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一案 致敬 02


    特案组的人到局里安顿好后,大家迅速的行动起来。

    沈泽之开着车按照之前的信息找到第三名死者杨云的家。杨云住在天津市老城区的一个小区里。小区有些年头了,所以物业跟不上,加上这是个很小的小区,所以连保安都没有设置。这也许是凶手选择她的一个原因。

    案发现场已经被警察保护起来了,沈泽之出示了证件才进去。纪子越跟着他侦查现场。

    纪子越动了动门锁道:“门锁没有破坏的现象,凶手是怎么进来的?”

    沈泽之四处看了看,死者死在卧室门口,尸体已经被移走了,地面上还留着白线画着的尸体的轮廓,可以看到死者死亡时的大致样子。从卧室里到卧室门口有大量黑色的干枯血迹。

    纪子越走到浴室,见到了那个用血液画在镜子上的倒转的五角星,浴室里其他物品摆放整齐,没有被动过的样子。凶手应该是用手指画的这个图案。但是警察没有发现指纹,可见凶手作案时带着手套。凶手是个反侦察能力很强的人,也许他以前受过相关方面的培训?

    沈泽之走进来问道:“有什么发现么?”

    纪子越摇摇头。两个人一起走出浴室,这时外面站着当初办案的人,也是死者扬云的丈夫,赵严。

    纪子越过去问:“能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吗?”

    赵严神情萎顿胡子拉碴。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妻子的惨死对他打击很大。

    “我是一家工厂里的技术工人,上班时间是三班倒。出事那天我正好是夜班,就不在家。我老婆是会计,她朝九晚五,所以晚上一个人在家睡觉。我们这样都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事,谁能想到……”赵严说着哽咽的说不下去。

    纪子越给他递了张纸巾安慰的拍拍他的肩膀。

    赵严控制了一下情绪接着道:“出事那天我早上五点下班,厂里离这里比较远,我差不多六点才到家。我到家一开门就见到我老婆、我老婆倒在卧室的门口,身上全是血,我过去一摸,她身体都凉了。我叫了救护车报了警。医生来一看说……说我老婆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说到这里,赵严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痛苦流涕。

    “我们夫妻老老实实的做人,从来没有招惹过谁?也没有和谁结过仇,他杀我老婆干什么啊你说。”

    纪子越看这他的样子心里也觉得难过。

    沈泽之道:“你们家是两室一厅,但是只有有一件卧室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过的样子。你们没有孩子吗?”

    赵严擦干净眼泪道:“没有,我和杨云是十年前结的婚,结婚后我们都忙工作没时间要孩子。五年前等工作状态好一点了,我们决定要个孩子。杨云也怀孕了,可以四个月的时候查出来是宫外孕。手术的时候大出血,我老婆差点命都没有了。医生说短时间内是不能要孩子了。前段时间我们又去医院查,医生说恢复的很好,可以试着要个孩子。这短时间我们都在调整身体准备要孩子。”

    沈泽之点点头,又问:“杨云是会计,你知道她在公司得罪过什么人么?”

    “公司?”赵严眼里出现一点迷茫的神色:“应该没有吧,我老婆性格很好,怎么会得罪人?”

    “那她最近有没有跟你说过她公司的事情,比如关于钱的事情。”纪子越问道。

    赵严摇摇头:“没有,没听她说出什么事啊。”

    沈泽之道:“好吧,今天就到这里,你要是想起什么请及时跟我们联系。我们一定会抓到杀害你老婆的凶手的。”

    赵严眼睛红红的说:“警察同志,请你们一定要走抓到那个王八蛋,我们夫妻没招谁没惹谁,怎么会……”

    沈泽之对他身边的警察使眼色,那个警察连忙把赵严劝走了。

    纪子越轻轻叹口气:“真可怜。”

    沈泽之看了他一眼道,皱着眉头查看案发现场。

    “我们接着去哪?杨云公司吗?”纪子越问。

    沈泽之道:“不,杨云公司之前他们查的已经很清楚了,再查也找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去看看傅歆的现场。”

    纪子越跟着沈泽之上了车,路上纪子越一直再看案卷。沈泽之边开车边瞟了他几眼问道:“有发现?”

