。”

    赵泽楷皱眉:“什么叫被人撞死了?”

    桑云清看着他:“就是字面意思。赵律师,我想我们都不用兜圈子了。既然你和姚辉是朋友,你也不想他死的不明不白吧?”

    赵泽楷脸色变的凝重起来:“当初姚辉出事的时候我也怀疑过,因为他死的时间实在是太巧了。”

    桑云清道:“什么太巧了?”

    赵泽楷道:“辉煌食品一直发展的很好,一年前甚至可以上市。可是在媒体爆出辉煌上市前一段时间,姚辉找过一次。我是辉煌的法律顾问,但是我并不在辉煌工作,我有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所以辉煌的管理我不清楚。他来找我的目的是停止公司改制。企业上市一般分为四个流程,改制阶段”“辅导阶段”“申报阶段”和“股票发行及上市阶段”。辉煌食品之前并不是股份制公司,为了上市必须改制。而改制所要办理的法律手续都是由我们事务所来办理的。姚辉来的时候公司改制所有的手续材料已经准备好了,姚辉却叫停。”

    戚凯道:“他说为什么要停止公司改制了吗?”

    赵泽楷摇头:“没有,那天他心情很不好。他就说要查清楚什么事情。公司上市的事情要往后推一推。结果过了两个月吧,他就发生意外。他去世后顾清,就是姚辉的妻子没办法继续管理他的公司,所以请我继续之前的改制。我帮她把公司改制后她就卖了手里所有的股份出国了。”

    桑云清好奇道:“辉煌食品是姚辉一手创建的,顾清为什么要卖掉它?”

    赵泽楷道:“这是姚辉遗嘱里的内容。”

    “遗嘱?”戚凯意外的问道。

    赵泽楷点头。

    戚凯道:“姚辉那么年青为什么要立遗嘱?”

    赵泽楷道:“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辉煌食品市值过亿。谁能保证自己不发生意外。这也是一种未雨绸缪吧。”

    桑云清道:“姚辉的遗嘱你这里应该有备份吧,能不能给我们一份。”

    赵泽楷点头,他拉开办公桌上的抽屉翻了几下拿出来一个档案袋递给桑云清:“就是这个。”

    桑云清打开看了看又把遗嘱装好,她站起来道:“如果你想到什么有关姚辉的事情请及时联系我们。”

    赵泽楷送他们出门:“好的。”

    回到局里后,沈泽之他们也回来了。桑云清把姚辉的遗嘱给大家看。遗嘱的内容很简单。如果姚辉身亡,那么他的资产百分中十五留给自己的父母,百分之十五留给自己哥哥。百分之三十留给妻子顾清,剩下的百分之四十由他的儿子继承。在儿子未满十八岁之前,这笔钱由顾清监管。里面特意注明一条,一旦他身亡,辉煌食品立刻改制成股份制公司,并转让全部股份,所有遗产继承人只能继承现金,不能继承股份。

    关辛看了一会啧啧道:“这个姚辉可真够有钱的,按照一年前辉煌食品的市值来算,姚辉手里的股份套现的话至少有一亿。”

    纪子越倒是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立遗嘱的时间是他出事前的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他就发生意外去世了。现在我们基本上可以确定姚辉的死不是意外。也就是说,姚辉在出事前一个月就知道他要死了,所以才抢在前面立下遗嘱。而且他要求遗嘱继承人不能继承股份这一条也很奇怪。辉煌食品是他一手创立的,他对这个企业应该很有感情。可是他却希望自己死后自己的家人赶紧脱离这个企业。似乎是不想让自己的家人和辉煌食品有一点联系。”

    沈泽之道:“没错,这就是这份遗嘱有悖常理的地方。赵泽楷说姚辉在出事前两个月来找过他,说要查清楚什么事情。而之后一个月姚辉迅速立了这份遗嘱,可见姚辉的死和他要查的事情有关系。这件事一定是关于辉煌食品的。”

    纪子越道:“现在,绑匪给我们的线索也一直围着辉煌食品。也就是说,姚辉出事前已经查清楚了辉煌食品的秘密,而他的死也是因为这个秘密。不过在他被杀之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别人,很可能就是绑架丁晓敏的绑匪。现在绑匪想借助我们的手来让辉煌食品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桑云清道:“可是在我们查到孙贵义的时候,有人却抢在我们前面杀死了他。这个人不是绑匪,就是辉煌食品秘密核心中的人。如果是前者,他让我们知道姚辉的死不是意外之后杀掉了撞死姚辉的孙贵义,应该是报仇。如果是后者的话就是为了杀人灭口。”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沈泽之道。

    沈泽之的推测让特案组的成员沉默下来,这个人到底是谁?可以监视他们特案组的一举一动。

    沈泽之道:“不管他是谁?案子我们还是要查。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辉煌食品。辉煌食品要接着查。还有绑匪,他应该和姚辉关系匪浅。我们要两边一起动。戚凯和云清,你们还是查辉煌食品,不过你们要查姚辉出事前的辉煌食品。关辛查查姚辉的人脉网,看看谁嫌疑。我和子越还是从绑匪给的线索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