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安安日记07


    2013年,10月3日,晴

    今天我和论坛上的人要去一趟赣西,那边被解救出几个小孩子,也许我的安安就在其中。祝我好运!

    ——《安安日记》

    沈泽之看着两个人,纪子越才想起来介绍:“组长,这是我在美国留学时候的校友Ken,中文名楚良。楚良,这是我们特案组的组长沈泽之。”

    楚良放开纪子越微笑着向沈泽之伸手:“久仰大名,沈组长。”

    沈泽之眼睛眯了一下,他握住楚良的手:“彼此彼此。老师的身体还好吗?”

    楚良客气道:“托你的福,还不错。”

    纪子越惊讶道:“组长,楚良,你们认识?”

    楚良笑道:“那到没有,只不过经常听爸爸说起沈组长来。国内唯一一位profileexpert(侧写专家)。在美国FBI(联邦调查局)的BAU(行为分析部)交流学习一年,一年后BAU主管极力邀请你留下,但是你选择回国,创建自己的BAU。我说的对吗,沈组长?”

    纪子越无奈的摸摸鼻子,估计对于楚良来说,沈泽之就是别人家的孩子,那个在你父母眼中你永远比不上的人。难怪楚良今天说话阴阳怪气,绵里藏针呢!

    “呃,楚良你这是?”纪子越打破诡异的气氛。

    楚良面对纪子越气势收敛下来:“我是这家医院的院长,听说有警察来找陶逸,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你就是那个警察,对了,你怎么当警察了?”

    “呃,这个嘛,说来话长。”纪子越摸摸鼻子。这时,手术室的灯暗了,手术室的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挺年轻的医生。

    等在一边的患者家属呼啦啦的围上去问那个年轻的医生问题,医生皱着眉头匆匆说了几句,他身边的护士就把家属拦住了。

    “院长。”年轻的医生走到楚良身边冷淡的打招呼。

    “陶主任,这两位是特案组的同志,他们说要找你了解一点情况。”楚良微笑着说道。

    陶逸看了沈泽之和纪子越一眼,依旧是淡淡的语气:“好的,请来我办公室。”说完冲楚良点点头先走了。

    沈泽之跟着陶逸往他办公室走过去,纪子越转头对楚良道:“我们改天再聚。”

    楚良笑着说:“你快去忙吧,我们不急。”

    纪子越急忙快走了几步追了上去。

    陶逸的办公室在三楼,电梯在楼道的内侧,要到电梯门前的时候沈泽之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楚良还站在原地,因为距离太远沈泽之看不见他的面孔,沈泽之脸上出现一点奇怪的表情,但是很快他就把头转回去了。

    陶逸道办公室后也没招呼沈泽之他们,自己往椅子上一座,语气中带着疲惫的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纪子越问道:“陶医生,7月11号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你在哪里?”

    陶逸微微闭着眼睛:“在医院我自己的办公室里。”

    纪子越又问:“有谁可以证明么?”

    陶逸说:“外面的实习医生可以证明,那天下午我不舒服在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里躺了一会儿,中途的时候我给实习医生打过一个电话,让她把我剩下的病人都转到副主任那里去。”

    沈泽之问:“他没有进来。”

    陶逸道:“没有,但是我是用办公室的内线打给他的,这个应该可以给我证明吧。”

    纪子越问道:“记得具体的时间吗?”

    陶逸想了想说:“应该是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吧。”

    沈泽之对纪子越点点头,两个人站起来,沈泽之道:“不好意思打扰了。”

    陶逸:“没关系,不送。”

    离开博艺医院后,纪子越皱眉头:“难道不是陶逸?他居然有不在场证明?”

    沈泽之轻声笑了笑:“不在场证明?”

    纪子越道:“是啊,从博艺医院到发现杨春丽尸体的那个房子,来回差不多就要一个小时。杨春丽是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死亡的。要是陶逸杀的她,那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他是没办法从办公室里打出那个电话的。”

    沈泽之笑着摇摇头。纪子越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可是沈泽之却不解释。

    到公安局之后,戚凯也回来了。佳佳家政服务那边暂时没有动静。他已经在佳佳家政服务周边布控了。

    关辛正在一个一个对比赵妍的朋友在她收购佳佳家政那段时间的大宗银行转账。目前还么有发现。

    沈泽之回来后对关辛安排了辛工作。关辛听到沈泽之的吩咐之后一惊,可是她很快就明白了。

    一张大网一惊张开,就等着他们自投罗网呢。

    第二天,平京市卫生局接到举报,举报内容是博艺医院里存在器官买卖。于此同时网上也开始传这条消息。所谓一时激起千层浪,尽管那条微博很快就被删除了,但是这条消息还是传开了。

    卫生部门开始对博艺医院展开专项调查,虽然只是小范围的核查,但是也足够让某些人心惊肉跳。

    “叶女士,宋先生不在家吗?”纪子越站在门外问道。

    叶初戒备的看着纪子越,发现他是一个人来的,微微松了一口气。“远航不在,你有什么事?”

