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变身少女当食神 > 第16章 这不会是个阿库娅吧?
    “这么晚了,谁还来串门?”

    苏苳一边满嘴流油地咬着汤包,一边奇怪地望着门厅的方向。

    她的父母经常出差,前几天刚刚离开家门,没有一周是绝对回不来的。

    “可能是快递到了,我昨天网购了新的餐具。”

    梅姨解释道。

    说完,她恋恋不舍地放下手中的筷子,准备起身,然而姬萌却率先一步站了起来:

    “我去开门吧。”

    愉悦点并非一锤子买卖,苏苳和梅姨在吃灌汤包的过程中,还在不停地+2+2地为她提供着愉悦点,她可不想就这么被打断了。

    看到姬萌这么积极,梅姨犹豫了一下,也就停了下来。

    也是灌汤包实在是太好吃了,让她这个资深厨师都忍不得放下。

    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啊!

    看着姬萌远去的身影,马春梅在心中赞道。

    持续入账的愉悦点让姬萌心情大好,她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缓步来到门前,踮起脚尖透过猫眼向外看去,发现门外站着一名高挑的少女。

    少女蓄着高高的单马尾,低着头看不清样子,身上则穿着和她一样的蓝白系高中运动校服,只是没拉拉链,显得有些大大咧咧的,而背上则背着一把老式的大竹扫帚,环卫工人扫大街的那种,而且更大更长。

    嗯……?背着扫帚?

    这什么情况?

    姬萌嘴角一抽。

    这谁?难道是苏苳的朋友?

    而当对方抬起头,露出那让人颇感惊艳的容貌后,姬萌却不由一愣。

    姬雨?下午在走廊里遇到的那个冰山美人儿?

    不……不是姬雨。

    心中刚一冒出这个念头,姬萌就又将其推翻。

    门外的少女和下午在走廊中向她道歉的冰山女神有九成像,只是她的皮肤却不像姬雨那样白皙,而是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胸前的澎湃即使是有着运动系校服的弱化也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睫毛很长,大大的眼睛无比明亮,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给人一种元气满满的感觉,远非姬雨那种冷淡孤高,而头顶的一小撮呆毛则随着她脑袋的扭动一晃一晃。

    犹豫了一下,姬萌将大门轻轻打开。

    在门外等待许久的少女听到了房门开启的声响,顿时将打量四周的视线收了回来,换回一副严肃端庄的样子。

    只是乌黑明亮的眼珠还是忍不住用余光打量着面前豪华的别墅,带着新奇和羡慕。

    房门彻底开启,屋里屋外的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吸了一口气,同时问道:

    “请问你是……”

    “请问姬萌在吗?”

    此话一出,两人同时愣住了。

    找我的?

    姬萌一脸懵逼,随后不知为何忽然感到一阵心虚。

    少女则是眼前一亮,她的表情纠结了一番,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神情变得郑重而坚毅。

    只见她忽地向前迈出右脚,在姬萌目瞪口呆的视线中背着大扫帚单膝跪下,双手轻轻抱拳,脑袋侧向一边,用不知从哪里学来的古板声调沉声道:

    “姬萌,都怪我一时冲动,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呀!请你用扫帚打我吧,我甘受惩罚!”

    姬萌:……

    她愣了一秒,随后“嘭”得一声关上了房门。

    “姬萌,是谁啊?”

    餐厅的方向,传来了苏苳那好奇的声音,鼓鼓囊囊地似乎嘴里还塞着灌汤包。

    “没什么,我可能出现了幻觉。”

    姬萌摇了摇头。

    “砰砰砰!”

    她话音刚落,大门就传来一阵短促的敲门声,伴随着的还有撕心裂肺的女声:

    “姬萌!我错了!快让我进去!我都负扫请罪了,快原谅我好嘛!你小人不计大人过……”

    高昂的女声穿透力很强,整个别墅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着那不着调的话,姬萌脸色一黑,瞬间感觉头大。

    这从哪里冒出来的熟人?原身到底有多少糊涂账?

