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历史军事 > 急救医生佣兵路 > 第六百八十五章 一九四二之柳暗花明
    陆飞表情凝固了两秒,还是朝后挥挥手,指着叶戈尔和维克多,让他们把车上三十份德军口粮给拿了下来。

    “厂长,你们也不容易,家大业大人口多。昨天我们消灭了上百个德军,抢到一些德军口粮。这点东西送给你们救救急,口粮里的奶糖和巧克力可以给伤员和孩子吃。

    既然没了KV2我们就撤了,不影响您工作了。”

    普济列夫厂长再次握着陆飞的手,一时激动的说不出话,只是不停摇着他的手,声音有点哽咽。

    “谢谢你,弗拉基米尔同志!这下厂里的孩子有救了!我们是真的不生产KV2了,否则送给你们上前线杀敌才是最应该的。”

    “没事,我们也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开上心爱的大家伙。”

    身后两个民兵欢天喜地的接过了德军口粮,络腮胡民兵忽然插嘴道:“厂长,基洛夫师昨天想让我们去抢修的KV2还躺在战场上呢,可以让他们去看看。说不定,能从鹰党手中把KV2抢回来!”

    普济列夫厂长猛地一拍脑袋:“不是你提醒我还忘了!弗拉基米尔同志,朝西3公里左右,是我们工厂工人组成的基洛夫师防守的地段。

    师里一辆KV2在战场中央抛锚了,本来师部请我们去抢修开回来,可战场上炮火连天交战激烈。我们为此牺牲了两位机修工人,只得放弃了行动,你们可以上前线看看。”

    陆飞挑挑眉毛,来了兴趣。

    “KV2的履带和发动机好吗?我们去开回来没问题,可我的车组兄弟们就算会简单修理,怕也是应付不了大故障。”

    “履带和发动机倒是好的,具体抛锚的原因还不清楚,没人可以靠近KV2。你们如果有兴趣,我给师长打个电话,他原来是我们的副厂长。”

    “好!请您挂个电话,我们去看看,如果没戏也不过是多跑一趟而已。”

    “行!基洛夫师也没了多余的坦克兵,他们会配合你们抢KV2的。”

    厂长把基洛夫师所在前线大概方位告诉了本地土著妮娜,两人握手依依惜别。

    KV兄弟们目的明确,说走就走。

    十分钟后,半履带装甲车开到了西部前线的第二线战壕边。

    陆飞下车找到了基洛夫师的师长说明了来意,师长谢苗诺夫带他们上了前线。

    在掩体中,陆飞端着望远镜观察了许久战场。

    一辆被积雪覆盖的KV2静静的躺在双方战壕间,貌似离德军的战壕还更近些。

    “弗拉基米尔同志,我理解你们想获得趁手装备的迫切心情。可你看看KV2周围,到处是战士的遗体,当然,也有不少德军的尸体。为了争夺KV2,我们已付出了不少战士的生命。”

    “是,大白天想接近坦克太不容易了,KV2完全在德军机枪覆盖范围内,可我还是不想放弃,晚上有机会吗?”

    “昨晚我们尝试过,德军隔十分钟就会打一发照明弹,去的战士很快就逃回来了。?国人也不能逗留很久,毕竟他们不会开KV2,只能派坦克把它拖回去。”

    “您意思是KV2还能开?”陆飞敏锐的抓住了关键字。

    “应该是可以,当时一发88炮的炮弹打中了KV2的炮塔,车组成员都被震的半死。为了不被活活炸死,车组成员3个同志逃了出来,可他们跑到半路还是被?国人给打死了。其他三个车组成员被困在了KV2里,估计凶多吉少,天气太冷了。”

    “这么惨?好吧,就是不知道KV2还能正常开炮与否。”

    “看运气吧,关键是你们得先进坦克再说。”

    “我想想,做个简单的计划,晚上再行动。”

    “好,反正它就在那儿,你们去不去它都在,倒也不急于一时。”

    告别了师长谢苗诺夫,陆飞回到了装甲车旁,把兄弟们都叫了下来。

    “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们谁有好主意?”陆飞手握匕首,在硬土上画了个大概的图形,标明了两军对垒及KV2所在位置。

    “战场上无遮无挡,现在可没办法接近KV2,硬上的话兄弟们会死伤惨重。要不,我们晚上摸过去?就像前两天一样,穿着白色披风爬过去?”维克多皱眉道。

    “嗯,要大家伙就得玩命!就这么着了。”陆飞一锤定音道。

    “车长,带吃的了吗?晚饭总不能蹭基洛夫师的黑面包吧。”叶戈尔喉头滚动,又饿了。

    “我们勉强吃点肉罐头,大红肠,我没带大列巴。”说着话,陆飞从包里掏出几个罐头和一长条粗粗壮壮的肉肠。

    “不勉强!有肉吃就行,嘿嘿!”妮娜抢过肉肠,笑的像春天的花朵。

    兄弟们看着她抱着又粗又长的肉肠不放手,都展开了联想的翅膀。

    十几分钟后他们找到了一公里外的河边树林,在林子里点了堆篝火,架上几个已吃掉肉的铁罐子烧雪喝水。

    “我们在这修整养足精神,今晚可能会很刺激。”陆飞笑着一脚踢飞了手悄悄伸进他口袋的叶戈尔。

    “车长太精明了,我不爱抽?国人的烟,给一支吧。对了车长,为什么一谈起要人命的冒险行动,你就笑的那么淫贱?”

