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三十七号档案 > 第一案 致敬 01


    201X年,五月。

    津京市火车站vip通道外,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正焦急的走来走去,他不时的看着通道出口,眉头一直紧紧皱着。

    “张局,你急也没用,他们的车还有二十分钟才到站呢。”他身后穿着警服的年轻小伙子被他晃的眼晕,忍不住说道。

    男人伸手抓了抓有点乱的头发:“我不急,我能不急吗?一组的那帮人都是废物!居然能让人把消息给漏出去。现在好了,市里的人都知道津京出了变态杀人犯。我看我这个副局长也干到头了。”

    男人双手插在裤子兜里又狠狠转了两圈:“一个案子查了半年,连个凶手的影子都没看到,都她妈是吃干饭的。干不了就早说,现在可好,津京公安的脸都被他们丢尽了不说,还要把特案组请进来……”

    小警察一边听男人发牢骚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出站口那边,忽然他直起身子推推还在念个不停的人:“张局,他们到了。”

    张付转头看,火车站VIP通道里一行六个人正在匆匆忙忙往外走。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气势惊人,他高大的身材裹在深色商务西装里,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大公司的CEO。当然,最让人瞩目的不是他的装扮,而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神犀利极了,看你一眼似乎就能看到你的心底,让你下意识的躲开他的目光不敢和他对视。

    张付快步走了几步伸手道:“终于把你们盼来了,你好,我是市局的张付。”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握了一下他的手道:“张局你好,我是特案组的沈泽之。”

    张付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但是很明显特案组早有准备。张付知道特案组的风格,也不说废话:“你们要求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

    等他们到了公安局办公大楼时,几乎所有警察都停下手里的工作看着他们。但是被看的人倒是很坦然,显然,这样的礼遇他们已经遇到不少了。

    也不能怪大家看他们,特案组六位,四男两女,除了有一个年级有些大了之外,其他人全是俊男美女。实在太招眼了。

    张付这个时候没有管他们的心思了,他把特案组的人带到给他们准备的办公室,直接道:“基本案情你们已经了解了吧?现在媒体已经把案子给爆出去了,性质这么恶劣的连环杀人案,在津京几十年都没有发生过了。我们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破案,不然的话民众肯定会恐慌,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沈泽之点点头:“张局放心,我们一定争取最快时间破案,抓到真凶。”

    时间回到三个小时间,平京,公安部。

    “我们有活儿了。”关辛通知大家到会议室了解案情。

    她用PPT介绍着这次的案情,大屏幕上出现四个人的照片,三男一女。

    “到目前为止警方共发现四名死者。”她点了一下手里的PAD,屏幕上出现一张张让人毛骨悚然的照片。关辛一边翻照片一边介绍案情。

    “这是第一名死者,秦巧梅,女,48岁。根据调查是一家小超市的老板,离异,独子在外地工作。目前一个人生活。1月19日,她的尸体被发现在承恩医学院法医系的实验室里。这是现场的照片,大家可以看一下。”

    关辛翻着照片给大家看:“经法医检验发现她死者于脏器损伤。凶手用匕首一类的凶器刺穿死者的心脏导致死亡。”

    大家看着照片都忍不住皱起眉头,虽然各样的犯罪现场他们已经看了不少,但是像这么变态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尸体的头部被砍了下来,身体从颈部到阴部剖开,内脏全部被取出来放在尸体脚边的透明玻璃缸里。而躯体部分则不用铁钩子悬挂起来。

    “等等,这些罐子的外形是……动物吗?”纪子越问道。

    关心点点头:“是十二生肖。根据警方的调查这些罐子原本是金鱼缸,在M市的工艺品市场、夜市还有花鸟市场随处都可以买到。我接着说案情。她的头被平整的割下来,插在一根教鞭上,放在尸体的对面,和尸体遥遥相对。现场很干净,没有多余的血迹。可以确定实验室并不是第一现场,尸体应该是被人处理好后移尸过来的。”

