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二案 人鱼的眼泪05


    “叔叔,你没事吧?”穿着校服的女孩担心的问。

    路边躺着一个清洁工人,他好像很不舒服,身体卷缩成一团微微打着颤儿。男人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孩有些拘谨:“没、没事的。”

    女孩皱眉:“叔叔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帮你叫警察吧。”女孩说着就想往外走。

    男人忙出言阻拦:“不用,我,我的包里有药,帮我拿一下好吗?”

    女孩挺住脚步道:“好啊。”

    男人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来:“我的药就在清洁车上挂着的包里,你帮我拿一下吧,谢谢啦。”

    女孩丝毫没有怀疑,她转头看了看,那辆清洁车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一个拐角处,她让男人在这里等她,自己快步的走过去找药。

    那个包就挂在清洁车的车把上,女孩取下包准备回去给那个男人。突然她的口鼻被一块散发着刺鼻味道的白布蒙住,在她晕过去的前一秒,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你好,我的小公主……”

    桑云清拿着女孩身上的衣服在滨海市几家特色成衣店挨家的走访,但是都没有收获。她们他们既没有做过这准衣服,也没有卖出过这种衣服的布料。

    桑云清拿着地址到最后一家,没想到她真的有收获。

    “这东西我们不做的,这是舞台剧的戏服啊,一般剧院才有吧。”服装店老板道。

    桑云清看着手里的照片道:“舞台剧,对,舞台剧!”

    桑云清边道谢边往外走,拿出电话打给关辛。

    “查查看最近滨海市哪个剧院演了《海的女儿》这出剧。”

    关辛边查边说:“好的,我看看……有了,半年前月清月社在海岸大剧院演了这场剧目,他们一共演了五场,最后一场在上个月前。”

    桑云清挂了电话招收拦了一辆出租车道:“去海岸大剧院。”

    戚凯和赵继勇到城管局后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城管局的人倒是很配合。一个姓王的主任陪着他们。

    戚凯开门见山的说:“我想看一下你们在这几所学校和这几个小区附近街道的人员陪着。包括正式工和临时工。你们应该有名册吧。”

    王主任笑着道:“当然,我给你们拿。”

    赵继勇接过名册和戚凯一起查了起来。王主任知道他们是警察,十分好奇:“你们这是再查什么案子呢?”

    赵继勇道:“不好意思,现在我们还不能透露。”

    半个小时后,他们看完了所有的名册,把几个比较可以的人名字记下来交给关辛去查背·景。

    等大家再一次回到局里后,关辛那边已经全部查清楚了,没有发现符合他们条件的人。大家顿时都皱起眉头,难道是他们想错了。

    沈泽之道:“《海的女儿》中一共有六个人鱼公主,要是我们之前所有的推测都没有错的,那么凶手要么根本不是马路清洁工人,要么他已经辞职了。要是他辞职了就说明他最后的猎物也已经到手了。”

    这正是所有人都担心的事情。

    桑云清道:“我这边查到一些线索,之前穿在死者身上的衣服是舞台剧的戏服,他们穿的正好是一个月前在海岸大剧院有清月社排演的舞台剧《海的女儿》里六个人鱼公主的服装。”

    “这也是为什么在凶手心目中人鱼公主会是中国女孩。”沈泽之道。

    桑云清拿出那场舞台剧的宣传册给大家看,宣传册上六个人鱼公主从身上的衣服到他们的妆容和已经发现的四名死者一模一样。

    沈泽之把今天他和纪子越的发现告诉大家:“凶手杀害这些女孩是因为他想从她们收集灵魂,他大概是想让从小就离开自己的某个亲人回到自己身边。”

    “那之前他为什么不这么做,非要到现在才这么做。这台舞台剧是诱因么?”戚凯问。

    纪子越摇头:“不会的,我认为凶手之前应该长期生活在压抑的环境中。很可能是他身边的某个人对他而言是绝对的权威,所以这个人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虽然很压抑,但是他觉得很安全。现在这个人不在了,最可能是这个人死了,他的死让凶手无所适从,而这时他正好看到了这台舞台剧,那么让那个小时候疼爱他的亲人活过来的想法就产生了。”

    关辛抖抖肩膀:“好恐怖,他都不知道杀人是犯法的吗?”

    沈泽之一笑:“他觉得他杀的美人鱼,而不是人。其次,在他的生活中恐怕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律之类的东西。他之前所有的约束都来自于管束他的那个人。现在那个人死了,他根本就无法活下去。”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找到这个人?”赵继勇问。

    沈泽之拿着桑云清拿回来的宣传册道:“一场舞台剧的票价是一百五十块钱,你们觉得凭凶手的经济状况他有可能花钱来看一场童话舞台剧么?”