    苏苳和梅姨相互看了一眼,好奇地放下了筷子,也同样来到了门厅前。

    “好像是找你的。”

    苏苳古怪地看了一眼姬萌,嘴里还吧唧吧唧吃着汤包。

    她示意了一下,而梅姨则走上前,再次将房门打开。

    门外的少女随着房门的开启忽地一下扑空,直接和梅姨撞了个满怀。

    她轻呼一声,连忙向后跳了一步,矫捷地像个野兔,就连身后那夸张的扫把也没能影响到她的平衡。而在站稳之后,少女一边不停地鞠躬一边不停地向梅姨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梅姨被少女这一连串动作搞得有点愣愣的,她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没,没事,你是……?”

    当她看着少女身上的校服,有些疑惑,而当她看清对方背上的大扫帚时,更是一呆。

    这什么情况?

    “姬雪?”

    苏苳凑到了前面,一脸古怪地看着来人。

    姬雪?

    姬萌眼角一跳,心中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被苏苳称为姬雪的少女眼前一亮,自来熟一般地握住了苏苳的手,将她吓了一跳:

    “你……你是苏苳吧!我记得你!你以前去我们店里吃过,呵呵……”

    苏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有些愣愣的。

    而姬雪则再次将视线转向姬萌,满脸带着希冀,声音百转幽怨:

    “姬萌……”

    那俏生生的音调让姬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苏苳挑了挑眉,她的目光在姬萌和姬雪之间扫了扫,一丝丝八卦之意渐渐升起。

    被苏苳那绿油油的目光扫视了一遍,姬萌忽然感觉汗毛倒竖,她干咳了两声,道:

    “进来说吧。”

    该来的总是要来,姬萌已经隐隐地有了几分猜测。

    说完,她率先转身,走进了房门,苏苳的眼珠子转了转,嘿嘿嘿笑着跟了上去,梅姨犹豫了一下,也准备进房,却发现姬雪待在原地没有动。

    “那个……姬雪小姐,请进来吧。”

    她温声道。

    姬雪有些犹豫,她扭头看了看背上的扫帚,有点为难。

    苏苳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笑道:

    “没事,家里地方大,带进来吧,不碍事的。”

    “可是……”

    姬雪依旧有些为难。

    她苦着脸,丈量了一下门框,尴尬地笑了笑,一边捏着手指一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那个……这个扫把有点高,门好像稍微有点矮,似乎……进不去……”

    马春梅:……

    苏苳:……

    姬萌:……

    空气忽然安静。

    这不会是个阿库娅吧?

    姬萌抽了抽嘴角,吐槽道:

    “你不会把扫帚头朝前竖着提进来吗?”

    姬雪听了,神情一呆,随即眼前一亮:

    “对啊!”

    “我怎么没有想到,姬萌你真聪明!”

    姬萌:……

    苏苳:……

    马春梅:……

    ……

    最终,姬雪还是将扫把带了进来,斜立在了门后。几人回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苏苳的一对小眼睛闪烁着光芒在姬萌和姬雪之间扫来扫去,客厅竟然出奇地安静了下来。

    姬萌沉吟了一下,最终叹息道:

    “说吧,有什么事。”

    先是姬雨,又是姬雪,两人长这么像,还和她都是一个姓氏,如果真的和原身没有半毛钱关系的话,她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怕不真的是亲戚啥的吧?

    听到了她的话,姬雪眼睛一亮,她张了张嘴,正准备回答,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却忽然从腹部传来……

    声音很响,几人听得一清二楚。

    姬雪的脸蛋顿时浮上了一层氤氲的红晕。

    她揉了揉肚子,有些不好意思地打着哈哈说:

    “那个……诶嘿嘿,我还没有吃晚饭。”

    说完,姬雪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然而扭着扭着,她却忽然陷入了僵硬。

    只见她的脸色渐渐严肃了起来,突然伸长脖子,闭上眼睛抽着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那熟稔的模样仿若觅食的小狗,而当她再次睁开眼时瞳孔中已经满是亮闪闪的光芒,让姬萌下意识联想到听到八卦消息时的苏苳……

    姬雪精神一振,瞪大了双眼,不停地吞咽口水,忍不住问道:

    “什么味儿?好香啊!”

    ……