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三案 安安日记04


    2013年,1月1日,阴

    今天是元旦,我和她一起回家看看父母。但是在爸妈家发生了不愉快。爸妈始终把安安失踪的事情怪在小初身上,埋怨她没有看好孩子。小初也知道,所以她自从安安失踪后很少回家了。但是他们一边是我的妻子一边是我的父母,我总要缓和他们的关系。

    安安丢了我们都很难过,可是这件事也不能怪小初。安安是她的亲生女儿,我想安安的失踪对她的打击是最大的。我还要找时间和爸妈谈谈。妈妈以后不能对小初说那么过分的话。

    安安,我的女儿你在哪里呢?自从你离开后家里一切都不对了。爸爸妈妈,爷爷奶奶都很想你。我们不能失去你。

    ——《安安日记》

    纪子越道:“要是按照这样分析的话,游乐园的小猪,那个穿着分色裙子的小女孩都是被人提前安排好的。宋远航之前说过宋安安很不喜欢杨春丽,要是杨春丽要带走宋安安,宋安安会和她离开吗?还有,我看了杨春丽的笔录,她那天一直都在家里。他们小区的监控也没有拍到她离开恶录像。”

    沈泽之道:“杨春丽是怎么让宋安安跟她走应该只有她知道,我们去问问她。”

    纪子越吃惊道:“你知道她在哪儿?”

    沈泽之笑笑,没有说话。他的车一直往市外开,而且越开越偏僻。纪子越看着外面的景色越来越搞不明白沈泽之这是要去哪儿。

    沈泽之看着纪子越满脸疑惑的样子道:“我们去找找杨春丽。”

    纪子越道:“杨春丽在这里?”

    这是沈泽之把车停在一个小村子外面,这里距离平京市很远了,沈泽之示意纪子越下车,沈泽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纸条,按照纸条上的地址找到一间小房子前。可是等两个人刚走到房子的门口时他们都感觉到不对劲。

    沈泽之眼神一变,示意纪子越往后退。他拔出枪开了保险慢慢往门边走。

    小房子的门没有关紧,正随着风轻轻开合着,随着门轻微的开合一股股血腥味从里面传出来。沈泽之走到门口看了纪子越一眼,纪子越对他点点头,他猛的推开门同时把枪对准房间。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房间里面黑漆漆的,他们找了一圈,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除了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

    沈泽之收起枪蹲在尸体旁边检查尸体。

    纪子越问:“这是谁?”

    沈泽之道:“杨春丽。”

    他站起来脸色难看道:“我们还是迟了一步,被人抢了先。通知云清过来,她应该从津京市回来了。”

    桑云清他们的速度很快,差不多一个小时就到了。桑云清做了个初步尸检。

    “死者女性,年龄在40到45岁之间。身上只有一处伤口,也是致命伤。”她指了指杨春丽胸口的伤口道:“就是这里,匕首直接扎进心脏。凶手下手稳准狠,应该是个男人。凶器应该就是尸体旁边的水果刀。死亡时间大约在十六时到十七时之间。”

    纪子越和沈泽之是下午六点到这里的,也就是说凶手在他们来之前的一个小时前过来杀了杨春丽,杀人的目的不言而喻,杀人灭口。这样一来更加坐实了沈泽之的猜测,宋安安的走失绝对不是一般的儿童拐卖案。

    “组长,你过来一下。”桑云清喊道。

    沈泽之走过去,桑云清拿镊子把杨春丽手心握着的东西挑出来给他看。那是一条项链。

    纪子越道:“这是宋远航说的杨春丽偷走的项链?”

    “找找看杨春丽的手机在不在?”

    现场的警察们找了好一会,发现她的手机不见了。这说明杨春丽的手机被凶手拿走了,看来凶手是用手机和杨春丽联系的,他是怕暴露行踪才拿走她的手机。沈泽之让关辛查查杨春丽的手机,关辛却发现杨春丽的名下没有注册任何的手机号。也就是说,杨春丽的手机号是随便买来的。这样一来,这条线索就断了。

    这里就是一间小小的出租房,杨春丽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躺在地上,她比三年前案卷上的照片老了很多,看来这几年她过的并不如意。按照她老家派出所民警反映过来的线索来看,她应该得到很大一笔钱,盖了房子。还有什么事情让她不顺心呢?

    “组长?”纪子越看着沈泽之出神忍不住叫醒他。

    “什么?”沈泽之转头看他。

    “你是怎么知道杨春丽藏在这里的?”纪子越问。

    沈泽之道:“还记得我们今天上午去佳佳家政见到的那三个女人吗?她们其中的一个塞给我的。”

    纪子越挑挑眉,他真没有注意道。“我们现在去找她?”

    沈泽之道:“不行,杨春丽已经死了,她们几个和杨春丽有过接触的人一定被盯得死死的,我们去找她很可能给她带来危险。”

    “可是那些人要是杀了她怎么办?”纪子越问。

    沈泽之摇头:“不会的,他们不想把事情弄大,杀一个杨春丽已经是他们计划之外的事了。”

    “你怎么知道这是他们计划之外的事?”纪子越问。

    “宋安安的失踪让他们安排的天衣无缝,可是杨春丽的死后却横尸在出租屋里,这只能说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计划这件事。”沈泽之道。

    纪子越问:“那我们现在查什么?”

