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都市言情 > 从律师开始的东京生活 > 95.完美犯罪
    本来自己和对手冰室幻德现在是难分难解的状态,这件事情要是曝光出来,自己不知道会损失多少民调。

    幸好给压下去了,这件事情没有闹大,也没有人报道这件事情,不然这次自己都……

    黑藤櫂斗是越想越气,直接上去又给自己儿子一个大嘴巴子。

    黑藤淳平在外面耀武扬威的,但是在自己父亲面前屁话都不敢放一个,只是捂着自己的脸,不敢说话。

    清水赶紧拉住自己的丈夫:“你冷静一点,我已经帮人家安排了最好的医院,让人给了对方赔偿金,人家也已经签了谅解书了,没事了。”

    “就是给你宠坏的。”

    黑藤櫂斗生气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感觉自己的高血压都快被气上来了。

    黑藤淳平听到父亲的话,更生气了,自己不就弄了这点事情,就这样对自己。

    黑藤淳平越想越气的,气的胆子都大了,直接转头走了出去。

    “你出去就别回来,我就当没养你这个儿子。”

    听着自己父亲的喊声,黑藤淳平头也不回的就走了,怕什么?

    当没养我,你还能生出来吗?当不养我,你就绝后了!我怕你了!

    “都是给你宠坏的,宠成这个样子,无法无天的,迟早把这个天捅出一个窟窿。

    我刚跟田中通过了一个电话,你还不跟我说是吧?在警视厅了,这个小王八蛋还这么嚣张,你是让他感觉警视厅是他自己家开的吗?

    而且还能跟三木家的常磐起了冲突,我不说他叔公三木,就是那个小家伙,在我面前我都得说一句后生可畏,给他一点面子。

    这家伙倒好,什么人都得罪,他明天是不是还要去找首相儿子打一架?后天再去找灯塔国总统儿子干一架去!”

    黑藤櫂斗气得感觉自己都快说不上话了,平常闯祸就算了,现在惹麻烦,越惹越大。

    自己还得陪着一张老脸,跟人家说对不起,给人家添麻烦了。

    清水生怕自己的丈夫气坏了了,赶紧给对方顺了顺气:“这不是在警察局都没认出来,我都没认出来人都长那么大了。

    更何况淳平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们家常磐,更不会知道在警察局会这么巧的遇上。

    没什么大事情,连口角都算不上,人家孩子也没吃亏,我估计人家也没放在心上,不用太担心了。”

    “还有那个车子,一个小孩子,你给他买什么车?还开到学校去,还和人家学校还起冲突。”

    “孩子都18岁了,驾照都拿到了,有车不也很正常吗?你自己18岁的时候……”

    清水正说着,突然听到楼下汽车的发动声音,赶紧跑到旁边的窗户向下看了过去。

    发现自己儿子的车直接从家里的车库驶出,不知道准备去哪里。

    看着开车驶离的儿子,清水有些担心的说了一句:“要不要派个人跟着儿……”

    黑藤櫂斗听到这话,直接挥了挥手:“随便他,死在外面最好。”

    黑藤櫂斗心里想的是,无非就是小孩子斗气,出去找那些狐朋狗友鬼混去了,还能怎么样?

    还真能死在外面吗?

    这个时候,黑藤櫂斗的电话响了起来:“喂,出这种事情了吗?

    现在什么情况?事情是压不住了吗?东京地检那边都介入了?

    没什么问题,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情,顺应民意站好了就行了。

    我明天就去公开发表一下,算了,你现在就到我的个人账户上面,把这件事情批判一下。

    先不站队,就说一切等待检察厅的调查结果,但是要严厉打击和反对这种刑讯逼供的行为。

    如果确实是有这种刑讯逼供的行为,就强烈要求要对有这种行为的警察进行严惩,大概的意思是这个样子。

    后面看事态进一步发展吧,现在谁也不知道检察厅到底什么态度,行,就先这样。”

    清水看着更加憔悴的丈夫黑藤櫂斗关心的问了一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你们警视厅那边是不是因为刑讯逼供死的一个人?”

    清水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是死了一个,是一个连续闯空门的窃盗团伙的人,但是没有刑讯逼供。

    当时一切都很正常,可能是那个人有什么先天性的疾病,我们当时还及时进行抢救的,但还是……”

    “现在说这些没用了,都已经上热搜了,说是警察刑讯逼供,把人给害死了。

    现在网上都是骂的,已经有人开始准备游行了,希望不要闹的太大,还是先看检察厅那边怎么处置吧。”

    清水听到自己丈夫的话点了点头:“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黑藤櫂斗叮嘱了自己妻子一句:“希望吧,最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什么事情都挤到这一个档口来了,我明天还得去参加活动。

    对了,你那边也小心一点,不要乱说话,什么话都不要说,就保持沉默就行了,千万不要和这种事情扯上关系。”

    自己现在就在最关键的档口上面,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了。

    清水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我知道,我做事情从来不会牵扯到你的,这一点你放心好了。”

    “你我倒是放心,你把淳平那个混蛋给我看的好一点,别让他在惹事生非了。

    他但凡再出一档子事情,我保证把他的腿给打断,让他乖乖的躺在医院里面不能动。”

    清水听到这话也只能点了点头:“你放心好了,我一定看紧他。”

    黑藤櫂斗接过自己妻子递过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水:“最近总感觉心口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清水用手顺了顺自己丈夫的胸口:“别太担心了,你就是压力太大了,放松心情就好了,你对手毕竟还年轻,才刚40岁,你优势很大的。”

    “希望如此吧……”

    黑藤櫂斗也拍了拍自己妻子的手,希望一切顺利,不要出什么大的差错。

    深夜。

    黑藤淳平一直没有回家,就算是他的母亲清水也没有太担心,因为夜不归宿对于黑藤淳平这个家伙来说太正常了。

    而在另一边的角落里,宋义一个人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抽烟,他没有想到,自己只是出去不到一天的功夫,整个家都变天了。

    自己女儿出去露营的时候被畜牲玷污了,这个畜牲今天晚上还想在自己家里面逞凶,结果被自己女儿失手打死了。

    妻子把人埋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面,但这个不是长久之计,就算自己家住的再偏僻也瞒不了多久。

    死的也是一个警视的儿子,他爸是高官,对方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查的。

    宋义站了起来,看着埋着尸体的院子,想着自己看过的无数电影。

    “为了重现15年前的完美犯罪,但是比15年前更加安全,提高了作案技术。”

    “别担心,威尔弗莱德爵士,我会给他一个不在场证明的,而且很有说服力,我会含着热泪告诉他们,伦纳德是在21点26分回来的。”

    “当你看过1000部电影,就会发现这世上没有什么离奇的事情。”

    “说谎话很容易被发现,但说真话就没有破绽。”

    完美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