    “拿去,你才笑的淫贱呢,我只是觉得好刺激!唉,平淡的日子对我来说就像慢性毒药,这算不算是有病?”

    “嗯,有病!我们是苟着打仗,拼命的活着。您倒好,上阵杀敌是为了刺激,简直就是变态。”伊万抢过叶戈尔快要够到的烟,随便的点起道。

    “你!拿来吧你!车长就是这点让我佩服,明明是玩命还说的云淡风轻,装逼极为的高级,骗小女生那叫一个准。”叶戈尔迅捷的从伊万嘴上夺回了烟。

    “那也不是,伊莲娜是车长从?国人手中生生救出来的,一个人扛上百号德军掩护我们撤退,我是女人也得犯花痴,何况车长他老人家还长的祸国殃民。”维克多啧啧道。

    “你才祸国殃民呢,晚上都机灵点,瓦列里、伊万,你们两个是修坦克的主力军,有把握将KV2开起来吗?”

    “难说,看运气了,如果KV2没受重创,应该有机会。”

    “嗯,妮娜,会开车吧?等会在这儿等我们,一旦有什么危险你就开装甲车回公寓。”

    “我不,我要等你们回来!”

    “你在这儿伊万会有牵挂,伊万,要不你也和妮娜一起留守后方吧,昨天你才恢复了一点,要不要紧。”

    “当然要紧,不过我是修车的主力,再要紧也得先完成任务。”

    “行了,别争论了,就这么决定了。”

    夜幕很快降临,天彻底擦黑后KV兄弟们从包里取出白色风衣披上,进入了苏军战壕。谢苗诺夫师长也挺上路,派了两个机枪组枕戈待旦,随时准备掩护他们。

    陆飞掏出红外线望远镜观察了德军战壕许久,很快发现有两个观察哨。只是对方没有夜视设备,观察区域只在百米之内,或者靠声音来判断有无苏军偷袭。

    今夜月黑风高,雪地暗夜的能见度只有十几米,只是偶尔有炮火在周边亮起,才会稍稍点亮四周。

    陆飞带着KV兄弟手脚并用,一路扭动爬行相当的顺利。一旦有照明弹亮起,他们就趴下不动。

    五人很快接近到庞大的KV2坦克后。

    陆飞手一挥,伊万爬上了KV2车身,很快打开炮塔后方的小门钻了进去。

    瓦列里则绕到KV2前,摸索着找到了坦克前进入的舱盖。

    两人钻了进去,只几秒便退了回来,同时招手让叶戈尔、维克多帮忙。

    四人联手把KV2里三具苏军坦克手的尸体给拖了出来,三位烈士都被冻死了。

    很快四人重又进入了坦克里,打开手电开始检查KV2的损伤情况,陆飞则靠在车身,举着望远镜观察四周。

    像极了打劫银行在外望风的角色。

    当兄弟们在KV2里叮叮当当的修理调整着,德军战壕里忽然爬出来四个士兵。

    他们猫着腰背着步枪,手上似乎还各自拿着东西,其中一人打着手电,一行四人朝KV2方向跑来了。

    陆飞瞳孔一缩,赶紧到车前司机进入的舱盖旁往里轻声道:“来了四个?国鬼子,暂时不要敲敲打打,保持肃静,我干掉他们后再继续维修。”

    “知道了,车长小心点。我们这快完了没啥大事,具体情况等会再说。”

    陆飞和瓦列里简单交流了几句,溜到右侧车身边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了战术头盔戴上。

    等了两三分钟,德军手电黯淡的亮光漫射了过来,四个德军士兵鬼鬼祟祟的摸了过来。离KV2还有几十米远,他们紧张的端起了毛瑟步枪。

    ?国人越来越近,陆飞却始终没有发难,他正通过手电光的亮度计算着德军士兵和KV2之间的距离。

    四名德军士兵脚步声越来越近,陆飞探出半个身子看了眼,手中飞刀当即甩了出去。

    “铛,哗啦!”

    手电光应声而灭。

    陆飞趁着灯光一暗,从KV2后翻滚而出,两手已满是飞刀!

    透过单眼微光夜视仪,他看清了四个德军的位置。

    他们四人正惊慌失措四面张望,可又骤然失去光亮,眼前一片漆黑。

    手中步枪哆哆嗦嗦的端着,瑟瑟发抖。

    四个德军士兵也不敢贸然开枪,这不是提醒苏军自己来玩了吗?一颗照明弹,几十发机枪子弹就能送他们去见上帝。

    陆飞怎肯错过良机,手中飞刀如天女散花向四人甩去!

    噗噗噗的飞刀入肉声,间或有德军惨叫声响起却又瞬间消失。

    很快四个德军士兵摔倒在地,抽搐不停。

    他们各自的脸上、喉咙、胸口不同程度的插着几把飞刀!

    陆飞不急不缓走过去,将他们一一抹脖子后拔出了匕首,慢条斯理的用湿巾纸擦干净匕首上的鲜血。

    他又把德军身上值钱的东西以及他们带来的TNT炸药和弹药收到了背包里。

    两分钟后,他收起了头盔,敲了敲炮塔。

    “兄弟们,搞定没有,好冷啊,我要坐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