    “佳佳家政服务。”沈泽之边走边说。

    天完全黑下来,沈泽之和纪子越回到市区的时候,马路上已经亮起了路灯。明亮的灯光可以驱走路上的黑暗,去挥不走他们心里的阴霾。此时此刻特案组的每个成员心里都是无比的沉重。他们已经隐隐触到了大网的边缘。但是他们希望这张大网是不存在的,否则即将揭开的血腥内幕会让多少人肝肠寸断!

    佳佳家政服务公司成立于2009年,到今天已经六年了。创始人叫刘一昂,公司开始的时候规模很小,他经营的不错,到2011年的时候已经初具规模了。可惜刘一昂运气不怎么样,好不容易公司弄好了他却出了车祸当场死亡,刘一昂出事后他的公司就被转让了。接手的人叫赵妍。

    赵妍就是早晨接待沈泽之和纪子越的赵经理。

    “戚凯,你去查查这个赵妍。”沈泽之道。

    “好。”戚凯道。

    沈泽之从证物室取出来被杨春丽握在手里的项链。沈泽之站起来:“今天回去好好休息。”

    经过一天的奔波大家都很累,但是纪子越离开的时候却看见沈泽之办公室的灯亮着。纪子越走的时候想,组长好像总是最后走啊。

    办公室里的沈泽之此时正躺在沙发上,他听着外面渐渐安静下来。大家应该都走了。他闭上眼睛把案子的脉络又理了一遍,他拿装着那条项链的透明证物袋举到眼前看了看,这个案子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第二天,纪子越是第一个人来的,来的时候沈泽之和桑云清正在一起吃早餐。纪子越一愣,悄悄把手里的早餐往后藏藏。

    “愣着干什么?吃早饭了没?”沈泽之心情不错的问。

    纪子越把早餐袋子放在桌子上不好意思的笑笑:“起晚了,还没吃呢。”

    沈泽之用用眼神示意他坐下:“一起吃,云清正说验尸结果呢,你也听听。”

    纪子越神色一变,难怪沈泽之相亲那么多次都没有成功。

    桑云清接着说:“验尸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不过从刀口的方向和角度可以推测出凶手应该是个身高在一米七五以上的男性。他下手的时候没有犹豫,一刀毙命干净利落。”

    “杀手?”纪子越问了一句。

    沈泽之和桑云清都停下吃东西的动作抬头看白痴似的看着他。桑云清无奈道:“纪小白同学,不要这么跳脱好么?我看你不但起晚了还把脑子给落家里了吧。”

    纪子越也觉得自己大脑脱线,他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这个动作男人做起来会显得娘,但是纪子越做起来倒是有点可爱的样子。

    桑云清接着道:“所以我怀疑他是从事医学方面的工作。很有可能是外科医生。要知道一般人对着别人的身体捅一刀,除了激情杀人不理智的时候,正常人是很难这么干脆利索的把刀扎进去的。而且他一共就扎了一刀,从位置看凶手是想杀死的死者的,普通人想杀人的话一定会补几刀以确定杀死受害人,可见凶手有一定的医学知识,他很了解人体结构。”

    桑云清说完之后大家也陆陆续续到了,沈泽之和纪子越出发去宋远航家。

    他们到宋远航家时宋远航不在,家里只有叶初。叶初从宋安安走失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宋远航干脆让她辞职了在家养身体。叶初看到沈泽之和纪子越的时候态度好了一点,不像上次那样明显带着敌意。

    沈泽之把证物袋拿出来放在叶初面前:“你应该认识这个东西吧。”

    叶初拿起证物袋仔细看了看,她的神色突然一变:“这、这不是远航买给安安的生日礼物么?怎么在你们手上?”

    “我们找到杨春丽了。”沈泽之没有说杨春丽已经死了。

    叶初神色一变,她捏着证物袋的手指不自觉得颤动一下:“是嘛,安安失踪后她还去偷安安的东西,现在能抓到她最好了。”

    沈泽之问:“我们今天来时想问一下这条项链的价格。”

    叶初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哦,这个啊。东西找回来就行了,我们不打算起诉杨春丽了。”

    沈泽之做出奇怪的表情:“这个项链值不少钱呢吧?”

    叶初微微垂着眼睑:“安安都不在了,要东西有什么用。杨春丽毕竟在我家做了一段时间的保姆,我不想追究了。”

    沈泽之别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道:“不好意思叶女士,我今天还带来一个坏消息,杨春丽被人杀害了,她死的时候手里捏着这条项链,我们怀疑这条项链是她从你家偷得,所以来问问。”

    “什么?”叶初惊讶的问,很快她反应过来忙把手里的证物袋往茶几上扔,结果力气太大直接给扔到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