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变身少女当食神 > 第17章 人形青铜宝箱啊!
    十分钟后。

    餐厅里,姬萌三人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坐在位置上一口一个灌汤包的少女。

    姬萌发誓,她两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能吃的女性。

    因为梅姨准备的食材比较多,所以姬萌做了足足四笼的灌汤包,这个量足以让她们三人吃到撑都吃不完,姬萌甚至一度觉得自己做多了……

    而现在,除去第一笼被三人吃掉的那七八个汤包以外,其余的灌汤包竟然在几分钟内几乎要被这个忽然上门的唤作姬雪的少女一扫而光!

    那可是足足四十一个灌汤包啊!可不是连姬萌都能一口一个的小笼包!

    而姬雪,是真的一口一个……

    少女坐在餐桌前,粉色的嘴唇上满是油光,小麦色的皮肤染上了一层激动的红晕,她一边吧唧吧唧地吃着汤包,一边嘟囔着嘴赞道:

    “好吃……真好吃……这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灌汤包了!”

    “那可不是,这可是星级的美食!”

    苏苳在一旁忍不住道。

    她看了看快空了的蒸笼,又看了看依旧如同恶狼一般的姬雪,犹豫了一下忍住了让对方留下几个汤包的冲动。

    算了,吃完了汤包,小萌萌还可以做。这家伙也不知道饿了多久了,怪可怜的,就让她吃个痛快吧。

    苏苳在心中忍痛叹息。

    “星级的汤包?”

    姬雪的动作一停,顿时瞪大了眼睛,神情有些恍惚。

    听了苏苳的话,她咀嚼的速度渐渐放慢了下来,似乎想要更加充分地享受美食带来的快乐,同时低声喃喃道:

    “很好吃……真的很好吃……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吃星级的美食……”

    她的声音轻柔低喃,似乎带着某种怀念:

    “这个味道,让我想起了妈妈的小笼包……”

    说到最后一句,她的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

    “妈妈的小笼包……”

    姬雪再次低声重复了一句,双眼不知何时起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汽,竟然是渐渐地抽泣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就那么大摇大摆地撒了开,梨花带雨,整个人竟然意外地有种我见犹怜的感觉,让姬萌下意识忘记了她刚刚的傻气。

    少女一边抽泣还一边哽咽,但同时一点也没有放慢吃汤包的动作。

    她一边吃还一边呜咽道:

    “这汤包……太好吃了……呜……太好吃了……真的……太好吃……”

    说着说着,她的脸色渐渐发红,声音也粗重了起来:

    “太好……太好……”

    她的脸色越来越红,似乎状态有点不正常。

    姬萌伸出手在少女面前晃了晃,有些担忧地问道:

    “你……没事吧?”

    “唔……木事……”

    姬雪摇了摇头,随后脸色一变:

    “呕……”

    姬萌和苏苳被少女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还是梅姨反应快,她连忙上前一步,一边拍着姬雪的背,一边拿出倒好了水的水杯递给了她:

    “慢点吃,别噎着了。”

    姬雪的脸色憋得通红,她接过水杯,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随后解放了一般地呼哧呼哧喘着气,表情渐渐舒展,对梅姨露出一个羞涩纯真的笑容:

    “谢谢……嗝……谢谢……嗝……,想到一些往事,吃的有些快了,嗝。”

    姬萌:……

    苏苳:……

    这家伙……真不是来搞笑的吗?

    看到最后一个汤包被消灭,苏苳忍不住道:

    “饱了吗?”

    姬雪摸了摸肚子,有些意犹未尽地说:

    “嗝……还行,已经半饱了。”

    苏苳:……

    姬萌:……

    马春梅:……

    孩子,你是不是不姓姬,真实姓氏其实是木下?

    【来自姬雪的愉悦点+300】

    一行熟悉的信息在眼前飘过,看得姬萌眼皮一跳。

    3……300?!这简直人形自走青铜宝箱啊!

    她张了张嘴巴,又揉了揉眼睛,看到自己的人物面板下的确是一瞬间又多出来了300愉悦点。

    还真的是一个青铜宝箱!

    姬萌瞪大了眼睛。

    当她再次看向姬雪的时候,对方在她心里已经隐隐与宝箱画成了等号。

    这家伙,虽然吃得多,但是提供的愉悦点也多啊!

    吃饱喝足,姬雪似乎才终于回想起自己来这里究竟是要做什么,只见她忽然正了正神色,面向了姬萌,双手合十对她猛一低头,歉声道:

    “那个……真的……那个……对不起……”

    一边说,她一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大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对方,目光中充满希冀,如同一个可怜巴巴的小动物一般:

    “所以……那个……可以回家了吗?唔……那个……姐……姐姐……”

    最后两个字,似乎吐出来的颇为艰难。

    “回家?姐姐?!”

    苏苳愕然。

    她猛地站了起来,视线惊疑不定地在姬萌和姬雪之间游移,最后停在了姬雪身上:

    “你们一家的?她是你姐?等等……我脑子有点乱……你们家不是只有一对双胞胎和一个幼妹吗?我以前去吃饭的时候又不是没遇见过……你们是亲戚?表姐?堂姐?也不对……这到底怎么回事?”

