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安安日记08


    2014年,1月1日,晴。

    又到了新的一年,可是安安依旧没有下落。这两年多来我想尽了办法,但是就是找不到哪怕一点的蛛丝马迹。安安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了。小初昨天和我说,她可以重新给我生个孩子,我们搬家重新开始。可是我做不到,就算再生一个孩子,那他也不是安安,也不可能取代安安的位置。没有人知道我对安安投注了多少心血,她就是我的全部,她身上承载着我全部的爱。我绝不会放弃,我一定要找到她。

    ——《安安日记》

    赵妍已经没有第一次见面时意气奋发的样子了,但是她很平静。她承认了所有罪名,但是却不肯开走说出那些失踪的人现在在哪里。

    “还记得宋安安吗?”沈泽之问道。

    赵妍微笑着摇头。

    沈泽之看着她道:“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没有办法?你以为你一个人抗下所有的罪名就能帮他脱罪?”

    赵妍撇开目光不看他。

    沈泽之接着道:“杨春丽是陶逸杀的吧?”

    赵妍轻笑一声:“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以为陶逸的不在场证明做的有多么天衣无缝?”沈泽之道。

    赵妍抬头看着沈泽之。

    “他说他四点半的时候给外面的实习医生打过电话,实习医生确定电话里的声音就是陶逸的。所以陶逸四点半就一定在办公室?”沈泽之摇摇头。

    这的确是陶逸在杨春丽被杀案中最有利的不在场证明。可是还是被沈泽之一眼看穿了。现在电话机上也有呼叫转移这个服务,陶逸提前就把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和门外实习医生办公室的电话号做了转移设定。

    沈泽之去问过那个实习医生了,他说那天陶逸的语气很不好,几乎没有给他提问的机会的把电话挂了,他以为陶逸是因为身体原因才这样的,也就没有多想。

    那天陶逸布置好一切之后,从他办公室的休息室换了衣服离开医院,他去医院对面的停车场开了一辆赵妍提前给他租赁的汽车赶到杨春丽住的地方。杨春丽提前一天就和他约好见面,所以当杨春丽看见陶逸时她完全没有防备。陶逸把藏在身上的水果刀扎在杨春丽的胸口上,在确定杨春丽死亡之后他对现场做了清理,确保没有留下自己的痕迹才驱车离开。四点半的时候他给自己办公室的电话拨了个号,然后由话机自动转接到门外实习医生的话机上,这个时候实习医生通过电话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陶逸办公室的电话号。他自然而然的就认为这是陶逸在办公室给他打的电话。同时他也成为陶逸的不在场的证人。

    本来这应该是天衣无缝的,但是他们从杨春丽出租物开始查监控录像,还是发现了陶逸开的那辆车,经过调查他们查到了租赁人。虽然赵妍很小心,缴费的时候用的是现金,可是她不知道租赁公司门前装了监控摄像头把她给暴露了。

    “你觉得你保得住陶逸吗?”沈泽之问道。

    赵妍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看她的样子是绝不开口了。

    赵妍这边没有突破,那就只能从佳佳家政那边下手了。器官买卖总要有地方取器官吧,这个地方肯定不能是医院。所以要么是她们从外面租的一个地方,要么是在佳佳家政公司里或者是赵妍和陶逸的家里。

    关辛查了陶逸名下所有的房产,有一处房子比较可疑。

    “组长,你看就是这里。”关辛指着地图道。

    “这是陶逸三年前买的房子,房子的户主早已经过世了,要不是买房的钱是从陶逸的账户上拨出去的,我差点就漏掉了。这里是一个仓库,在平京市市北的郊区,周围没什么人,很隐蔽。”关辛介绍道。

    沈泽之拿起钥匙道:“我们走一趟。”

    车开了两个小时才到拿出房子附近。这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这桩房子一共三层,楼上黑漆漆的,只有一楼的一间房间里透出灯光来。以防打草惊蛇,沈泽之他们的车在很远的地方就停下来了。

    “戚凯和赵老师去后面,我和子越从正面过去。出发!”沈泽之分配道。

    几个人在夜幕的眼影下悄无声息的靠近房子,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里面一个瘦高个子男人正背对着他们翻东西。纪子越看沈泽之,这是怎么回事?

    沈泽之示意纪子越跟在他身后,他们走到门边,沈泽之敲了几下门。

    里面的声音立刻消失了,过了几秒钟里面的人问:“谁?”

    沈泽之道:“开门!”

    里面的男人看着门一时间不敢去开门,沈泽之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抬脚踹开门。

    “不许动,警察!”在破门而入的一瞬间,沈泽之和纪子越把手里的枪瞄准了里面的男人。

    男人下的扔掉手里的东西立刻举起手来:“别开枪别开枪!”