    沈泽之沉吟了一会儿道:“死者不瘦,要将她移过来需要耗费一定的力气,不用说还要挂起来。可见凶手是女性的可能性不大,应该是男性。按照尸体上死者致死伤方向的判断凶手应该至少比死者高十到二十厘米。死者身高一米六,那么凶手应该身高一米七到一米八左右。”

    戚凯补充道:“女性一般都会穿高跟鞋,也许凶手的身高会更高一点,他应该是身体比较强壮的男性。

    赵继勇道:“按照经验来说,能这样杀掉一个人并且冷静分尸、移尸,而且计划周密,可见他的年纪不会太小,至少三十岁左右。”

    “砍头在中国古代被作为一种刑法来使用,用于惩罚那些罪大恶极的犯人。凶手砍下了死者头颅,还让她的头部面对自己的尸体,可见凶手心理极度仇恨死者,甚至他想让死者感觉到自己被羞辱,哪怕是她已经死了。”沈泽之道。

    关辛打开下一个死者的照片道:“好了,我们看第二名死者。死者邓若仪,女性,20岁。M市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大二的学生。死者于1月31日被发现在大学城的一个偏僻的小巷道里。死者死于窒息,凶手徒手掐死了死者。经过法医的检验,死者死前没有被性侵过,衣服穿戴完整,手提包就在尸体旁边,里面的现金和手机都在,只是手机被损坏了,里面的记忆卡也不见了。”

    “看来,凶手之前和死者应该是用手机联系了,他怕暴露身份才毁坏了她的手机?”赵继勇道。

    关辛耸耸肩,然后开始介绍第三名死者。

    “第三名死者杨云,女性,35岁。M市一家本地企业的会计,死者死自己的家中。她死于失血过多,凶手割开了她的颈动脉,她身上的血几乎被放干了。而且她身上有多处擦伤,身体上有暴力性|侵的痕迹。但是法医在死者体内没有发现精|液,凶手使用过避孕套之类的东西。还有她家的浴室里的镜子上有一个图案,就是这个。”

    屏幕上出现一个血红色的倒转的五角星。纪子越的眉头一动。

    “等等,你说死者的血差不多被放干了?凶手是怎么做到的?”桑云清皱眉问道。

    众所周知,人体血液中含血小板有凝血的作用。一般的伤口血液中的凝血因子都会作用,就算伤口过大,血液也会慢慢凝固不再继续流出来。

    关辛道:“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法医在死者体内检测出了酸性粘多糖。”

    桑云清露出了然的神色,其他人都看着她,桑云清解释道:“酸性粘多糖主要由硫酸-D-葡萄糖胺、硫酸-L-艾杜糖醛酸、硫酸-D-葡萄糖胺及D-葡萄糖醛酸中两种双糖单位交替链接而成,是一种分子量为5000~30000的混合物。”

    “这到底是什么?”戚凯听的云里雾里。

    “肝素。”桑云清和纪子越一口同声道。

    桑云清笑着对纪子越道:“就是海外博士,知识面很广啊。”

    纪子越不好意思的笑。

    桑云清接着道:“肝素是一种抗凝血药物,临床用于治疗血栓栓塞性疾病,防止血栓形成与扩大,如深静脉血栓,肺栓塞,脑栓塞以及急性心肌梗塞等疾病。由于这种药物只能静脉注射,所以死者身上应该有针孔。”

    关辛道:“法医在死者颈部发现了针孔。”

    桑云清说道:“目前含有肝素的药品市场上就那么几种,而且价格不便宜。使用肝素副作用大,还有一定的危险性,也许这是一个突破口。

    关辛换上第四名死者的照片说:“我们来看最后一名死者,死者傅歆,男,16岁。是M市第一中学高二的学生。他的尸体于3月17日在游乐场被发现。死者死于窒息,凶手用绳子勒死了他。而且。”关辛顿了一下接着道:“发现他尸体的时候他全身赤·裸,只有脸上被涂上了油彩。就是这个。”

    大屏幕上出现死者的面部,那是一个小丑的造型。

    戚凯问道:“四个死者四种手法,怎么确定这是一个凶手所为?”