    没有人回答。

    苏苳抽了抽嘴角,她扭头看了看姬萌,发现对方面无表情,又看了看梅姨,发现对方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

    苏苳:……

    “合着难道就我不知道这事?姬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哪知道怎么回事?我甚至连你现在在说什么都一头雾水的……

    不过,这个时候只要面无表情就对了。

    姬萌心想道。

    这下子,轮到姬雪愣住了。

    她看了看毫无表情的姬萌,又看了看如同好奇的小猫咪一般的苏苳,诧异地问道:

    “姬萌没有告诉你吗?”

    “告诉我什么?我只知道这家伙离家出走来着!”

    苏苳有些咬牙切齿。

    说着,她又嘟起嘴看向梅姨,目光充满了幽怨:

    “梅姨,你是不是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春梅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的目光在姬萌身上停了停,看到对方并没有阻止她,又在姬雪身上顿了顿,叹了口气道:

    “姬萌小姐,是姬雪小姐的……额,嗯……亲姐姐。”

    苏苳:……

    姬萌:……

    ……

    半个小时以后……

    在马春梅的诉说以及一旁姬雪的添油加醋下,苏苳和姬萌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苏苳古怪的看着姬萌,神色间拂过一丝恍然:

    “原来姬萌你是姬雪她们同父异母的姐姐啊……没想到伯父早就和梅姨他们打了招呼,难怪我不知道……”

    说罢,她有些幽怨地望向少女:

    “之前你竟然还说你不认识姬雨,你这家伙……真不够意思,明明都是睡过一张床的人了。”

    姬萌:……

    听着苏苳的话,她抽了抽嘴角,但心中也是惊讶不已,她虽然猜到了姬雪和姬雨如此相像,很有可能是双胞胎姐妹,甚至自己也有可能是她们的亲戚,却没想到她们其实是根本就是一家人,只不过……姬萌是同父异母的长姐,而且最近才刚刚和她们住到一起。

    而姬萌的离家出走,也是和姬雪姬雨她们有关,只是具体是什么,姬雪支支吾吾没有说出来。

    苏苳眼珠子转了转,视线在姬萌和姬雪之间扫来扫去,嘴角轻轻上扬:

    “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身高,这差距,啧啧啧……比起姐姐,我看更像是妹妹,唔……不,或者该说像是姑侄……哎哟哟哟……别拧我,别拧我,疼疼疼!”

    姬萌面无表情地收回了手。

    姬雪连连点头,随后可怜巴巴地望着姬萌,弱弱道:

    “那个……姬萌……咳……姐姐,回家好不好?如果你还生气的话……就拿我带来的扫把打我一顿……我……我学过永春的,很皮实耐打的。”

    一边说,她一边伸出手臂,做出一副亮肌肉的样子。

    怎么可能会打?我又不是和你们闹了矛盾的前身。

    姬萌嘴角有些抽搐。

    话说,虽然知道了原身的身世,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导致原身离家出走她还是不知道啊!

    “哎,都是姐妹,有什么矛盾可以好好沟通嘛!小萌萌,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想伯父应该也很担心你,你就原谅他们吧。而且……噗,你还是长姐……怎么也得做出点表率不是?”

    苏苳道。

    她还特意在“长姐”两个字上加强了语气,让姬萌怎么听怎么觉得苏苳有点幸灾乐祸。

    “对对对!”

    姬雪小鸡啄米般点头,随后看向姬萌,可怜巴巴地说:

    “你离开的这半个月,老爸天天晚上罚我们刷锅洗盘子,饭菜也变全素了,我已经半个多月没吃到肉了,都饿瘦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托着胸前的两个沉甸甸木瓜,那晃来晃去的动作看得几人眼角抽搐。

    姬萌:……

    合着你来道歉就是为了偷懒加嘴馋外加炫耀胸大吗?

    等等……我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姬萌打了个寒颤。

    她赶紧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以止住某些越来越跑火车的想法,琢磨着是选择维持现状暂时先拒绝,还是顺水推舟地跟姬雪回去看看,但看到对方那小心翼翼的纯净目光时,内心中却不由得一软。

    这一刻,她联想到了前世那场灾难中与母亲一同逝去的妹妹。

    许久的沉默……

    “哎……好吧。”

    姬萌叹了口气。

    永远的逃避是不可能的。

    既然变成了姬萌,那么属于她的一切,也迟早需要自己去一一接纳。

    或许,这是一个契机?

    【叮——】

    【触发系列任务链:家的温暖】

    【描述:家庭是心灵的港湾,孤独的漂泊者啊,是时候回到家中,找回逝去的亲情了。】

    【要求:得到所有家人的真正认可】

    【限时:7天】

    【奖励:黄金宝箱1个】

    【失败惩罚:无】

    【是否接受?】

    在做出决定的那一刻,系统的信息再次浮现在姬萌的视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