    纪子越皱眉头,似乎有点为难道:“是这样的,叶女士,我们想请您去做个DNA的检测。”

    “DNA?为什么要做这个?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也出脸上出现惊慌的表情。

    “叶女士你先不要激动,现在事情还没有确定,我们只是确定一下。不一定是坏消息。”纪子越极力劝说道。

    叶初额头上留下冷汗来:“不,我不去。你给我走,走!”

    纪子越看着眼前的门砰的一声关上,无奈的耸耸肩。他拿出点火给沈泽之拨电话:“是,她不肯做。好的,我马上回去。”

    器官买卖!这就是杨春丽的真正死因。那天晚上沈泽之独自去见佳佳家政的一个老员工,她告诉沈泽之,佳佳家政的秘密就是这个。其实具体的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她只是一次无意间听到杨春丽和赵妍的对话,从她们的对话中听到有人需要一对眼角膜,之后没过几天宋安安就失踪了。而且那天正好她也在天乐游乐园,她亲眼看见杨春丽带走了宋安安。前后一联系,她就猜了个七七八八。

    可是沈泽之知道事情远不会这么简单,既然是器官买卖的话,那么按照他们设计偷走宋安安的经过可以看出宋安安绝对不是第一个被偷走的孩子。再联系之前关辛发现的关于失踪人口的巧合,沈泽之知道,他们现在才真正查碰到了这个案子最核心的部分。

    假设,赵妍和陶逸真的合作在贩卖器官,那么他们就需要器官源。而佳佳家政就是为了寻找器官源而打的幌子。关辛发现佳佳家政的系统管段时间总是会做数据更新,每次一更新就会丢失几个数据。她就想办法恢复了几个被系统删除的数据,再一对比平京市失踪人口,发现这几个家庭住址周围都有人口失踪。

    佳佳家政很聪明,他们知道外来务工人员流动性大,一旦失踪不容易找到。就算是警察也无从查起。所以他们推出一个专门面向低收入人群的服务项目,让他们的员工进入这些家庭里摸清楚情况,从里面挑选出一些适合的人下手。而且他们从不会挑选自己的雇主家庭。这样一来很大程度的降低了他们的嫌疑。本来要是他们一直这样做的话,就算沈泽之他们也不会这么快把目标锁定在他们身上。

    但是他们出了一个意外,他们动了宋安安。关辛黑进他们系统的时候发现宋安安失踪后半年,佳佳家政就把这次雇佣的数据清除了。赵妍发现了这件事的危险性,她很快的打发了参与这件事的几个人。只是她没想到得是,宋远航找了三年还没有放弃。之后宋远航在博客上上传了《安安日记》引起了很大的关注。赵妍那个时候就知道这件事藏不住了,她立刻给杨春丽打电话,让她到外地躲一躲。可是杨春丽太害怕了,她居然跑回平京。正好沈泽之他们也在这个时候查到杨春丽。赵妍他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

    卫生局这次在博艺医院到真的查出来不得了的事情,他们发现三个要一直的肾脏来源不明。肾源处提供的捐献证明是伪造的,而且移植的三名患者也是插队做手术的。里面的猫腻一看便知。

    器官买卖已经涉及刑事犯罪,他们把这个案子移交给公安系统。这件事震惊了平京市,在政治的中心城市居然会发生这样罔顾法纪的事情。市局成立了专案组,要一查到底。

    沈泽之把天捅了个窟窿,但是之后的事情他就不打算管了。他把特案组查到的所有关于这个案子的证据和线索移交给了专案组。特案组目前最要紧的还是要找到宋安安。

    宋安安从失踪到现在已经三年多了,而且按照佳佳家政那个员工的说法,她现在活着的可能性不大,即使还活着,估计眼睛也看不见了。

    三年前杨春丽把宋佳佳从天了游乐园带走,他们应该先把她藏在一个不惹人瞩目的地方,等到风声松一点的时候才敢松她去移植角膜。之后呢?那帮人是怎么对待这些人的。

    因为宋安安失踪案和佳佳家政的器官贩卖案息息相关,所以他们可以信息共享。赵妍已经被捕了,她作为头号嫌疑人,被暂时关在专案组的拘留室里。

    沈泽之和纪子越在专案组的审讯室里见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