    关辛点点头道:“这个问题很关键,显然M市的刑侦人员也想到了,他们在四名死者身上发现了同一种东西——就是这个。”

    屏幕上出现四张手臂特写照片。

    沈泽之皱眉:“这是什么?”

    关辛道:“应该是一个图腾,被烙印在死者左手手腕内侧。”

    听完关辛的介绍,会议室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显然他们要对付的是一个难以捉摸的变态杀人狂。最关键的是,这四名死者从社会背·景到死亡手法都不尽相同。让人不知道如何下手。

    “子越想到了什么?”深泽之忽然问。

    纪子越回神道:“我觉得这几名死者的死亡方式很熟悉。我认为凶手很可能是模仿做案。”

    大家的兴趣都被调动起来。沈泽之问:“什么意思。”

    纪子越拿过来关辛的PAD调出几张照片道:“先说最明显的两位,第三名死者和第四名死者。第三名死者杨云的家中浴室玻璃上的这个倒转的五角星是全球十大杀手之一理查德·雷瓦·拉米提斯作案的重要标志。他是美国著名连环杀手,绰号‘恶魔的门徒’,曾制造出轰动美国的血案。

    据说他最少杀死19人,具体数字不详。他从1984年6月28日开始杀人直到1985年8月31日被抓获才停止犯罪。理查德杀人没有固定目标。他随机选择自己的‘猎物’,以女性为主,如果女性身边有男性,一般是一枪爆头。他喜欢偷偷在晚上潜入别人的家中,然后把成年的男性射杀或扼死,再把女性和小孩暴力强|奸、杀害再肢解,在完事后留下他的标志——一个倒转的五角星,在墙上、在镜子上,甚至在死者身上。所以看到这个倒转的五角星图案让我想到了他。”

    纪子越将第四名死者面部特写放到屏幕上道:“而他的脸让我想到了另一个杀人狂——KillerClown,杀人小丑。他本名叫约翰·维恩·加西。他是美国芝加哥人。加西在1972年12月到1978年12月这段时间内杀人,六年间他杀了33个人。他是个双性恋者,杀人的诱因应该是他九岁那年被一位他家的同性朋友猥亵。和其他的变态杀人狂不同,加西有着良好的社会面貌和身份,加西还加入了当地的‘欢乐小丑’俱乐部,为自己设计了独特的小丑形象——‘高跷小丑’,在芝加哥的各种聚会游行和筹款仪式上为观众进行表演。

    加西是一个被确诊为具有反社会人格的连环杀手,他在外表上看来十分亲和,总能给人留下很好的第一印象。但这些‘模范青年’的样子更像是他平日的伪装,而扮小丑表演,像是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别人一样。而第四名死者傅歆,他死后被凶手在脸上画上了小丑的脸,可见他很可能在模仿加西作案。”

    沈泽之道:“一般模仿犯案都是模仿一个凶手的行为,像他这样模仿多个著名变态杀人狂的手法很不常见。就他犯案的手法和频率可见此人极度自信,他很肯定警察抓不住他,他的这些行为几乎是向警察挑衅。需要注意的是凶手极度凶残,对死者毫无怜悯之心,根据他的作案频率,他很可能会继续杀人。”

    关辛:“所以津京市公安局向我们求援,所有的资料他们已经封存,就等我们过去了。”

    沈之泽站起来道:“好,我们去津京市。赵老师去调查第一名死者的情况,戚凯第二名,我和子越调查后两名死者。云清负责死者的尸体,所有尸体重新尸检。关辛给我们做网络技术支持。二十分钟后出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