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四案 自杀门07


    现在可以确定肖剑、常囿文和郭达宏的死是因为一年前杨浩失足坠楼事件。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肖斌是怎么回事?他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

    纪子越站在床边看桑云清验尸:“我觉得肖斌的死应该和肖剑他们没有关系。杨浩是一年前出事的,他出事的时候肖斌还在国外。”

    沈泽之皱着眉头,案子越查越复杂。如果肖斌的死和杨浩的案子没有关系,他们就要把这个案子相关的资料移交给重渝市公安局了。但是沈泽之却觉得肖斌的死肯定和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

    处理完现场大家一起回到局里。这个案子的凶手猖狂异常,在他们眼皮子的底下杀了人,还同步在网上直播。虽然大家在连轴转工作,可是特案组里没有人想休息。找到凶手是现在所有人唯一的想法。

    沈泽之把手里的线索汇集起来和大家梳理一下:“一年前杨浩因为林云志等人的恶作剧意外坠楼,一年后知道真相的凶手开始报复。现在我们要找的凶手应该是和404宿舍关系不错,他有机会给他们下毒,他还熟悉成南大学。最可能他本身就是成南大学的学生。杨浩死的时候没有女朋友,父母已经移民出国了,他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有动机的只有当时发帖子的余朗。可是我们已经确定余朗有不在场证明,所以排除了余朗。根据余朗描述,他曾今看见封可立和杨浩一起吃过饭。所以封可立也有嫌疑。”

    戚凯道:“封可立是辅导员办公室秘书,还是学长,他和杨浩的交往属于正常范畴吧?”

    纪子越道:“可是他的确有作案机会。他和404所有人关系都不错,可以进出他们宿舍,有给他们下毒的机会。”

    “关辛,查一下封可立的资料。把他和杨浩做个交叉对比。”沈泽之吩咐。

    关辛在一遍查,这边接着分析昨晚上肖斌那个案子,沈泽之道:“肖斌十年前出国,第一次回国就被杀死在酒店里。而他回国的原因是参加弟弟肖剑的葬礼。”

    纪子越心头一跳:“我记得肖斌是成南大学毕业的吧?他是十年前出的国。现在所有死者都和成南大学扯上了关系。会不会是肖斌和杨浩也有什么纠葛。”

    戚凯摇头:“不会的,杨浩是南方人,上大学之前就没有来过重渝市。肖斌已经再国外待了十年了。他和杨浩之间没有任何交际。”

    “十年?”纪子越默念这两个字。他道:“肖斌是十年前出国的,十年前不正好是成南大学图书馆管理员陈澄自杀的时间吗?”

    沈泽之沉吟道:“你是说肖斌的死和十年前那个自杀的管理员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直到十年后的今天他才被杀。”

    纪子越道:“肖斌这十年都没有回过国。这次回国是因为肖剑。也许凶手就是因为这一点才第一个杀死了肖剑,还把视频上传道网上。他要引回肖斌。”

    戚凯道:“跟杨浩和陈澄同时有关系的人,这种可能性太低了吧。”

    沈泽之道:“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方向。戚凯和赵老师去查查肖斌和十年前自杀的陈澄有什么关系。我和子越接着查害死郭达宏的凶手。”

    戚凯和赵继勇离开后,桑云清拿着郭达宏和肖斌的验尸报告过来。

    “郭达宏体内也检测出微量的氯胺酮。他致死原因是坠落伤。至于肖斌,他死于窒息。不过他手上有几道勒痕,应该是他挣扎的时候造成的伤痕。勒死他的凶器就是他脖子上的那一断绳子。我做了检测,就是一断普通的麻绳,不过有些年头了。”桑云清道。

    沈泽之道:“如果杀死郭达宏他们和肖斌的是一个人,那凶手为什么要使用不同的凶器。”

    桑云清道:“也许是给肖斌下药有困难。”

    纪子越若有所思:“我们之前一直在找肖斌和杨浩的联系。如果肖斌和杨浩的死完全没有关系呢?”

    沈泽之看他:“你什么意思。”

    纪子越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要是肖斌的死和郭达宏他们被杀的原因不是一个呢?我的意思是这两个案子的凶手可能不是一个人。”

    沈泽之道:“所以,你是说肖斌和我们现在查的案子没有关系,他只是恰巧在这个时候被杀了?”

    纪子越摇头:“不,郭达宏死于凶手的复仇。肖斌的死会不会也是复仇?凶手应该不止一个,但是他们之间绝对有联系。”

    沈泽之皱眉沉思,要是按照纪子越的分析,郭达宏和肖斌都死于复仇。郭达宏他们死于凶手为杨浩复仇,那么肖斌呢?杀死肖斌的人是在为谁复仇?