    纪子越抬头看着沈泽之道:“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凶残的凶手,他杀人的手法简直令人发指。”

    沈泽之点头道:“普通人是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我怀疑凶手可能患有心理疾病,而且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他了,才让他失控。根据他的手法可以看出,要么他是一个智商很高,受过高等教育的精英式人物,越是这样的人心理压力越大;要么,他就是个或者是和这些被害人有什么不共在天之仇。”

    “可是我们并没有查到四名死者之间又什么共同点。”纪子越皱眉。

    沈泽之低声道:“一定有什么东西我们还没有发现。”

    到发现傅歆尸体的那个游乐园时差不多就下午四五点钟了,他们在现场带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下午六点的时候沈泽之开着车载着纪子越回局里。

    两个人到天津市公安局给他安排的临时办公室时,其他人已经开始吃饭了。

    戚凯见两人进来忙把手边的两份盒饭放在他们面前:“刚送来的,乘热吃吧。”

    两个人坐下吃饭,大家一边吃晚饭一边交换白天查到的信息。

    沈泽之道:“我们去过杨云家,发现她家的门窗都没有破坏的痕迹,她住在四楼,从外边很难进去。而且杨云死亡时间是晚上十一点到凌晨零点三十分,这么推算,凶手行凶的时间应该是夜里十一点左右。这个时间他们这个年纪的人应该睡了,何况杨云在调养身体准备要孩子,更不可能晚睡。所以凶手很可能是她们家的熟人。”

    纪子越补充道:“根据之前的调查杨云夫妇没什么仇家,她家里的财物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很明显不是为了钱来。四名死者之间没有任何联系,要是杀害杨云的凶手真的是她们家的熟人的话,那么死者之间的联系很可能就是凶手。”

    赵继勇问:“有道理。”

    纪子越道:“我认为他很可能观察了目标很长一段时间才动的手。从现场来看,凶手应该很熟悉杨云的生活作息,而且他应该是从门进入的,他有杨云家的钥匙。”

    大家都停下来,戚凯道:“之前说是模仿作案,但是那些被模仿的人都没有像他这样,为什么他不完全模仿那些变态杀人狂呢?”

    沈泽之道:“这个很好解释。一般模仿作案都是极度崇拜被模仿者,也就是他的狂热粉丝所为。但是我们这个案子显然不是这样的。因为他模仿的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所以他崇拜的不是某一个变态杀人狂而是杀人这件事。他之所以没有完全模仿,一方面是他觉得他模仿的那个人在杀人时有漏洞,而他弥补了这些漏洞,以证明他比被模仿者更优秀;另一方面就是国情不同了,中国和其他社会环境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被模仿者的有些行为在这里是不适用的。”

    戚凯点点头:“这个凶手很会因地适宜。”

    沈泽之又道:“你们有什么发现么?”

    赵继勇道:“我去查了第一名死者。我去学校还有她家里看了看。按照邻居的说法,秦巧梅除了有些刻薄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大毛病,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仇杀的可能性不大。至于医学院方面,要不声不响的把尸体在实验室里布置成那个样子很不容易。承恩医学院实验室管理很严格,每天进出除了工作人员之外连任课教师和教授都要登记。我查了头一天晚上的监控录像,有几处很关键的监控摄像头当天晚上都坏了。可见凶手进去之前破坏了监控摄像头。反侦察能力很强。没有找到第一现场,邻居们最后一次见她是1月18号晚上十点,她旁边的店老板看见她出来关店门。”

    纪子越又扒了两口饭把饭盒推到一边,他翻出案卷,看了几遍案发现场的照片咦了一声。

    沈泽之问:“有什么发现?”

    纪子越道:“我知道他杀死秦巧梅是模仿的哪个杀人狂了。”

    其他人听他这么一说都停下吃饭看着他。

    纪子越道:“爱德华·奥西多·盖恩。是美国最有名的连环杀手之一。虽然他只犯了三起谋杀,但他对其受害者的所作所为却震惊了整个世界。这个凶手把死者头割掉并且掏出内脏的做法很像爱德华杀死伯思妮·沃顿的手法,他用枪击毙了59岁的伯妮斯?沃顿,普兰菲尔德当地五金店的老板,并将尸体运回家中。爱德华把柏妮斯的头砍下来,尸体剖开,其手法和凶手杀死秦巧梅的几乎一模一样。”

    戚凯道:“可是他是用匕首杀死秦巧梅的,而那个爱德华却是用枪。”

    沈泽之道:“别忘了,美国枪支是不管制的,几乎人人家里都有枪。而在中国枪支管制,普通人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买的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