    纪子越看他:“所以。”

    沈泽之道:“所以,我们之前的推测没错,凶手最可能的身份是剧院的员工,他很可能是在工作的时候看到了这场舞台剧受到了启发。”

    戚凯皱眉:“可是我们已经查了,没有发现这个人。”

    桑云清道:“你们是不是还忘了什么,TTX。他的河豚毒是哪来的,这东西可不常见。”

    纪子越道:“TTX,最常见的应该是实验室里,在滨海市的话,要么是医学院的实验室里,要么就是制药厂的研究所里。这种含有剧毒的东西不是谁都能买到的。”

    沈泽之道:“关辛查查看看最近有没有哪个研究所报警他们丢了河豚毒素。”

    戚凯疑惑的问:“这个东西很值钱吗?他们丢了还会报警?”

    赵继勇笑着说:“值不值钱我不知道,但是这种含有剧毒的物品丢了他们一定会报警的,他们可不知道偷了这东西的人会用这个干什么。万一拿去杀人呢?”

    关辛那边很快就有结果了,现在公安系统都是信息共享,她很容易就从滨海市的系统里找到了这个案子的备案。深海制药厂一个月前报案,他们丢了一百克的TTX。但是这个案子道现在也没有破。

    沈泽之道:“戚凯和赵老师再去趟城管局,找到他们半个月前的员工名单。云清和子越去海岸大剧院问他们要一个院前他们雇佣的清洁工的名单,我去一趟深海制药。关心在局里待命。”

    众人:“是。”

    深海制药那边很配合沈泽之,因为现在有人死于河豚毒,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摘清自己。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但是深海制药的经历还是用最快的时间赶到公司来。听到沈泽之问他们要近一个月前的清洁工名单,他很配合的把名单交给了他。

    大家回到局里快速的拿出名单开始交叉对比名单。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没有找到重复的名字。

    戚凯狠狠拍了一下桌子,难道真的是我们想错了?

    沈泽之紧紧皱着眉头。

    纪子越想了想说:“也许,凶手比我们想象的聪明,如果他用的假名字呢?”

    沈泽之点头:“他应该是从计划杀人开始有意隐藏自己的踪迹,所以他一定藏在这几个名字里。我们不查名字了,查时间。把几名死者出事时她们失踪街道当时负责的清洁工人名单找出来。”

    戚凯立刻把把相应的人名字查了出来。但是他们却找到了三个名字。沈泽之把这三个名字交给关辛,要是凶手用的是假名,他一定没有身份信息。要是他用的是真名,那么从他的家庭也看的出来。

    “这个女孩有危险!”纪子越忽然说道。

    “什么?”沈泽之走过去看。

    纪子越把手里的宣传海报递给沈泽之,海报上面的照片刚好是剧中最小的人鱼公。

    “从照片上看,这个女孩子刚好符合凶手的要求。其他的人鱼公主都是剧团的专业演员饰演的,只有这个最小的人鱼公主他们用了年纪小的非专业演员。宣传海报上说她是个初中生。”纪子越道。

    沈泽之皱眉道:“我去查查这个女孩的联系方式。”

    “组长,你们不会说的是周佳佳……吧?”关辛突然出声道。

    大家一起回头看她,关辛指着电脑道:“刚才周佳佳的父亲打电话报警,说周佳佳晚上放学没有回家。他们找不到她,他是王丹阳学校的老师,知道最近有初中女生频发遇害的事,他怀疑他女儿出事了。”

    沈泽之看了一眼表,先在是晚上十点,中学放学一般在晚上六点左右。四个小时,凶手不会让她活的太久了。

    “刚才那三个名单查的怎么样了?”沈泽之沉声问。

    关辛道:“查出来了,这个叫陈亮的人身份证是伪造的。他是……昨天辞职的。”

    “昨天?”沈泽之站起来道:“我们还有机会。子越,我们再去一趟城管局。戚凯和赵老师去见周佳佳的父母。”

    夜幕沉沉,滨海市公安局却是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在原地待命,一个女孩生死不明,等着他们去解救。

    城管局对于他们两次三番的查找没有显得不耐烦,因为一旦是特案组的人来查,那这个案子就不是小事。

    沈泽之没有寒暄:“陈亮,这个人你们还记得吗?他昨天刚辞职。”

    城管局的主任为难道:“你这样问我,我还真没什么印象。不过人事部的小郑是具体负责人,他应该知道。我马上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

    深泽之:“不用了,把他的电话给我就行了,我直接问他。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