    纪子越又说:“我刚才看现场就发现有一点很奇怪。肖斌房间的布局是床的旁边有一张小圆桌,肖圆桌旁边还有一把椅子。而肖斌是仰躺在床上的。从周围可以看到他死前挣扎的并不用力。我们做个假设,昨天晚上,先有一个肖斌认识的人来找他,然后那个人坐在床旁边的椅子上,肖斌就坐在床上和他交谈。这个时候另一个人从肖斌后面用绳子勒住了他,并十分迅速的勒死了他。我们至少可以确定从身后勒死肖斌的人力气很大,他能制服一个成年男人,可见他至少是个男人。”

    沈泽之道:“那么坐在他对面说话的人和他应该是很熟悉的,不然他也不会放松警惕让他进来。”

    这时,一个小警员进来说林云志要见沈泽之。沈泽之和纪子越两个人对视一眼,一起过去看看。

    几个小时不见,林云志显的更加焦虑了。纪子越给他倒了杯热水安慰道:“你不用紧张,在警局很安全,在这里谁也伤害不了你。”

    林云志喝了半杯热水,才稍稍放松。他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双手纠结的握在一起道:“有一件事我一直没说。半个月前,我们收到一条短信。”他把手机掏出来给纪子越看。

    短信只有很简单的一句话:我知道你们的秘密,今晚零点图书馆405室见,否则,后果自负!

    沈泽之拿过来看了一眼,把手机还给他:“你们去了?”

    林云志咽了一口口水:“是的,我们害怕那件事被别人捅出去。这个人既然说他到了图书馆405室,那他十有八九知道杨浩那件事。”

    沈泽之看着他,示意他继续往下说。林云志松开握着的双手,两只手不自觉的抓着大腿上的裤子。

    “我们按照他说的时间去了图书馆,我们,我们看见了杨浩。”林云志道。

    “什么?”沈泽之皱眉。“你们见到了杨浩?”

    林云志点点头:“是。”

    纪子越疑惑道:“杨浩已经死了,你们确定你们看到的是杨浩?”

    纪子越这么一说,林云志好像又有点犹豫。

    沈泽之道:“你放松,把那天晚上你们遇到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说一遍。”

    林云志想了想说:“那天晚上十一点多,我们四个一起去图书馆。我们想早去几分钟看看是谁要见我们。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打不开图书馆的门。”

    “等等,你们是用钥匙开门的吗?”纪子越打断他,问道。

    林云志道:“是,我们之前就偷偷配了图书馆大门的钥匙,然后我们一直在那呆了好几分钟,到零点的时候,门突然就能打开了。然后我们上楼去405房间。房间的门虚掩着,里面没有人。我们不敢在那里久留。就想找找看有没有什么东西。结果,我们看到之前常囿文用来吓唬杨浩的那个面具放在地板中间的椅子上。然后、然后肖剑看到杨浩,他就在房间的天花板上,脸上身上全是血。我们吓坏了,立刻就逃了出去。”

    纪子越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疑神疑鬼的,杨浩已经死了。”

    “可是,我的确看见杨浩了。我不会认错的。”林云志辩解道。

    沈泽之问他:“你说你看到他脸上全是血?”

    林云志点点头。

    “那就是说你们其实没有看清楚他的脸了?”沈泽之道。

    林云志仔细想了一下,摇头:“不,肯定是杨浩。”

    沈泽之用手指点点他的脑袋:“我们的大脑在遇到恐惧刺激的时候,大脑里反映出来的东西一定是你心里一直害怕想逃避的事物。”

    林云志慢慢底下头来。

    走出房间,纪子越隔着窗户看精神萎靡的林云志:“一次恶作剧,现在已经四条人命了。”

    沈泽之道:“所以我们要快点找到那个凶手。我们去看看关辛那边有线索了没有?”

    关辛这时候也把查到的资料整理出来了,这个肖斌还真和十年前的图书馆自杀的那个管理员有关系。

    十年前自杀的死者名叫陈澄,是成南大学毕业留校的女学生。而肖斌和陈澄是同班同学。他们还是情侣,陈澄出事那段时间两个人正在闹分手。根据当年案卷里肖斌的笔录,那时候他想出国,陈澄不愿意和他走,两个人就分手了。结果没过多久陈澄就自杀了。

    纪子越翻着案卷道:“这么说起来,肖斌十年没有回国是因为这里是他的伤心地?”

    沈泽之看着那份验尸报告道:“我看不尽然。我去找云清。”

    桑云清看了沈泽之带过来的验尸报告道:“表面看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你找对人了。这份报告只是一部分。很明显是从另一份报告里截取来的。”

    沈泽之点了点报告上法医的名字:温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