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武侠仙侠 > 灵芦 > 第八十章 胖胖憨憨很好用
    皓月当空,莫谷独自一人坐在庭院中独酌,干净的石桌上放着他一直没有离身的葫芦。

    手中拿着一只玉杯,仰头喝下一口玉液,冰凉的感觉顺着喉咙进入腹中。

    “嗡嗡!”

    突然间,葫芦震动了一下。

    莫谷神色一惊,放下手中的杯子,瞬时飞至高空,打开神眼朝着微闾山下方望去。但很快莫谷皱起眉头,在神眼的观测下微闾山下并没有任何特别情况,就在他不解时。

    葫芦倏地从下方窜了过来,自觉的挂在莫谷腰间,轻轻晃了下好像在说莫谷将它丢了一样。

    莫谷拍了拍葫芦,这葫芦虽然给他提醒,但是不指出实际的方位,这让他很难猜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苦恼的挠了挠头,莫谷前往大殿。他准备问问南宫徽,需不需要组织人手去彻底的探查一下。

    葫芦给他的警示可不是开玩笑的。

    第一次是在伏牛山那边,他经历了的整个村落的尸妖,漫天怨气;第二次是玉京城,结果玉京城更恐怖,整个城市被血煞和浊气笼罩,还出现了恐怖的魔人。

    第三次就是才斩杀不久的黑蛟。

    每一次葫芦的提示都没有出错,它有了动静,就代表周围又出现煞气或者浊气,又或者怨气。

    虽然这次也没有给出明确的方位,但是莫谷相信肯定就在微闾山周围的某个地方。

    就是不知道这次是什么了。

    带着满腹疑心,莫谷找到正在打坐修炼的南宫徽,南宫徽这种勤修苦练的作风让莫谷感到一阵汗颜。

    “师弟有什么事吗?”莫谷一进来,南宫徽便睁开眼皮,看向莫谷,眼中带着探询之意。

    莫谷定了定心神,严肃道:“刚刚感知到一缕浊气,但很快就消失了,我怀疑那个给黑蛇植入浊气珠的背后黑手还在作怪。”

    南宫徽一皱眉,莫谷带来的这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对于黑蛇被浊气侵染的事情,他其实心底也十分疑惑。

    黑蛇本身智力就不弱于常人,让他主动吞下一颗浊气珠几乎不可能,就算是妖物也不想自己变成神智全无的魔物,那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排除这个可能之后,他也想过有实力强大的人强行将浊气珠植入黑蛇体内,这才导致黑蛇被浊气侵蚀控制。

    沉吟片刻后,南宫徽起身问道:“那师弟有什么打算?”

    莫谷摇头道:“一开始我还想过要不要派人去山下周遭探查一番,但是一想到对方连黑蛇都能轻易控制,普通弟子冒然过去只会成为对方下毒手的目标罢了。”

    南宫徽道:“师弟所虑不无道理,不过……”

    不等他把话说完,突然殿外传来一声重重地落地声,一个让莫谷熟悉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哎哟~可摔死我了。”

    “是谁!”南宫徽凝眉,庞大的白金剑气倏地爆发,化作数道锋锐的剑气冲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他同时喝道:“鬼鬼祟祟!”

    卓千峰感觉自己太难了,刚刚他好不容让自己胖胖的身姿笔挺的站在琼华派驻地外围的院墙上,准备等莫谷出来时给他一个惊喜来着。

    结果不知道哪里吹来的一股怪风让他一下子没掌握好平衡直接从院墙上掉了下来,屁股重重的砸在地上不说,还没等他起身就感觉无数锋利的剑芒从大殿里冲了出来。

    他慌忙间只能硬着头皮拿自己的宝物金轮抵挡,本来就被莫谷整的凹凸不平的金轮哪里成承受的了南宫徽的剑气,刚一接触就被剑气戳的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卓千峰欲哭无泪地看着地上细碎的金色碎片,难受的差点哭出来,他只不过想讨好一下莫谷,看看这位大佬能不能帮自己把金轮修复一下,如果能加强一下就更好了。

    结果期望的没达成,反而直接让自己的金轮被干碎了!

    就在他呆滞的看着碎了一地的金轮时,莫谷和南宫徽已经迈出大殿,看到卓千峰身上标志性的金光教服饰,南宫徽顿时蹙眉,他语气颇为不善道:“金光教的弟子半夜三更钻进我琼华派的驻地所为何事?”

    南宫徽冷冷的声音让卓千峰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威严冷漠的南宫徽,卓千峰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前,前辈,我是来找莫前辈的……”

    “莫师弟?”南宫徽疑惑地看向莫谷。

    莫谷盯着眼前这胖子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想起眼前哭丧着脸的人是谁,不由诧异道:“是你啊,当时把你忘在那店里真不好意思啊,你怎么会找到这里的,来找我有什么是吗?”

    卓千峰眼巴巴地看了看莫谷,又看了看地上碎裂的金轮,张了张嘴吧,无奈道:“找前辈是想求前辈帮忙修复一下金轮的,结果……”

    莫谷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嘴角一抽。这炼制法宝,他可不会。他眼珠子一转,看向南宫徽,嘿笑道:“师兄,你把人家的宝物给弄坏了,怎么说也要帮人家修复一下吧?”

    南宫徽惊讶地瞥了莫谷一眼,脑门上冒出一个‘?’。

    “他半夜三更的偷溜进来,没一剑宰了他已经很不错了,还想让我替他修复法宝?”南宫徽不屑一哼,径直转身回到大殿。

    一看南宫徽也不管这事儿,莫谷无可奈何的对卓千峰摊了摊手,他走上前拍了拍对方宽厚的肩膀,感叹道:“小卓啊,不是我不帮你,而是这东西我真不会修复,我师兄不帮忙的话,我也没办法。”

    “可是……”

    卓千峰张了张嘴很想说什么,但是莫谷哪里会给他机会,再次说道:“况且你想找我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早上来拜访嘛,干嘛偷偷摸摸的呢,这事儿整的,我也帮不了你啊,节哀吧。”

    卓千峰无奈,他也想白天过来拜访的,可是你们琼华派那个小姑娘太厉害了,对他成见又很深,根本就不给他进门的机会!

    而且他也算是看明白了,眼前这位莫前辈并不打算管这事儿了,他只能默默的收起掉落一地的碎片。

    小心翼翼的将地上的碎片收集好,卓千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口袋将碎片装好后,艰难的挪动自己庞大的身躯准备起身离开。

    他现在不想说任何话,回去好好自闭一段时间。

    可他刚刚起来,莫谷的声音再次响起:“对了,你还没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看到卓千峰,莫谷突然想到了一个注意,眼前这个不就是很好的一个人选吗?

    胖胖憨憨的,一看就很好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