    纪子越看了沈泽之一眼,收起手里的枪走过去捡起男人面前的包,拉开拉链,包里面除了几踏现金之外只有一个笔记本。纪子越打开笔记本,上面是一个个人名,名字后面是一串数字,看起来像是钱数。纪子越往前翻了几页,看到了宋安安的名字。

    沈泽之把那个男人铐起来,他接过账册看了几眼,立刻明白这是什么东西。沈泽之走到男人面前问:“宋安安在哪?”

    男人低着头装傻:“宋安安是谁?”

    沈泽之用笔记本拍拍他的脸:“三年前在天乐游乐园扮成小猪人偶的就是你吧。现在你听得懂了吗?”

    瘦高个本来还想抵赖,但是一抬头看见沈泽之的眼睛到嘴边的谎话说不出来了。

    这时,无线电里传来戚凯的声音:“组长,我们这边有发现。”

    纪子越压着瘦高个和沈泽之一起去找戚凯。戚凯在二楼,二楼楼道最顶头的那件房间门开着,里面的灯亮着。

    一进房间,纪子越就呆住了。这是一个设备齐全的手术室。沈泽之仔细看了一圈,问道:“楼里还有其他人吗?”

    戚凯摇摇头:“应该没有了,不过赵老师去底下室了。”

    纪子越道:“这里就是他们取器官的地方?”

    沈泽之点头:“应该是这里。通知专案组。”

    他说完就往地下室走去,地下室楼道里的灯亮着,里面没有一点儿声音,大家不禁都警惕起来,纷纷拿出枪。

    他们走了几步看见一个房间的门开着,走到房间门口,看见了站在房间里的赵继勇。

    “赵老师你……”纪子越往前走了两步猛的禁声。

    大家都不说话,眼前的东西实在是让每个人都说不出话来。空旷的房间拐角处一个小女孩趴在地上。她身下是一张脏兮兮的毯子。小女孩的脖子上套着一个栓狗的项圈,项圈上带着一条金属链子。链子的另一头焊死在前面上一个金属圆环上。小女孩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她身体缩了缩睁开了眼睛。这时一双很大很漂亮的眼睛,可惜却没有神采。她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然后像受惊的小鹿一样瑟瑟发抖。

    纪子越不有自主的往前走了几步,小女孩惊恐的使劲往墙壁里缩,她张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无神的大眼睛里涌出来。

    “安安?”纪子越轻轻叫了一个名字。

    小女孩猛的停住动作,然后抱住那条破毯子痛苦了起来,可惜即使哭也发不出声音,只能看见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戚凯愤怒的揪过来被他们铐起来的瘦高个:“她是不是宋安安?”

    瘦高个支支吾吾的不敢说。

    “你他妈找死是不是,老子再问一遍,她是不是宋安安?”戚凯揪住瘦高个男人把他提了起来,已领勒的男人脸涨的通红。

    “戚凯,别冲动。”沈泽之拉开他的手。

    其实不用他说,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个小女孩就是宋安安,三年过去了,宋安安看起来居然比三年前看起来更瘦小,她身上还穿着那条粉色的裙子,只是裙子已经脏的看不出来颜色了。脖子上的项圈磨破了她细嫩的皮肤,项圈周围的皮肤红肿发炎。

    纪子越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包住宋安安,他放轻声音温柔的安慰怀里的小女孩:“安安不怕,叔叔来救你了。叔叔马上就带你走。”

    沈泽之过去看了看,拴着孩子的金属链子是锁死的。一时半刻接不下来。

    “这个得用专业工具。”赵继勇道。

    戚凯走过去看了金属链几秒说:“不用,给我找个锤子来。”

    赵继勇出去找了几分钟找到一个小锤子。戚凯把金属链子放到地面上,纪子越捂住宋安安的耳朵。戚凯对着链子的一个角度轻轻砸了一下,链子的一个扣环断开了。

    纪子越抱起孩子,沈泽之他们从地下室出来。这时,专案组的人也来了,一起来的还有接到通知的桑云清。

    桑云清看到纪子越怀里的孩子眼睛也开始发红,她带着救护箱,只能暂时给孩子做个检查,把磨得出血的脖子用棉布包起来。

    孩子一直都很惊恐,他似乎只相信第一个抱她的纪子越,就算是桑云清给她包扎的时候胳膊也紧紧搂着纪子越的脖子。

    瘦高个被专案组的人压上警车。沈泽之相信,这里绝不可能只有一个宋安安,在那些黑魆魆的房间里,在房子后面荒芜的院子里有着更恐怖的事实让他们一步一步去发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